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月黑风高杀人夜,踏雪无痕御剑起。

    “嗨,两位,我也想加入邪教,不知可否行个方便?”桑玦将头顶体验npc的名号隐藏了起来,唯“桑玦”两个大字在黑夜中闪闪发光。

    我不是霸王立刻警觉,仿佛看贼似得盯着桑玦:“你是桑玦?”

    “正是在下。”桑玦从覆满了雪的大树上跳下,引动积雪簌簌下落,造成了不小的动静。

    在场三人未免行踪暴露,连忙躲了起来。

    “你怎么进来的?”我不是霸王当然知道桑玦,一个消失了好一阵的奇人,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见,不由心生警惕。

    我不是妲己崇敬看向桑玦:“你好厉害啊,我们加个好友吧。”

    “可以,但你们要加我做任务。”桑玦摆出大明星的架子提出了要求,

    “没问题,你这么厉害,有你在我们的任务一定可以顺利完成!”我不是妲己眼巴巴望着桑玦,立刻让身边的同伴共享任务,“哥,快点儿。”

    我不是霸王想想把桑玦加入任务有百利而无一害,还能就近探测她的虚实,于是爽快将桑玦拉入了任务。

    如此容易就加入了任务,桑玦感受到了作为一个名人的便利,看来人生在世不仅可以刷脸,还可以刷身份。

    “只需要刺杀就行,然后我们被世界通缉,最后我们就能顺利加入邪教阵营了,嘿嘿。”我不是妲己得意仰头,“我们是混乱的源头,之后会开启更多方式加入邪教阵营。”

    “所以你们这次之后就会开启阵营模式?”桑玦突然觉得有点儿亏,早知道等等。

    “是啊,但我们可以得到隐匿阵营的神器,嘿嘿。”我不是妲己不知现实中是哪种女孩儿,说话总带几声奸笑,让人不禁背后发凉。

    “隐匿阵营倒是不错。”桑玦没打过游戏,但想来也知道游戏初期过后会开各种战斗,不同阵营的人一言不合就会打起来,而如果能开隐匿阵营的话那就是个大外挂了。

    “邪教阵营有三个名额,正派阵营也有三个名额,我们要抓紧了。”我不是霸王既然选了邪教一方就要力争走在最前面。

    三人商量了一下待会儿如何逃跑进攻,总之务必要刺杀成功。

    “按照惯例皇帝白天都和武当掌门冷若雪在一起,所以我们白天是绝对不能去的,只有晚上才有机会。”

    冷若雪的武功出神入化,在她身边搞刺杀怕不是还没凑近,他们就化作白光消失了。

    三人同时联想到不久前的一个情景,皆心有戚戚。

    “走。”

    三人穿上白色的衣裳,假装自己是一抹白雪,跳跃穿梭在山间小路,待进入建筑就飞檐走壁踩着房顶找人。

    桑玦刚刚修行了清风剑,整个人索性飞了起来,让后面两兄妹直呼bug。

    皇帝并未住在武当正殿建筑内,而是在行宫之中,那里灯火辉煌,禁卫森严,他们想要刺杀成功可得抹几把汗,来之前已经充分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我不想死回去掉级,但更不想任务失败让别人得了先机,桑玦姐姐,我们为你掩护,加油!”我不是妲己为桑玦打气。

    桑玦淡淡笑了笑,瞥了一眼我不是妲己:“你怎么知道我是姐姐。”

    说罢,她在我不是妲己惊恐的眼光中飞身而下,将其禁卫门打倒,并引出了皇帝身边的大内高手。

    就在这骚乱的瞬间,我不是霸王潜入进去,和惊醒的皇帝打了个照面,和他身边最后的侍卫打斗了起来。

    最后,惊诧桑玦可能是人妖的我不是妲己立即反应过来,手中丝带一甩,整个人就落入行宫中,再反手一甩将来不及躲避的皇帝缠住吊了起来。

    作为重要npc的皇帝头上闪现了-1的红色字样,攻击成功,刺杀任务完成。

    “走,呃……”高兴地几乎要跳起来的我不是妲己飘摇着就要带拉着我不是霸王趁乱飞走,结果一道剑光从背后袭来,又将两人串了个串,化作两道白光飞逝而去。

    桑玦正甩了诸多高手准备来接引,见状赶紧跑。

    冷若雪来了,救命!

    若是以前有人告诉桑玦她会在升仙后被一个虚拟的游戏人物追得落荒而逃,那她肯定会嗤之以鼻,然而现在,还是赶快逃命吧。

    “别跑,快将身上的衣服用飞剑飞出去,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

    星观都不明白她怎么如此害怕那个冷若雪,不就冰了点儿么,难道游戏里的水克火还能在桑玦身上行得通?但桑玦只是有天火而已,并非火灵根,玄妙了。

    桑玦依言金蝉脱壳,自己则跳着在武当密林中躲了起来。

    躲在哪儿呢?

    当然是在上次见过冷若雪的地方啦,那里一般不会有人经过,再合适不过。

    桑玦躲在雪地里瑟瑟发抖,她的天人五衰居然可以穿过虚拟映射到游戏中来,要知道这只是她的神魂而非身体啊。

    “靠在我身边来。”星观附身之物从小钱包又化作了一个圆圆的抱枕,越变越大,几乎可以变成一个小被子将桑玦包裹住。

    由金仙大能炼制的法器自然不止一种功能,桑玦靠在上面顿觉惬意,暖融融,仿佛有纯粹仙元围绕在身边。

    星观也是神魂,他在这个世界的禁锢比其他世界还要大,如果不想造成来到这个游戏的那些玩家精神崩溃的话,他最好不要妄动。

    皇帝被刺杀,整个武当闹了一晚上,除了桑玦外谁都没睡好觉。

    “查,一定要给我查出来!”年轻的帝王震怒,他看着如此情景依然一脸冰冷,仿佛天下万物都不会为之所动的冷若雪更觉气愤,甩袖离开。

    多年来,第一次祈福没有满七天,帝王就因为刺杀一事怒气冲冲拂袖而去。

    “掌门。”武当长老欲言又止。

    冷若雪却不以为意,微微行礼:“恭送圣上。”

    武当事这么多,她可没空去送人,手上拂尘一甩径直往后山而去。

    她每天都需晨起诵读经书和练剑,诵读经书的时间是过了,练剑时辰刚刚好。

    眼见掌门要走,武当管事者连忙问:“掌门,那刺客怎么办?昨晚有两个死了,有一个却金蝉脱壳逃了,我们武当弟子该怎么安排?”

    “不是发了全国通缉了么,让弟子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冷若雪丝毫不在意圣上在武当遇刺后会发生什么变故,转身御剑而起,若一道白虹划过天空。

    皇帝坐在帝辇中遥遥望去,只觉那般遥不可及。

    他小时候看到的仙子依然是仙子,无论他是普通的皇子还是一代帝王,对方都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皇帝放下帘子,神情肃穆起来,居然有人胆敢刺杀他,平静的世界起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