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404章酷刑
    桑玦知道很多世家大户或者修二代为了加快修行会吞噬别的修士的金丹元婴,这对她这种正经修炼的人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

    她不禁打了个冷颤,站在那里岿然不动,只看着三个魔修如风卷残云般将在场的所有金丹资源吸收殆尽。

    无忌已是化神期的魔修,些许金丹对他已经无用,于是抓了一把过来递给桑玦:“清景真君,不要浪费,自己不吸收拿去做爆丹武器也是不错的。”

    “谢谢,你们更需要。”桑玦神色淡淡,既不激愤也不悲哀,指着建筑深处的一道结界道,“我去那里找人。”

    “道修就是清高。”红绫见桑玦不为所动,只轻轻说了一句,手中一把金丹化成了飞灰。

    魔修之所以是魔修,跟他们心地是否善良无关,而是对力量的体悟不同,他们比道修通常更加粗暴直接。

    桑玦转身走向了黑暗的深处,一路上又解决了不少宵小之辈。只是她看得出做这个暗黑交易的首领很小心,见到强敌就赶紧撤退了,舍车保帅,十分谨慎。

    她手中灵光一闪,祭出灵剑来,斩妖除魔还是剑用着更舒畅。

    早已经熟练的剑光分化照亮了黑暗,将被捆住的众多修士救了下来,虽然他们已经白发苍苍,生气几尽于无。

    可是,她找了良久,居然没有找到狄瑞在哪儿。

    “红绫,你仔细说说当时是什么场景。”桑玦看向随后进来的红绫。

    红绫虽然是魔修,但她却是正大光明杀人嗜血的正魔修,见到满地被迫吸干了真元和生气的修士不免皱眉,听桑玦询问,总觉得她似乎有埋怨的意味,于是道:“你那徒儿在我闭关的时候闯了进来,他正被一群人追捕,我为了教训他就一路跟着,然后他说他是你徒弟,请求我帮忙传信,就这样了。”

    红绫说着看了看四周:“他好像是在一间单独的小房子内,我当时是一丝元神,因为急着传信也就没记得太清楚。”

    桑玦心想,这不是因为急着传信,而是急着要设计整她吧。

    “咳咳。”无忌清了清嗓子,夹在两个曾经是情敌的女人中间,有点儿尴尬。他直接伸手化作一张黑色巨掌拍裂了地板,结界破碎的声音异常清脆。

    些微尘土和着青绿色的黄烟弥散开来,一人三魔悬浮在空中,看着那些被吸尽了生气的修士被毒雾化成了粉尘跟着地板陷落下去。

    “好毒的心思,不留一丝罪证。”桑玦想着从进来到现在,她完全不知道罪魁祸首是哪方势力。

    如此,她更加疑惑狄瑞这个小世界来的修士是如何惹上他们的,并且还明显被区别看待。

    血池边锁链横躺着,纠结缠绕渐渐浮空,仿若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将猎物紧紧困在中央,可是中央的猎物已经油尽灯枯,榨不出一丝灵光了。

    “嘶……”看清楚中间被困住的那人,桑玦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不只是她,就连身为魔修的无忌和红绫都有些惊叹。

    惊的是此人遭受如此酷刑居然还活着,叹的是他不仅还活着,神识居然也还清醒。

    “不对,是被用了药。”蛮骨曾经是万魄宗的修士,对某些不寻常的手段十分清楚,立即对桑玦道,“他应该是被用了能够一直保持清醒的丹药,所以,虽然很痛苦,但他还能撑着有一线生机。”

    桑玦此时已经砍断了那些锁链,双手微动,拿出一个药匣,给此时已经满头白发的枯朽老狄瑞先保住灵魂和心脉不崩溃,随后手中浮现盈盈生机,渐渐将其身上鲜血淋漓的伤口先愈合。

    其间,被折磨的遍体鳞伤的人竟然半生没哼,被削掉了肌肉的身体连痉挛和颤抖都做不到,破碎的两颗眼球渐渐成了两个黑洞。

    他整个头部光秃秃,似乎被磨平,双脚双手自然也……

    桑玦不是正经医修,她只能帮着他保住灵魂不散,但是其他就……

    “你能听见我说话对吗?”桑玦知道他耳朵不行,于是改用传音,竟然发现他的精神竟然也遭受过毒咒的侵害,若不是狄瑞灵魂中心一点儿神光保护,恐怕早就被侵袭了。

    桑玦微微撇头,她眼眶有些湿润,她还记得这个人当初还是个中二的小子,没想到再见面竟然成了如此模样。

    她不禁有些懊恼,如果她能早点儿来或许就能让他少受些苦,以后她和星观的事一定要快刀斩乱麻才行。

    “师……师父……”虚弱的灵息传来。

    “我知道了,屏气凝神,不要激动,一切等你醒过来再说。”桑玦不想听他拼着最后一口气交待些什么,直接抬手,一道温润的灵光拂过他的天灵盖,使其沉眠。

    “伤重了就该休息,活着才有无限可能。”桑玦起身,看向三个魔修,“我要立刻带他回太玄仙宗治疗。”

    无忌摇摇头:“他被各种手段折磨过,灵魂和肉身皆濒临崩溃,经不起阵法的快速传送,只能一步步带回去。”

    他说着语气中也有些敬佩,如此小修士的毅力竟然这般坚毅,只要能渡过此劫,定是一方豪杰。

    蛮骨有些好奇:“主人,按照道理来说他应该早就死了不知多少遍了,居然还活着……”

    “说什么呢?”无忌一掌拍过去。

    一旁的红绫也有些疑惑,微微皱眉:“桑玦,你这徒弟莫不是大能转世?真够麻烦的。”

    桑玦得知不能快速回归宗门有些棘手,白了一眼红绫:“他只是个普通人,能活下来或许是因为他是神修的缘故。”

    她看着几乎破碎的狄瑞,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她想起当初孙百里治疗她时用的一种作茧疗法,此时刚好可以用续命的药物将狄瑞整个人包裹起来,既安全又能慢慢治疗。

    行随意动,刚好她前不久学习各种杂学,身上材料多,不一会儿,她就将狄瑞包裹成了一个圆溜溜的大粽子,然后整个被塞进了一个拥有蕴养效用的大坛子,仅留头部在外面。

    桑玦拍拍手,松了一口气,转头询问身后三魔谁愿意跟她一起送人回太玄仙宗,却发现那三魔竟然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看着她。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这样显得好像我们是坏人似得。”蛮骨说着闭了嘴,他们魔修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来着。

    红绫伸手摸了摸那冰凉的坛子,笑了笑:“听说凡人间狠辣宫妃铲除敌手的时候也会把人放在坛子里。”

    桑玦冷哼一声:“她们是害人,我们却是救人,同样的表象下有不同的因果,探索事物本真方为道。你们若不想跟着我,就去找他吧,我要送人回东方道修大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