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纷纷的从壁面滑下去了,只只有20多只身段高明一点点的尸虫过来了,丰流立刻施展着那种气刃的功夫,说到这个气刃丰流对付这些尸虫肯定有着他自己的妙招的,他只手的手指朝这些尸虫的身嚓过来,嚓过去。

    然后再不断的发出那种咋、咋、咋的声音,等到这波声音过后,那很快的那20多只十分让他们讨厌的尸虫也自然而然地掉下去了,等到虫子掉下去之后,丰流始才叹了一口气,他朝牛峰瞄了瞄:“牛峰啊,你你现在感觉到怎怎么样呢?”

    牛峰听到丰流说话之后,他的嘴巴开始发着颠,连他自己的两条腿也像是那种神经病一样的抖动起来了,然后他再看着旁边的地玄,地玄一只手被牛峰拉着,另外一只手却被丰流给拉着。

    地玄并没有抖,因为他是在享受着被两个人给拉着,但是牛峰抖得厉害了,为为什么他会抖得像是那种筛米一样的症状呢!因为牛峰第一他不会轻功,第二他的体力完全不及丰流,如果牛峰他自己还要抓着地玄的话,那么他可惨了,为为什么会说他会十分的惨,因为他现在的情况像是他妈的一个丝毫不会耍杂技的人在学着在百米高的钢丝绳面来回走动一般。

    虽然现在他下面并不是细钢丝,但是下面那个碗口粗的黑锁面又凉又滑,一股透心凉的感觉直接从他的脚底涌到脑门天灵盖面,这都不说,最关键的是下面那股虫潮离他越来越近了,先前他们只是感觉到他们不会压到这里来的,但是后来他们看到虫潮像是一汹涌澎湃的海浪一样,经过一阵那个啥,经过一阵子冷风的不断的朝他们包抄过来,然后等到那波虫潮离他们只有不到五米的时候,丰流的心情被挤迫到了顶点了,现在的他开始那个啥,现在的他开始一只手拎着牛峰,另外一只手拎着地玄,然后现在着手由他来走钢丝了,现在的他走着钢丝丝毫不亚于那种专业级别的钢丝运动员。

    因为现在他还要棘手着去做另外一个事情,他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啥呢?他的头朝左边看了看,牛峰这样了像是那种老鹰抓小鸡一般地拎着,有一点点受宠若惊地看着丰流,连嘴巴里面说话也开始变得十分的不正常起来了:“嗨,流哥,。。。流哥。。。哇,我们这这样还还要到底走多久啊!”

    牛峰因为此时十分害怕下面的虫潮会找自己,所以他说话的时候是眯着的,而且他的两条腿还在不断地来回摆来摆去的,为的是不让下面的尸气那个啥,为的是不让尸气让他再一次的受到那种伤害,现在的他已经没有辙了,因为他已经要把所有的希望都要放在丰流身了。

    丰流现在的两只手还在拎着牛峰还有地玄两个人,不得不说他们两个人体重足有250斤重,如果要是在平时的话,他肯定不会那个啥,肯定不会有半点点吃力的感觉,但是他现在面临的是下面数以亿万计的那些个兽潮,如果兽潮开始包袭他的话,他一方面还要担惊着牛峰的安全,另外一方面还要担忧着这个地玄的安全。

    牛峰的安全相对于地玄来说相对于要好一点点招呼的,为为什么说他是有一点好的招呼呢!因为牛峰他自己还会碰到凶险之后那个啥,那个喊叫出来的,现在的地玄相当于是半个死人,然后他现在还能够做啥呢?

    此时那个棺木离丰流其实只有五丈之遥,要在平时他肯定会几个箭步冲过去的,但是现在的他顾忌的是两条活生生的人命会出现一点点的事故,丰流最后咬了咬牙,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然后夹着他们的手臂朝那个水晶棺材走了过去。

    在极速奔跑的过程之,他真真的差点点掉下去了,还好他的反应速度贼快,快得让他自己都觉得十分沾沾自喜。

    然而他的喜并没有持续数秒钟,因为下面的虫潮离他只有不到两米了,那波虫潮里面的每一只尸虫都在释放那种恐怖之极的寒气,如果这一种寒气还会让他难受,也许他活该长眠在这里了,所以现在他最手的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快快点到达那副寒玉棺材里面。

    最后,当下面的虫潮朝他发动攻击的时候,一只体积稍大的母虫已经被下面的虫阵给抛了来,母虫现在变异到了什么程度呢?

    母虫现在不光有了人的脸面,而且还有了那个啥,而且还有人的手还有人的脚,丰流感觉到这只母虫算是人和虫子的杂交,不然的话他的样子不可能会如此般渗人的。

    现在的他最棘手的一件事情是如何摆脱掉这只母虫的攻击,所以他的嘴里面开始释放出一记气刃术,这波气刃术是从他的嘴巴里面发射的,所以可以十分精准的斩身母虫的身体。

    这这可是一记临近神境的气刃术,一旦斩到母虫,母虫很快身首异处了,所以丰流乘着他尸体坠落的那个瞬间,立刻朝寒玉棺奔跑了过去,这一记奔跑真的是耗尽了他毕生力气。

    然后等到跑到寒玉棺面的时候,他忍不住倒下去了,接连不断的哈着气,然后旁边的牛峰连忙的跟着他推宫活背:“流哥呀,流哥呀,我我说说你你这这是没没有事情吧!”

    丰流朝牛峰笑了笑:“这这下下最最危险的情况已经过去了,我我们现在要到寒玉棺里面去了呢!”

    “寒玉棺?寒玉棺里面到底会有着什么情况呢?”

    “既然你不知道这个寒玉棺的情况,那么不如把棺材打开不啥都知道了吗?”然后牛峰的两只手在面扒了扒,果然的,很快他扒到了寒玉棺面的一个按钮,这这个按钮让他自己那边的棺材盖子给掀开了,然后他自己也顺其自然地滚下去了。

    牛峰眼看要被下面的虫潮给吞噬掉的时候,丰流的一条腿及时朝他伸了过来,然后牛峰的右手也闪电般伸了过去。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