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你知道从凡仙到真仙要经历天人五衰吗?”

    桑玦抬起头:“《仙界修行指南》修行篇倒是说过,但上面说那个过程很长,凡仙不去故意引动的话,可以先逍遥数万年时光。”

    “是啊,可是难道你不想早点儿成为一个能真正在仙界独立的真仙么?仙人虽然逍遥,但未免太弱了些。”星观跟其他男人不一样,他当然希望能将爱人保护在自己羽翼下,但也希望如果遇到危难,爱人有自保的能力,甚至能与他并肩共同战斗。

    “如果想走得更远,必须比别人更快,在凡人修仙界如此,在仙界更是如此。”星观道,“别看仙盟好像平和又安定,办事透明又公正,但这里只是广袤仙界中的一方净土罢了,在别的仙帝治下的星域暗流涌动,同类修士比宇宙中的各种怪物和绝境更加危险。”

    桑玦将抱枕放在背上靠着:“所以我想逍遥都不行了,必须立即启动天人五衰,可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万一陨落了怎么办?”

    她还想逍遥逍遥呢,作为修仙者的时候因为太玄大世界的缘故除了闭关就没闲着,这好不容易飞升了,就想着偷懒。

    所谓天人五衰,那是所有仙人避之不及的噩梦,平时提都不想提。

    飞升的仙人就好像历经十年寒窗苦读,熟做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苦逼学子,历经数次渡劫考试后终于飞升了,然后你告诉他别高兴,你们还要经历一下学识全无再来一遍乖乖坐吃果果的幼儿园课程……

    天人五衰,乃是大道对飞升之人最后的考验,只有经历了它才算得上真正蜕去凡体成就仙体。

    这不是元婴期真元和飞升后仙元对身体的改造,而是来自生灵根源的蜕变,只有经过此步才能修得真仙,继续寻求宇宙奥妙,遨游寰宇。

    而所谓天人五衰,指的是:

    一、衣服垢秽,诛天修行者衣服光洁如鲜,自带洁净能力,但在天人五衰期间将会失去这一功能,自生垢秽;

    二、头上华萎,诛天修行者皆是发如锦缎,头上宝冠宝翠色彩鲜明,但在天人五衰期间头上华冠会自然萎枯,男修或许还能忍受秃头,但对女修来说简直是致命伤害;

    三、腋下汗流,诛天修行者躯体特异,无论闭关多久皆轻清洁净,但在天人五衰期间,两腋自生汗液;

    四、身体臭秽,诛天修行者身体香洁自然,但在天人五衰期间会忽生臭秽,发出难闻的臭味;

    五、不乐本座,诛天修行者心灵轻快,非世所有,但在天人五衰之际会厌居本座,整个人陷入抑郁中,生无可恋。

    “上面说的乃佛家之言的大五衰之相,佛道修士在飞升前就会经历,在我们道家而言总结起来就是身体变得连凡人都不如,所有仙法皆失去,形貌枯萎,身体恶臭,连好不容易修行起来的寿命都变得幻灭。”

    星观解释道:“失毛发,失净身,失法力,失寿命,失生的意志,这就是我们天人五衰将要经历的过程。”

    桑玦听着已经有些害怕了,她好不容易从凡人变作仙人,没想到还有这么大个劫难横亘在面前,难怪有的情愿当本世天神也不飞升,可怕!

    星观见她害怕,不仅不安慰,反倒继续道:“大五衰是根源,但表现出来的又有乐声不起,身光忽灭,浴水着身,着镜不舍,眼目数瞬的五种衰相。”

    “想想一个仙人出场本该仙风道骨,仙音从天上来,但在天人五衰期间什么神光鲜花仙音都会没有,并且沐浴污秽的身子时还洗不干净,于是只能每天对镜哀叹,目光黯淡甚至失明……”

    “不要再说了。”桑玦捂着耳朵不想听他描述的那些,她终于明白仙盟的那些仙人真仙为何都那么好脾气了,经历了这些脾气能不好么?

    “想要当真仙就要经历如此种种,我看人从来不看相貌,你可以安心在我面前渡过天人五衰。”星观说着有些调侃的意味。

    桑玦总算反应过来了,抓住抱枕就开揍:“我说你这么好心让我早过天人五衰呢,原来是想托我下水。你自己成了个滑稽模样,让我也不好过。”

    “顺便嘛,一边找我的身体,一边渡过天人五衰,不耽误,等我们再见故人就都光鲜亮丽了。”星观极力怂恿着,“我真不是哄骗你,随我去你紫府世界。”

    “哼,看你耍什么花招,反正我死也要拉你垫背。”桑玦狠狠抓着抱枕,扣它的脸,神念一转就进入了自己的紫府世界中。

    依然是那般漫天海水的荒芜景象,唯有中心一颗如碧桂的长春树兀自生长着,枝头几个花骨朵儿打着卷儿,执着的不肯开放。

    “当年种下长春树之时我就曾经说过以后有大用,现在正是需要用到的时候了。”星观站在长春树下,“失毛发,失净身,失法力,失寿命,失生的意志,这五衰岂不是普通生灵四季轮回的场景?”

    桑玦也站在繁茂的树下,她仿佛穿过了日升月落,落叶修竹,四季轮回生命交替。

    一株普通的小草春天发芽,秋天生长,秋天枯萎,冬天被冰雪覆盖,默默将根茎埋在泥土深处等待来年春风吹又生。

    或许其中有变故导致它来年没有发芽,但只要它还有一点儿生息就会等待生命的开始,重新生长再轮回。

    “原来天人五衰竟然还能如此,那些修炼轮回大道或者与之相关小道的修士可轻松了。”桑玦回过神,感悟世间生命本同,哪怕飞升成为仙人也没什么了不起,不到真仙终究不过人。

    “各人有各人的道法,那佛修还早就渡过了呢,至于轮回大道与之相关小道,修炼的人太多了,挤得慌。”星观透过树影婆娑看向桑玦,“你可愿启动天人五衰?其实听着可怕,真正经历了并不难。”

    桑玦狠狠瞪了他一眼:“等找到你的脑袋后再说吧,滑稽怪!”

    “你说我什么?”紫府世界中,他们都是神魂状态,星观自然是结合了未殊道君和赫连万城的极好相貌和气质的本体容貌,站在树下自然别有风姿,可是居然听见道侣这么说他,立刻就急了。

    他拽着桑玦不让她走,势要让她好好看看清楚。

    桑玦靠在树杆上就是闭眼不看他:“丑八怪,丑八怪。”

    “等你渡天人五衰也是臭婆娘,咱们破锅配烂盖,谁也别嫌弃谁。”星观抱着她不放,干脆提议神修,一方面提升仙元,一方面看谁的本源更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