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391章虚空兽族
    虚空中有两大互为天敌的种族,他们是令各个世界均闻风丧胆的存在。

    一是嗜血不放过任何血肉生灵的域外天魔;二是种族繁多繁殖能力强,不放过任何事物,独爱吃空世界的虫族。

    域外天魔和虫族遍布整个宇宙虚空,代表世界的黑暗力量。虽然前者混乱邪恶毫无章法,后者团结统一,但他们都没有思想和能判断的神识,是纯粹的邪恶生物。

    恰如阳极生阴,阴极生阳,为了整个宇宙的发展,其中又孕育出了两个特殊的种族分别对抗数量庞大的域外天魔和虫族。它们分别是远古天魔族和虚空兽族。

    远古天魔族族人单一稀少,繁衍艰难,神秘莫测,是域外天魔的克星;虚空兽族则是行踪缥缈不定,随虚空而生,生长缓慢,外形不定,刚刚吃了什么它就是什么模样,是虫族的克星。

    姬碧虚还记得当时自己刚刚脱离父母的怀抱,急急想长大,一路吃了不少面目丑陋的蠕虫族……

    越想越气,他缩在阴暗的角落里,任由周身环绕的银灰色雾气慢慢修复着破损的身体。

    他伸手摸摸自己脸,坚决不改变容貌,认定了这张人类小肉虫的脸,他就要用到底!

    他喘着粗气,随着身体的修复,那些人魔的恶念也随之而起,他要做回虚空兽就必须摆脱这些恶念,而要摆脱这些恶念,他就要做真正的人魔。

    人魔是世界恶念积聚到一个顶点,被某个念头猛然唤醒,然后在极恶之处诞生的生物,它们生来的使命就是要毁灭目之所及的一切生灵。

    没人知道在这无人的角落,有一只觉醒的虚空巨兽决心惑乱整个世界。这个世界的掌权者都汇聚一堂,或明或暗准备去抢传说中的飞升丹呢。

    “白日飞升丹?”桑玦摇摇头,“这是骗小孩子的东西吧,没听过。”

    桑玦给谢挽言报完信,刚刚转回峰头就被一股邪风卷到了高空,面对一群各式各样的大能修士,她自觉站到了星观身旁。

    星观冷着脸:“这是我道侣,你们抓错人了。”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抓上桑玦的手,暗暗以自身之气给桑玦再加数层屏蔽,严防其他修士的查探。

    虽然众位大能对这位女修冥冥之中也有些好奇,但当着人家道侣的面还真不好放出神识对人仔细查探,于是又一窝蜂飞下云端一起去天玄仙宗内找人。

    桑玦眨了眨眼睛,有些好奇:“未殊,这些前辈找谁啊?”

    “与你无关,少问。”星观语气中有些责难,见她似乎很郁闷,又道,“峰中客卿的私事,你不要插手。”

    “客卿?我们峰上的客卿就只有挽言妹妹……”桑玦似乎想了过来,伸手指着他,“他们居然是想抢挽言妹妹的东西,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桑玦一怒挣脱了他的手,猛然推了他一把,着急就要去报信,若不是他身下轮椅蕴含厚重大地之意,恐怕会从空中掉下去。

    星观觉得有些失面子,一向冰冷的脸上也有了些怒气,顿时冰冻三尺,他伸手,一片水瀑流卷就将桑玦抓了回来,气冲冲带着回了峰中洞府。

    两个道侣的争闹,让旁边偷偷观察的一众大能感到很是无语,不过也大概确定这两人没有机会将那对拥有升仙秘丹的师徒藏起来。

    剑宗的陆白游和雁翎剑君已经其他三宫宫主和长老面面相觑,他们索性也进入了天玄仙宗。

    反正他们两宗合并也是大众知晓的事实,只等他们东方大陆的宗门之比一开,天下皆知,无需藏着掖着了。

    若说以前还害怕周天帝国势力的阻拦,但现在这种情况,谁也不会允许发生超级势力大战。

    天玄仙宗内突然涌现诸多大能,引得一众执法阁修士万分警觉,生怕他们伤害了无辜弟子。

    “没有,怎么会没有?”面目诡异的蛊天君手持一个小巧的白色小香炉,上面却没有点香,而是一团细长的小白虫挤在一起蠕动着,观之令人作呕。

    事关重大,天玄仙宗的好些大能也参加了寻找的队伍,他们一方面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其他修士趁机捣乱仙宗。

    李清光这些年因为家中不顺心绪波动太大,竟然隐隐感觉散仙劫要提前,他十分着急,因此听见那白日飞升丹居然能帮助散仙渡劫后心情十分激动,第一个跑过来寻找那对师徒的踪迹。

    可惜,没有。

    以他散仙的修为将冰魄峰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甚至不惜冲破重重结界看到那未殊小儿和他道侣在闹脾气都没找到。

    未殊察觉到有散仙竟然不知廉耻在偷窥他们私人洞府,转头冷冷瞥了一眼,一道黑金色的光隔空传了过去。

    “呀,好霸道的小儿。”李清光捂着额头,那里竟然沁出了丝丝鲜血。

    他周围平日与他有几分交情的其他几位散仙赶紧劝他不要逞能,他们只是散仙,那未殊可是真仙。

    玫瑾女仙也扫了一圈,心里虽然有些遗憾,倒也不是特别在乎,她看到李清光那模样,不由笑出了声:“那冰魄峰主峰在我们下来的时候都看遍了,你现在去看莫不是偷窥人家道侣私密,没瞎眼算你好运。”

    “你这女流!”李清光十分不服气,这两宗合并,剑宗的也未免太嚣张了些。

    “诶,算了,算了。”两宗其他散仙和天君纷纷劝慰,马上都是一家人了,何必为了莫须有的东西伤了和气。

    其他来此的大能暗中见没有也就直接遁去,准备自己去找人,而那些明里的则是不甘心,决定或许是这两宗有猫腻,故意将人藏了起来。

    他们于是借这次宗门大比,索性留下来当客人。

    最先知道这个消息,曾经还抢东西不成失了个分身的蛊天君万分不乐意,他查出那对师徒最后出现的地方在云家姐弟的峰头,直接飞上峰顶。

    竟然不顾在别家宗门,祭出他手中小香炉,倏然放出漫天各色蛊虫,形成一个奇异阵法,将整个种满了药草的大峰遮蔽的严严实实。

    曾经山花烂漫,灵气氤氲,待虫阵过后却是枯草遍地,连曾经肥沃的各色灵土都被蛊毒侵蚀化作了诡异的冒着令人作呕的绿烟的沼泽。

    云关月和云鼎天带着各自门下的丹师医师退到主峰,即刻上报六院中天丹院和宗门,说什么也要讨个说法。

    没查出那对师徒踪迹的蛊天君面对天玄仙宗的指责,抬起越发沧桑的脸,一双灰绿色的眼珠转了转,沙哑道:“我从阵法中看见你们前段时间和那女修都在一起探索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