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盛唐血刃 > 第一八六章长孙无忌的绝望一更

第一八六章长孙无忌的绝望一更

    第一八六章长孙无忌的绝望(一更)

    “大表姐,您怎么来了?”陈应惊讶的望着杨蓉,这个无论身材还是样貌都万里挑一的美女。通常,会笑的女人,总会让人感觉赏心悦目,而杨蓉正是女人中的极品。

    杨蓉别看年龄做陈应的老妈都绰绰有余,然而,当她与李秀宁站在一起的时候,说杨蓉与李秀宁是姐妹,绝对没有人会怀疑这一点。

    陈应也感觉奇怪,杨蓉与历史上的武则天都是一个怪物。在后世杨蓉与武则天这对母女都非常有名,特别荣国夫人杨蓉,她与亲外孙贺兰敏之通女干,是野史杂记中广为流传的桥段。

    对此,陈应抱着非常怀疑的态度。从年龄上来推算,贺兰敏之是武则天姐姐韩国夫人武顺的儿子,二人的年龄差距是非常悬殊的,杨蓉四十多岁才生出武顺,而武顺二十一岁才生的贺兰敏之,可以说在贺兰敏之出生的时候,杨蓉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

    当然,武则天登上皇位,纳冯小宝、张易之兄弟为男宠的时候,也是七十多岁。就算杨蓉真的这个色心,关键是贺兰敏之真的可以做到荤素不忌?

    恐怕,历史的真相是贺兰差点玷污了太平公主又诱奸了准太子妃,可能这使得武则天忍无可忍,才痛下杀手,列举了他所有的罪状,好让他死得让人信服。不得以的情况下,给她老妈扣了一个大帽子。

    陈应浮想联翩的时候,杨蓉却微微笑道:“怎么……小表弟您还不欢迎吗?”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陈应轻轻笑道:“既然表姐喜欢,那就多玩一阵子,再过一段时间就要秋收了,在西域这块地方,有百万亩粮田齐收的弘大场面,在关内你是绝对看不到的,到时候你就可以大饱眼福了!”

    杨蓉笑道:“早就听过西域风景宜人,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美食,这里的人文气息,都让人着迷,我还真得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不知方不方便?”

    陈应摆摆手道:“在西州道可没有那么多臭规矩,你如果有兴趣,可以在西域买一块,建立一座属于自己的城堡,关起门来当堡主!”

    杨蓉乐不可支的道:“那太好了,我还真有这么一个想法呢,你的陈家堡建得不错,我也想要这样一座城堡……”

    “你可以四处转转,我给你派一队护卫,你看中了地方,我给你审批!”陈应与杨蓉寒暄一阵,慢慢进入主题道:“大表姐,不知道你这一次来西域,是准备做什么?听说你对西域的棉花感兴趣?”

    杨蓉淡淡的道:“是的,这是我来到西域的主要目的。其实就是想购买棉花,棉花的御寒保暖效果不错,然而但是他们说产量不足,不过西域是小表弟你在宣抚,肯定能匀出一部份给我的,当然,如果能把种植技术也卖给我,就更好了。”

    陈应道摆摆手道:“种植技术你就不要想啦,现在关内一切田地,以种粮为主,就算卖给了你,你也没有地方种,更何况这种东西产量极低,一亩地粗棉也就五六十斤两,弹好的棉绒不过二三十斤,都拿去种植棉花,老百姓吃啥?不过,你要棉花却很容易,说吧,想要多少?”

    杨蓉竖起手掌,伸出五根手指头道:“至少……”

    “五十万斤!”陈应爽快的道:“五十万斤就五十万斤吧?没问题!不超过三个月,保证就给你备足!”

    杨蓉本来就没敢奢望要这么多,她想着陈应就算给她面子,能有个五六万斤就不错了。要知道太原王氏才拿到六千斤棉花。不过,杨蓉也是聪明人,她从陈应的话中听出了话外的意思,棉花他还有很多。杨蓉有点惊讶的道:“五十万斤可不是小数目了,真的没问题?”

    陈应霸气的道:“我说没问题就没问题。对了,棉布要不要?优质的棉布哟!”

    杨蓉顿时激动起来。除了棉花,她更需要那种结实、平滑、透气性好,而且还吸汗的棉布,特别是做内衣,贴着身体穿,非常舒服。她也为此预先想了很多办法,金钱收买、美色引诱什么的都在考虑之列,可万万没想到没等她把这些招数使出来,陈应便大咧咧的问她要不要棉布了!她激动得声音直发飘道:“要!要!当然要了!”

    陈应道:“你准备拿什么来支付?”

    杨蓉道:“大唐通利钱庄的一成干股成不成?”

    陈应笑得非常灿烂:“行,当然没有问题!”

    陈应麻溜的报价……当然是狮子大开口了,而杨蓉理所当然的跟他讨价还价,一文钱一文钱的抠,最后以棉花以一百文钱一斤的价格成交。唐朝的铜钱价格,每文钱,差不多相当人民币四块二毛七(论坛数据,并不准确)一斤棉花卖出四百多块的价钱,也算是天价了,要知后世的棉胎批发价其实也就十五块,一床棉被被胎在一百块左右。现在几乎是后世三十倍的价格。

    赚大了!

