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炉石之末日降临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灵魂争夺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灵魂争夺

    项宁轩手扶统御之盔,脸上肌肉不断抽搐,扭曲成各种怪异狰狞的表情。

    灵魂之中,更是惊涛骇浪,亿万灵魂残片掀起滔天巨浪,各种负面情绪将项宁轩的主意志淹没。

    五感全部被屏蔽,身体彻底失控,自我意志空荡荡的,茫然无措。这种感觉比鬼压床还要恐怖,毕竟鬼压床可没有亿万灵魂残片蜂拥而至鬼叫撕咬的压迫感。

    仔细体会,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甚至也能简单操作。可怎么说呢?感觉完全不同,就像在操作一台机器,我这儿下一个指令,它动一下。没有反馈,根本不清楚这个动作的后果。

    明明是自己的身体,但这种强烈的割裂感,就像被夺舍一样。

    项宁轩本来信心满满,自觉不会再重蹈阿尔萨斯的覆辙。但没想到灵魂残片的反噬竟然如此恐怖。他终于可以理解阿尔萨斯被击败时如释重负的感觉。

    “特么!老子不是阿尔萨斯那个废柴!我,项宁轩,是不会成为傀儡的!”

    嗡!灵魂震颤,陷仙剑的光影出现在灵魂位面。剑光一闪,狂热地冲击项宁轩主意志的灵魂残片全部被削碎,里面的意识也随之被精神浪涛碾碎吞没。

    项宁轩呼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对自由呼吸的感觉居然生出一丝怀念。灵魂残片的叛乱被镇压,但这只是仗着项宁轩个体的强横暴力碾压。它们的数量太多,杀之不尽,很快就会卷土重来。如果找不到叛乱的原因,自己早晚会被耗死。

    环顾四周,萨穆罗和梅依瑟娜已经联手压制了贾拉维。张辉琰去检查通讯基站的状况。

    辛达苟萨已经失控了,正从冰湖里爬出来,那里原本有数千构造体叛军,场面十分混乱。穆迪则带着一支部队打着勤王的旗号跑过来,混乱之中居然没人发现他的问题。

    最麻烦的则是锚定冰封王座的那五条锁链。看起来黑不溜丢不起眼,却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宛如五指山般无法逾越。

    陷仙剑砍上去也只能留下一个小指粗的缺口,一时半会,根本别想摧毁这些锁链。从缺口中隐隐透出世界法则的气息。

    不待项宁轩细看,灵魂残片的反噬又涌了上来,那种**与灵魂剥离的感觉,不管经历多少次都不好受。当务之急是先镇压灵魂暴动,否则他什么都干不了。

    灵魂残片的反噬跟这次的入侵者配合得如此默契,两者要是没有关联,项宁轩直播女装。那么,他们又是如何勾搭在一起的?

    原来灵魂残片中大的意见领袖已经被项宁轩狙杀,余下的灵魂残片一盘散沙。只要聚不起来,对项宁轩就没有威胁。自己的主意志一直主导着巫妖王的灵魂。

    这段时间,项宁轩可没有真的荒废。他将最多的时间用在学习上,咨询了心理学、社会学、传播学等方面的专家,又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对无数灵魂残片构建起来的灵魂聚合体有了更深层次的研究。

    灵魂残片不同于正常人,它们可不仅仅是灵魂缺胳膊少腿,而是只剩胳膊啊,腿啊之类的碎片。

    要把灵魂残片聚合到一起,就必须要有一个串联这些残片的核心。比如,憎恨、恐惧、愤怒等负面情绪,在人死亡时最强烈,以之为核心就能聚拢一大批灵魂残片。

    几乎所有灵魂残片同时反叛,说明有一个共同的核心将它们串联起来。找到它,摧毁他!

    项宁轩再次挥动陷仙剑,绞杀那些贴过来的灵魂残片,同时,观察残片破裂后的特征。

    再次压制灵魂残片的反叛,项宁轩上前两步,继续挥剑砍向黑色锁链。豁口扩大,显示出锁链内部的构造:一个个符文流转不休,代表着某种深邃的力量。

    符文的特质就如象形文字,不需要认识,只要仔细观察体会其表现出来的灵能气息,就能大致明白其中蕴含的法则。

    更何况,这些符文给项宁轩一种熟悉的感觉。那些破碎的灵魂残片中也出现过类似的符文。其中一组符文在灵魂残片、天灾士兵的灵魂以及统御之盔的内部结构中都曾多次出现。

    “它的功能是……统……御,统御!统御之盔,统御之链!!尼玛,原来问题出在这儿!”项宁轩恍然大悟。

    这时,贾拉维的符文剑上光芒大盛,与五条统御之链相和。他的战斗方式诡异莫测,给人的感觉不是人在挥剑,而是剑在挥人。萨穆罗和梅依瑟娜联手竟然在节节败退。

    穆迪的十指全部变为锁链,连接着身边十个亡灵军官。这些军官又控制着数百亡灵构造体。他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逐渐逼近。

    辛达苟萨庞大的身躯扒在冰封王座平台边缘,用血红的眼光盯着项宁轩。它的身上隐隐环绕着几条锁链。

    这些家伙跟五道锁链都有关键,而且在锁链的影响下,实力进一步加强。

    叛乱的灵魂残片再次卷起滔天巨浪袭来。

    敌人已经贴脸输出了,我该怎么破局?

