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时间退回一些,落到桑玦和星观分开的时候。

    星观被反弹到了西方仙府,由于他的挣扎,勉强又靠近了一点儿,没有落在西方仙府中,而是降临在了战场上。

    一道流光闪过,星观刚刚落下就发现了熟悉的气息。

    他随手一招,冰魄峰二弟子云关月的仙魂就被他从虚空中拖了出来。

    “师尊,救命啊!”云关月好不容易用秘法保住了自己的神魂,将自己藏在了虚空之中惊魂未定,总算得遇救援。

    星观诧异,立刻帮其护持,让她重塑身躯,然后询问因果。

    云关月乃是医修,神魂尚在,重塑身躯并不难,她长吁一口气后才将事情道了出来。

    医修修炼平顺,但却缓慢,因此她这才升仙,本来该前往仙盟的,但她跟孙百里分手了,不想见他,继而就被玄德仙域的人发现带到了这里。

    她原本听说太玄仙宗有些前辈在这儿,本想找,可是却被算计成了真仙,差点儿嫁给一个臭名昭著的杀神。

    于是,她逃婚,就那么巧,在战场上就被未婚夫差点儿杀的神魂俱灭。

    “师尊,若不是碰到你,我恐怕不知道要蹉跎多少岁月了。”云关月从小修行顺风顺水,无论是功法师门亲朋还是道友都没受过坎坷,没曾想一飞升竟然遭受了各种恶意,实在有苦难言。

    星观并没有安慰弟子,而是道:“你没有渡过天人五衰就成就真仙,这注定是你的劫数。但你医修救世,劫数中自有生机,没有我,你也会遇到其他帮助你的人。”

    他说着指了指那边飞来的几个熟悉的面孔,正是谢挽言、关阑以及云鼎天三人。

    他们算到云关月有难,特此前来相助。

    几人汇合,谢挽言便提议前往西方仙府,那里聚集了太玄大世界一些反抗现任仙帝统治的势力,可以参与进去报仇雪恨。

    恰在这时,星观收到了桑玦的传讯,他道:“我要前往东方仙府城主那里接桑玦,明月就拜托你们了。”

    “东方仙府府主之位一直空着,府内最有势力的就是城主,师尊,您所说的莫非就是那位恶鬼一枪戚少?”云关月说着颇有些咬牙切齿,她平生从未受过那么大的耻辱,发誓一定要报复回去。

    “应该是的。”星观建议她好好休养再报仇不迟。

    云关月不愿意,谢挽言他们表示也要去找桑玦的娘,于是几人干脆一同上路。

    他们刚刚进入东方仙府的地域就发现了通缉令和寻医榜。

    通缉令上说一伙穷凶极恶的匪徒劫走了城主夫人,击伤了城主,全仙域通缉。

    寻医榜则是城主病发突然,急求奇人异士前去相救。

    云关月想都没想就揭下了寻医榜,眼中闪过属于医修的“温柔”光芒。

    星观看着那城主夫人的描述,气得想吐血,实在不知该怎么说了。

    桑玦明明是那般冷心冷情的人,怎么就到处招惹桃花,不要告诉他那城主也跟他有关系,那真是见了鬼了?

    “诶,如果城主夫人是桑玦姐姐的话,那不是……”谢挽言哭笑不得,“希望没有发生太大的误会。”

    云关月和星观好奇看过来,谢挽言于是就将那劫匪的真实身份传音给大家知晓。

    他们都是西方仙府的仙,消息灵通,这次原本就是来接应的。

    “他们现在应该在隐秘的安全地方,我们是先去他们那儿,还是去城主府?”谢挽言看向星观师徒,发现他们两个脸色都有些不太好,决定征求他们的意见。

    “榜单都接了,当然是先去桑玦那儿。”星观道,“先了解具体情况后再才好对症下药不是。”

    “是啊,城主夫人丢了,城主就大病不起,这可是一方仙府之主啊,治不好的也只有相思病了。”旁边一个看他们扯下寻医榜的仙兵走过来叹息着,然后又贴了一张榜单上去,显然不认为他们能治好城主大人。

    “不可,城主大人的病要紧,我们还是先去城主府吧,那边让挽言去报个信就好。”关阑想得比较周到,到时候两方通信,里应外合之下,事情才有回旋的余地。

    云关月和云鼎天,一个医修,一个丹修,星观和关阑作为助手跟着他们身边,一行人拿着揭下的榜单很快就被迎进了城主府。

    城主府里静悄悄,因为凡是没有让城主逞心如意的医修都被当场杀掉或者扔了出去,一群人皆噤若寒蝉,不敢多说一句话。

    星观刚刚踏进府邸,立刻就明白了因果。

    此时,被重重星辰锁链锁住的戚少又暴怒了起来,浑身喷射出恶魔的火焰,离他近的几个侍者当场就化成了灰。

    他痛苦捶打着自己的胸口,摇晃着自己的头颅,咆哮着:“快把她找回来!”

    一旁的灰衣管事连忙道:“城主大人,我们马上就把夫人带来,还请安心。”

    “快去呀,我要杀了她!”一向冷血无情的他绝对不允许有这样影响自己的存在,趁着没什么感情之上,务必要扼杀在萌芽之中。

    “杀了夫人?”灰衣管事惊愕,转头就看到新来的医仙们进来,连忙让他们过去看看。

    云关月和云鼎天一瞧就知道这城主是被魔力侵蚀了,只是最深层次的原因还要仔细检查才清楚。

    这时,星观道:“你们城主的病因,我们已经知晓,带人出去,三天后,必然还你们清醒的城主。”

    “啊?”云家姐弟惊讶,但却不露声色。

    “啊?你们真有把握?”灰衣管事不敢相信。

    “当然有把握。”星观手上点出一道金光打在发狂的戚少身上,爆发的火焰渐渐平息了下来。

    戚少缓缓闭上了眼睛,端正身体端坐下来,身后出现了一只黑凤凰的虚影,只是那虚影中心的身体十分异常,不停变换着,黑雾翻腾间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好了,机不可失,我们要开始治疗城主了,请勿打扰,否则后果自负。”星观挥袖就将灰衣管事请了出去,大门立时紧闭,庞大的结界升起,外人不可再进。

    “师尊,怎么回事?”云关月姐弟和关阑惊疑看过来。

    星观撸起袖子:“明月,明天,关叔,准备分身手术,我的躯干在他身上。”

    “哦?”云关月看向正在打坐的戚少,脸上立刻显出了一抹邪笑,没想到可以这么快报杀身之仇,她可要好好想想怎么才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