    至于棉布,也是一万钱一匹的价格成交,这个价格与丝绸的的价格三倍有余。事实上,其实买棉布远不比卖棉花,只不过陈应考虑的比较长远,一旦定价过高,百姓们肯定穿不起。

    无论如何,五十万斤约五贯。

    十万匹十万贯。随着十五万贯的钱财流入陈应的口袋,陈应这一下就赚大了!

    ……

    刚刚进入紧闭室的时候,长孙无忌有点想笑。就这么一个小破屋子,难道还能让自己屈服?陈应未免有些太天真了一些。

    因为陈应并没有向长孙无忌解释其中的痛苦,所以长孙无忌进入第一件事就是倒头就睡。这些天,他一直担心陈应想什么手段对付他,所以长孙无忌一直担心受怕。现在好了,陈应给他摆明了车马,只需要在这个小屋子里待上十天十夜,就可以把他给放了。

    水泼不进的西域都护府,陈应始终都是长孙无忌头上悬着的利剑,所以长孙无忌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

    哪怕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长孙无忌没有刻意减肥,同样大鱼大肉的吃着,然而他因为保持着高度的精神紧张,于是身材却没有恢复过来。拳头落在了身上,长孙无忌反而心安了不少,他就无忧无虑的开始睡觉。

    这一觉足足睡了七个时辰,长孙无忌睡到自然醒。看着暗无天黑的禁闭室,他不知道现在多了多久,摸了摸干瘪的肚皮,长孙无忌拍着紧闭室的包裹着铁皮的大门,一边拍门,一边大叫道:“本长史饿了,快送些吃食过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长孙无忌都以为陈应准备在这个小禁闭室里饿死他的时候,长孙无忌头顶那个一尺见方的小格子突然从中打开,从外面透过一丝亮光。

    长孙无忌的眼睛无法适应这种突然到来的强光,他用手遮挡着眼睛。然而这一丝亮光只是瞬间功夫就消失了,禁闭室里又重新恢复了黑暗。

    长孙无忌摸着黑摸索着发现托盘里有着一大盆水煮羊肉,还有半只肥鸡,一大碗足足一斤米饭,还有四个半斤重的馒头,更为难得的是还一小碟咸黄豆。

    长孙无忌也没有担心陈应会下毒,狼吞虎咽的吃了一顿饭,吃饱以后,长孙无忌躺在那张小床上,暂时他还体会不到禁闭室的恐怖之处,他现在反而想得最多的则是,将来获得自由和权力,如何报复陈应。

    “一刀杀了?”

    想到这里,长孙无忌摇摇头。感觉如此对付陈应实在是太便宜陈应了,他此刻恨不得将陈应的皮剥掉,甚至恶狠狠的想着,找一匹快马,绑着陈应的手,让快马拖着陈应跑,让陈应活活累死。

    当然,这只是长孙无忌一厢情愿的想法,他可以对付陈应,但是陈应绝对不能死,在李秀宁与陈应的感情没有破裂之前,他要是杀了陈应,恐怕也没有下场,李秀宁一旦发起狠来,李世民绝对护不住他。

    要不然?长孙无忌脑袋中灵光一闪,要不然就找几个有着脏病的妓女勾引陈应,让陈应染上这个脏病?

    这样以来,李秀宁肯定会恼怒陈应,夫妻二人关系一旦破裂,陈应就死到临头了。

    然而,这个想法注定只能是想法,因为陈应身边的六个媵妾、李道贞、何月儿、包括许二娘他们都是各有千秋,姿色不俗。恐怕陈应没有这么容易中计……

    长孙无忌在头三天的时间里,一直不停的让他的大脑发掘着如此对付陈应的诡计,然而,过了三天之后,长孙无忌慢慢的发现,除非他愿意跟陈应同归与尽,否则根本就拿陈应没有任何办法。李秀宁、李世民始终是他绕不过去的坎。

    从满怀希望,到最后变成痛失所望,这种心理落差,更加加重了长孙无忌的孤独。

    黑灯瞎火漆黑一片的禁闭室内,长孙无忌不知道外边是什么时辰,哪怕他刚刚睡了一觉你甚至不知道你这觉睡了多久是一刻钟还是一个时辰!

    没有人跟长孙无忌说话,他的眼睛里除了黑暗,还是黑暗,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东西,听不到任何声音,完全在一个漆黑的空间里,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不管是对生理还是心理都是极大的冲击和压迫。

    到了第四天,长孙无忌的脾气开始暴躁起来,忍不住地大吼大叫,可是这些护卫的士兵,根本就没有人理他。长孙无忌想知道外边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哪怕告诉他是白天还是黑夜,对于长孙无忌来说,这都是天籁之音。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干了。

    看着吼叫不能让护卫士兵产生任何情绪波动,长孙无忌开始破口大骂守卫士兵,从斯文的骂法,骂人不吐脏字,渐渐的变成直呼他们十八代所有女性的问侯,只是长孙无忌还是失望了,哪怕是大骂,依旧没有人理他。

    到了第五天的时候,长孙无忌接近崩溃了,他扬起脚将禁闭室那扇包裹着铁皮的大门,踹的轰隆作响,然并卵,还是没有什么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