    不对啊!对方如果本事大到足以霸王硬上弓,那为什么不对阿尔萨斯来硬的?难道我看起来比较好欺负?

    滚蛋!阿尔萨斯连自我意志都无法保持,如果对方真能操控亿万灵魂残片,那掌控天灾军团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项宁轩来不及细究原因,意识又一次被淹没。透过视线,他看到辛达苟萨探出的脑袋向后仰,做出吸气的动作,准备吐息。

    按理说,被淹没以后,人应该本能地想要尽快浮出水面,以应对随后而来的攻击。

    不过,这已经是第三次被灵魂残片淹没了。难受程度固然没有减弱,但项宁轩已经没了惊慌。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意念集中在眼睛上,观察穆迪。对方正约束着亡灵部队,似乎想等吐息过去。

    当巫妖王这几个月,项宁轩已经逐渐接受了一些亡灵思维。如果是人类,这么做无可厚非。但穆迪是亡灵,他控制的都是些不值钱的炮灰。这时候难道不应该派人上前缠住自己吗?

    天灾军团最喜欢的战术就是派炮灰缠住敌军,然后火力覆盖,让炮灰成为真正的炮灰,无数人因此而丧命。

    穆迪没这么做,必然是有别的原因。

    “他们不能攻击灵魂残片控制的巫妖王!否则,某种平衡或信任会被打破。”为了验证这一猜想,项宁轩压抑住本能,强行忍住了打破灵魂残片封锁的冲动,而是静静蛰伏。

    巫妖王站在王座前,辛达苟萨仰着脖子准备吐息,穆迪控制着部下停止前进。这样一副画面足足静止了一分钟。

    “这是被发现了?他在拖延时间!”穆迪很快发现了问题,但他没别的办法。巫妖王遭到攻击,会本能地反击,就无法联手对抗项宁轩了。他寻思道:“没关系,我们不怕拖延时间。只要不让他干扰主人降临就行。随着距离拉进,主人赐予的力量只会越来越强。”

    他可以这么想,辛达苟萨却不行。它憋着一口龙息,没地方吐呢!

    “不行!憋回去!”穆迪用眼神示意。

    嘭!

    龙息可不是说憋回去就等憋回去的,就在辛达苟萨敛气收息之时,项宁轩破开灵魂残片的压制,重新控制身体。双脚重重地踩在地上,身体飞射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破亡灵杂兵的拦截来到穆迪面前。

    锵!长剑被十指上的锁链挡住。项宁轩也不着急,双目直视穆迪,笑问道:“藏得挺深的啊!连我都没看出来。是什么给了你勇气,迫不及待地跳出来挑战我?”

    “你死到临头……”穆迪还没说完,手上蓦然一松,项宁轩已经撤力闪身。视线所及,寒冰龙息滚滚而来,瞬间淹没亡灵部队。穆迪被糊了一脸,连忙控制几个亡灵军官挡在自己身前。

    咔!护盾碎裂,炽白长剑从背后穿透薄弱的能量防护,直入穆迪后心。剑刃一绞,血肉扭曲变形,就像画皮被撕破一样显露出一头背生双翼的怪物。

    “哼!纳斯雷兹姆!”也不知穆迪是什么时候被寄生的,贾拉维和格罗娅都不清楚。也许是被克尔苏加德囚禁的时候,也许更久。

    这是一头完全不同的纳斯雷兹姆,他的身上已经没有恐惧魔王的恶魔气息,而是完全变成了亡灵。项宁轩以印象中的恐惧魔王来感应,自然毫无察觉。

    不得不说,纳斯雷兹姆的潜伏能力极强。他们可以变成恶魔加入燃烧军团,也可以信奉圣光成为圣光使徒,还可以变成亡灵,连巫妖王都发现不了。也不知变成人类的纳斯雷兹姆是不是真的变成活人。

    在穆迪或者化身穆迪的纳斯雷兹姆愤然反手抓来。项宁轩只是冷冷一笑,深吸一口气,意志陡然下沉,竟主动配合灵魂残片的反扑,放弃了身体的控制权。

    失去灵魂主动控制,巫妖王的身体完全凭本能行事,反应比有意控制更快。

    这一爪在离面孔五厘米的地方被抓住。巫妖王的战斗本能发挥作用,一扭一个过肩摔,穆迪就被扔了出去。

    咚!巫妖王一脚踩在冰面上,整个冰封王座都颤抖了起来。锚定冰封王座的五条锁链被震得哗啦啦响。

    黄绿色的光环迅速从脚下向外延伸,直到覆盖整个冰冠堡垒。无法言喻的威势随着光环而展开。

    所有亡灵在光环笼罩下瑟瑟发抖,辛达苟萨身上冰蓝色的灵魂光芒向着眼中的红芒发动了反击,身体僵住不动。

    “你们胆敢在我的领地挑衅我!真以为冰封王座是什么人都能坐的?”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