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可惜,桑玦却没有如愿以偿,不是她手太黑,而是她根本没来得及摸,眼睁睁瞧见那些灰影尸体消失了。

    “我似乎从未见过你,你是华山派新入门的弟子?”冷若雪一直知道这里还有人未走,于是当桑玦从竹顶跃下的时候顺手就接了下来。

    桑玦被冷若雪抱住飞到了地下,她冷得瑟瑟发抖,赶紧脱离了散发着疏冷清香的怀抱,拱手行礼:“华山弟子桑玦,拜见武当掌门。”

    “叮咚”一声,桑玦又完成了一个主线任务,奖励哗啦啦进入了她人物界面的包裹中,并且还达成了与武当掌门亲密接触的隐藏任务。

    “嗯,桑玦么,我这里有几个任务交给你。”冷若雪也启动了任务模式,将手中一系列后续任务交给了桑玦。

    桑玦领了任务感觉骑马跑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如芒在背,仿佛不跑快点儿,她就会被冷若雪杀死一样。

    她什么都不知道,真的,她只是来还钱的小小华山弟子而已,求放过。

    冷若雪站在武当之颠看桑玦一路飞奔,若有所思沉下眼眸,这个华山弟子给她似曾相识的感觉。

    出了武当,星观嘲笑桑玦胆子小。

    桑玦反驳:“我就怕这样如冰雪般的人物,还不是你在未殊时候给我造成的心理阴影,还好意思笑我,我都没找你要精神赔偿呢。”

    “我怎么没赔偿,把我身心囫囵个儿都赔给你了呀,你还要怎样?”星观委屈巴巴,他历经千辛万苦才整合了自身各方灵魂碎片,坚决不让自己跟自己吃醋,如今倒好,情敌好像更多了。

    桑玦道:“利息还没还呢,等我真仙后你必须天天陪我,给我当苦力。”

    “不用真仙后,我现在就给你当钱包呢,随便用。”星观看着自己化身小钱包的模样,邪邪笑了笑,这寓意真不错。

    桑玦却狠狠拍了拍他:“我现在在游戏里,你这钱包根本用不上,没钱!”

    “我帮你触发隐藏任务!”星观闻言立刻振奋,他算来算去推不出自己的右手在何方,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他频频在游戏作妖,不信引不出来自己意图不轨的神之右手。

    “这还差不多,走吧。”

    不着急上华山交任务的桑玦在江湖中混的风生水起,短短几天屡破记录,各种奇遇不断,排行榜上总有名,闪瞎一众武林侠士的眼睛。

    这还不算,桑玦还很神秘,连一个好友都没有,不得不令人啧啧称奇。

    没有好友,所以某些副本她都是一个人过的?

    强悍的过分。

    游戏之外。

    “沈七月,你这游戏怎么搞得,这么大个都查不出来?”沈家长辈正在教训后辈,“让你好好读书你不读,偏去搞什么游戏,这游戏怎么回事儿?”

    沈七月简单一身体恤牛仔,头发乱糟糟,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跟国宝似得,他也纳闷呢。

    “叔,这游戏场景好,人物鲜活,玩家反馈很好,很可能就是以后虚拟全息网游的开端,那个叫桑玦的玩家凭空冒出来的,我怀疑她是游戏终端自主生成的人物”

    “闭嘴,总之你若想以后走这一行,那就要记得公平公正,给你三年时间,否则就给我回到正途来,哼!”沈家长辈气愤离开,觉得如今下一辈就知道享乐和脸好看,一个个都是扶不起的阿斗模样,真是令人生气。

    一旁偷听的沈九月悄悄跑出来,撇嘴:“现在这样不是挺好么,物质需求提高了不就是精神需求,游戏总比某些乱七八糟的娱乐好,听说整个宇宙都是全息的呢,谁知道我们人生到头来是不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九月,你这是激励我还是打击我?”沈七月打了个哈欠,“我再去检查检查程序,如果真检查不出来,那只能将那桑玦的信息屏蔽了,超乎寻常的存在,那就当她不存在吧。”

    沈七月跑进他的秘密基地,悄悄联通了某个神秘的号码,“喂,你开发的游戏怎么回事儿,本来我看挺普通的,怎么出这么大乱子?”

    那边却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在一片电磁嘈杂声中不断重复着机械的话:“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我的世界我做主。”

    “对,你的世界你做主,一个游戏而已,真是醉了。”沈七月摇摇头,怀疑他遇到了疯子,果然那个桑玦就是主机自动生成的b吧。

    他想定了解决的方案后决定还是将游戏玩儿下去,毕竟游戏体验真的不错,他还打算将其扩展出除武侠外更多的元素推广到全世界呢,暂且先玩儿着吧,游戏而已。

    游戏中。

    桑玦突然发现她的名字变成了金色,所有成就等都封了起来,她的介绍也变成了体验np,任务也变成了自由选择的模式。

    “终于引起了反应,这下好了,你不用再受任务的束缚,可以自由行动。”星观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可惜并没有引出他的右手。

    他以此推断,他的右手并不在乎所谓的任务等外界因素,恐怕还要更深层次探讨游戏内容才能接触到右手化身所在。

    “你主线任务进行到哪儿了?”

    “完成武当掌门交的任务后回去禀报。”因为这个世界的高度自主性,桑玦这几天根本没回去,就在武林世界的边缘瞎浪。

    “那我们就回武当,这一圈下来,其他门派内都没有发生变故,唯有武当掌门那次出现了点儿隐藏的秘密,我们趁机去探探那神秘的天王。”

    “嗯,不过要先和冷若雪搞好关系。”桑玦摸下巴思索,如何才能和冷若冰霜的冷若雪搞好关系呢?

    她查看包裹,看到里面一堆宝物,决心用土办法刷好感度。

    反正华山欠武当钱,就当还钱了。

    反正她现在已经成了体验np,虽然生在了没有钱的华山派,但她不差钱。

    于是,兜兜转转,桑玦在江湖上浪了几圈后回到了华山派,再回去已经从华山新弟子变成华山长老了。

    以前引她进门的华山师兄颇为感慨:“桑长老,你在江湖玩儿得欢快,可也别忘记还钱啊。”

    桑玦囧:“我知道,等我拜见华山掌门,马上去武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