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华山掌门给了桑玦门派长老的装备,拍拍桑玦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你在江湖行侠仗义之名早已传遍四方,去后山领悟清风剑法吧,当细细揣摩方得大道。”

    “弟子明白。”桑玦即刻前往后山准备领悟清风剑法。

    华山派剑法飘逸灵动,最厉害的乃是千万变化如风游走的清风剑,桑玦倒是想要瞧瞧,她大徒弟修的就是风之剑意,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不因仙凡之别。

    到了后山禁地,当她看到那剑法的时候吓了一跳。

    不是被剑法所吓,而是那里居然独坐一位独臂侠士。

    “英雄出少年,二十多年,终于又有人来。”独臂侠士头发披散,身上的衣服破旧,唯一的一只好手拿着一把玄铁重剑,看到桑玦来,胡子拉碴的脸上镶嵌着一双精光闪烁的黑眸。

    “敢问前辈是?”桑玦上前询问。

    “无名之辈罢了,少年,你若想学绝世剑法,必须先过老夫这一关。”那独臂侠士话音刚落就抽剑出鞘。

    金铁敲击之声和剑破空之声瞬间起,桑玦眼前顿生杀机,她若是普通弟子绝对躲不过,这游戏人物太逆天。

    “咦?”那独臂侠士看到桑玦竟然没有像以往那些来的弟子一般化作白光消失,顿觉十分诧异,难道真是个好苗子?

    “很好,你有资格获得清风剑的传承,给你。”独臂侠士扔给桑玦一本破破烂烂的书籍。

    桑玦接过书籍,翻开,书本化作白光融入了眉心

    然后什么事也没发生,不,如果忽略桑玦身边突然出现一个她的虚影开始打坐之外

    “草木竹石皆可成剑,风亦然。修行清风剑,可随风而动上九天。”独臂侠士说着扔出他手中重剑,整个人庄严肃穆,双指并拢开始御剑。

    桑玦明了,原来是从武侠世界开始跳仙侠世界,就跟以武入道差不多的路子,了解。

    她立刻也跟着御剑,踩着剑飞上了青天。

    “好高的悟性!”独臂侠士见桑玦练剑似乎十分轻松就领会透彻,眼中竟然迸发出了希望之光。

    猛地,他突然朝桑玦躬身:“请帮忙寻找我被恶人抢去的孩子。”

    这时,桑玦眼前跳出了一个隐藏任务,帮华山派青阳寻找他失去的孩子,下面还有一个是否接受的按钮。

    虽然桑玦可以不做任何任务,但这个感觉很神秘,她选取接受,转瞬整个人就跨越了时空,来到了二十多年前。

    原来这独臂侠士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背弃与冷若雪婚约的那位华山弟子。

    不是他眼瞎或者眼光太高看不上冷若雪,恰恰是他觉得自己配不上,于是将婚约一拖再拖,流转江湖之上。

    正派女子冷若冰雪,邪派女子热情似火也温柔似水,很快他就与圣教圣女坠入爱河,最终也引发了后面的变故。

    桑玦直接将画面快进,看到后面惊变的武林大会,只见一浑身黑袍空荡荡,脸上还罩着面具的诡异圣教教主出现趁乱偷走了青阳的孩子。

    混乱过后华山掌门自裁,青阳妻子自刎,青阳断臂求生成为了如今的独臂侠士,将自己流放到后山面壁思过,了此残生。

    “圣教教主野心勃勃,数次扰乱中原武林,酿成无数惨案,还请侠士接受屠魔之求。”

    桑玦心想,那圣教教主不会就是星观的右手吧?

    那她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呢?

    想了想,她选择了接受,大魔头,人人得而诛之。

    “抱歉,星观,我要大义灭亲!”桑玦拍拍腰间的钱包。

    笑脸的钱包耸拉下脸:“别杀夫就行,谁让我是魔呢,习惯了。”

    星观其实有些犹疑,他的右手当真如此魔性?

    亲手创造一个世界,躲在幕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世界玩弄于股掌之间,最后玩儿腻了再举世灭掉的感觉真是棒棒哒。

    咳咳,幸好他有桑玦让他本人改邪归正,才不至于走上人人喊打的不归路。

    接受完任务,独臂侠士就坐下来继续面壁思过,只是给了桑玦一块圣教令牌,让她找机会参加圣教大会。

    桑玦见没有其他事情,转身离开后山,在华山交了些东西后直往武当而去。

    按照这个世界的设定,天王好像是圣教叛出的一支,她需要去找冷若雪确定。

    她好久没上武当,武当山上居然在飘雪。

    雪花纷飞,将一应荣华都覆盖,银装素裹取缔了金装玉裹,漫漫一片雪白色,恰如北方佳人遗世独立。

    “今天武当有贵客,请大家七天后再上山。”

    一大群人被堵在门口,原来武当有贵客临门,将封闭山门七天。

    贵客是谁武当没说,但大家都是明白人,瞧那些仪仗就知道是当今圣上又去祈福了。

    武林那么多门派,独独武当得到两代帝王圣眷,这是其他人羡慕不来的。

    桑玦听其他人议论纷纷,侧耳倾听。

    “祈福干嘛总在武当,少林不行?”

    “少林都是些大光头和尚,哪有武当少侠们俊秀多姿,更别说还有个艳绝天下冰清玉洁的冷若雪?”

    “难道那个传言是真的,武当掌门竟然”

    “不可说,不可说。”

    “喂,少在那儿胡说八道,武当不欢迎你们,滚!”武当弟子在江湖上本就高傲,向来敬重自家掌门,哪里能听得这些下作话,连忙拔剑开始赶人。

    桑玦看这剑拔弩张的架势,决定等晚上悄悄潜进去。

    她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皇帝是何模样呢,顺便也可以看看是真在祈福还是有其他阴谋。

    那位天王可是要和冷若雪合作准备拿天下呢。

    冷若雪不过一江湖门派掌门,怎么就有能夺取天下的能力呢?其中疑点重重,令人不得不深思几分。

    桑玦白天在武当外的酒馆里歇息,她准备再多听些情报,没想到却看到两个熟人鬼鬼祟祟商量着什么。

    不是别人,正是上次意图想拐走冷若雪的那对兄妹,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应该不是这个世界的原生人物,而是外来的“玩家”,一个叫我不是妲己,一个叫我不是霸王。

    桑玦偷听他们的谈话,发现他们竟然也想晚上偷偷溜进去,不过他们不是因为有特权,而是接到了什么秘密任务。

    桑玦听着眉毛一挑,因为这个秘密任务居然是去刺杀当今圣上,然后他们就能加入邪教阵营,正是江湖中神秘的圣教。

    毋庸置疑桑玦也想做这个任务,不知那两人分享不,她决定跟在他们身后等待机会打个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