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362章声泪俱下的表演

    “妈,您在说什么?晴夜到底怎么了?”蒋馨柔听得满头雾水,她怎么完全听不懂了?

    什么叫身体健全都要被剥夺?

    顾夫人含着泪,断断续续,将黄彦成的话说完。

    蒋馨柔彻底愣住了,留下后遗症,残疾?顾晴夜?

    这三个关键的信息组合在一起,让她完全反应不过来。

    这样一个天之骄子,怎么会因为一场车祸,就变成残废呢?

    顾夫人说完,也在看蒋馨柔的反应。

    不管怎样,她和自己儿子已经结婚了,这个时候,对于一个妻子而言,都是一个莫大的考验。

    只是,她等了许久,却也没有等到蒋馨柔一个表态的反应。

    她似乎完全被吓住了,不时看看顾晴夜所在的病房,却怎么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顾夫人擦了擦眼泪,坚强地开口:“我先进去了,你好好消化一下。”

    她作为晴夜的母亲,都接受不了这个事。

    更别提还年轻貌美的蒋馨柔了。

    况且,刚才黄彦成在话中说,晴夜能恢复的希望不大。

    不大只是一个托词,基本上黄彦成是认为这个几率,小之又小。

    顾夫人何尝不懂呢?

    到了病房,顾晴夜没睡,说是休息,但他一天到晚躺在床上,身上的伤还多,止痛药也有用,但不敢时刻用,否则会对身体造成很大伤害。

    “妈,怎么又来了?”

    顾夫人进来的时候,顾晴夜正忍受着浑身的剧痛,忍得额头上一直冒汗,甚至那张脸,都忍得有点扭曲了。

    顾夫人看到他这样,心疼到了极点,她恨不得自己代替儿子遭受这种痛苦。

    “没事,我就是不放心,进来看看。”到底,顾夫人还是没有勇气开这个口,她怕,她承受不起儿子知道这件事的后果。

    匆匆安慰了顾晴夜两句,顾夫人就不敢再待下去了,她怕自己失态,让儿子的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出来之后,顾夫人神色冰冷,浑身散发出一股骇人的气势。

    那些保镖,护卫,全都在。

    顾夫人看着他们,冷漠地,一字一句地开口说道:“从今天开始,只允许黄彦成医生和李护士进去,其他医生护士绝对不允许踏入这里。”

    “是的,老夫人。”众人纷纷应和。

    “还有,不允许外面的流言蜚语传到少爷耳中,明白吗?”她知道瞒不了多久,但她还是要尽力一试。

    幸好现在儿子的伤比较重,她有理由不允许他考虑伤神的事,包括电视手机,也不让他接触。

    否则,她不敢想象。

    安排好了医院,顾夫人又开始打听那个幕后的凶手。

    不过,她到底小看了儿子的本事,既然医生都被抓住了,那距离真相也不远了。

    是顾家旁系的一个分支,眼见顾家人丁单薄,就想干一票大的。

    因此就下了这个狠手,做了这样一件丧心病狂的事。

    结果,计划失败了,还很快就将他暴露了个干净,因而没几天,对方就被抓了。

    再往里面一查,还有另一个本家的插手,鼓动他下手,自己好坐拥渔翁之利。

    得知真相之后,顾夫人被气坏了,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

    事情到此,真相大白,可却不意味着,事情就此结束。

    顾夫人发现,自从她告知蒋馨柔儿子的事之后,蒋馨柔的反应就有些奇怪,似乎没有难过,反而有些开心?

    这让顾夫人很不高兴,对她来说,这件事不亚于天塌了,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办法接受。

    没想到蒋馨柔竟然会有些开心,她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馨柔,你来了,我们聊聊。”顾夫人准备敞开心扉跟蒋馨柔聊一下,她对蒋馨柔的印象不差,但这一次蒋馨柔的反应,让顾夫人很失望。

    注意到顾夫人的表情,蒋馨柔心里咯噔一下,讷讷叫了一声妈。

    顾夫人给她点了一杯牛奶,这才淡淡地开口:“晴夜的事情,已经成定局了,你怎么看?”

    她也没有急着表态,反而主动问蒋馨柔。

    蒋馨柔有些惊讶,心里百转千回。

    说实话,顾晴夜忽然出车祸,她也有点反应不过来。

    但等她接受之后,又觉得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这个男人太骄傲,这么大的打击,换了正常人都没有办法接受,对于骄傲的男人,更是如此。

    但另一方面,这对她而言,却代表着一个机会。

    她相信,这将是顾晴夜此生最低潮的时期,没有之一。

    只要他度过了这一段时间,未来的顾晴夜,肯定还会是光芒万丈的男人,这一份姿容,是即便顾晴夜残疾,普通人也绝对比不上的。

    她对自己的眼光很有信心,所以,即便顾晴夜已经变成了一个残废,她也会选择继续守着他,让他看到自己的真心。

    就不信顾晴夜的心硬成石头,一点都看不到自己的好!

    “小柔,你在发什么呆?”等了许久,也不见蒋馨柔发表她的意见,顾夫人忍不住打断了她。

    蒋馨柔猛地抬头,眼神有些亮,看得顾夫人浑身一堵。

    难不成自己真的看走眼了?

    就在顾夫人怀疑自己的时候,蒋馨柔开口了:“妈,其实我和晴夜之间,一直是我主动,我先喜欢上的他。”

    她的声音不大,温温柔柔的,语气中还透出一点点甜蜜。

    顾夫人有些狐疑,却没有打断她。

    “他对我的态度,其实您也看得到,到底不如恩爱的夫妻。我知道当初跟我结婚,多少跟爸爸有点关系的。”

    “我一直希望能像您和爸爸一样,一辈子携手与共,陪着他一直走下去。”

    “只是这段时间,晴夜对我有些冷淡,让我也有点不知所措。”

    “现在,他恰好遭遇那样的不幸,我很痛心,他那么骄傲的人,一定很难接受。可我有很庆幸,这样的时候,我在身边,我可以陪着他”

    一番声泪俱下的演说,终于让顾夫人打开了心结。

    她还担心蒋馨柔是生了别的心思,没想到自己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顾夫人顿时觉得惭愧。

    “是妈误会你了,放心,你是个好孩子,我一定会站你这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