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网 】,♂小÷说◎网 】,

    “咚咚咚……”

    招弟房间的房门被敲响,原本正在洗漱的招弟拿起搭在旁边的毛巾抹了一把脸,喊了声:“来了!”

    就快走两步打开了房门。

    这么早除了小莎之外不可能是别人了。

    “招弟,我给你端早饭来了!”

    小莎自顾自的走了进去,将托盘中的早餐一一取了出来。

    “来!这可是我起了一大早亲自做的!都吃完可别浪费了哦!”

    小莎说着的时候,将一双筷子递给了招弟。

    招弟不明白小莎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初来乍到无权无势,这小莎是看上招弟什么了!招弟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看上招弟的美貌?

    招弟微微笑了笑,这一笑却让小莎看在了眼里。

    “傻笑啥啊!快吃吧!等会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小莎笑骂道:“最近天气太热,这时我早上熬得绿豆汤!正正熬了大半个钟头,清热解暑最好了!”

    小莎左手端着碗右手盛着绿豆汤!

    对招弟这么好,这让招弟有些为难了,除了父母家人之外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别人好,如果有,那一定另有所图,这一点招弟不得不防 。

    招弟有了防备,做到了心中有数之后也 就不在拘谨,忙双手接过小莎递过来的绿豆汤。

    “谢谢!”

    招弟看了眼碗里的绿豆汤,发现绿豆都已经被煮烂了,小莎应当着实下了一番功夫,如果此次再不喝可就有点过意不去了,更何况这段时间的观察,小莎似乎对招弟有招揽之意。

    招弟端起了碗就喝了两大口,然这时小莎看到招弟喝了之后显得格外的开心忙说:“我来进来之前有手下告诉我,那名被救上来的男子已经醒了,等会咱们就去见见王母!”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招弟心想着‘终于要来了’!

    吃了早饭,招弟简单的整理了一番着装就和小莎一起去见见这位‘王母’了。

    当小莎和招弟走在去往王母路上的时候,招弟的心多有些忐忑,原本在正常不过的事情,此刻却因为那名被救起的男子变得有些扑朔迷离。

    当招弟和小莎有一次来到了昨夜没有踏进的房间的时候,门口两位守卫却已换了人。

    “去给王母通报一声,就说我来了!”

    小莎用着她那发嗲的声音,听的招弟一阵鸡皮疙瘩。

    而门口的守卫却丝毫不敢抬头看一眼小莎,不过却在弯腰低头的时候咽了一口唾沫。

    “是!”

    其中一名守卫,转过身子才直起了腰快走了两步,轻轻叩了门也不等里面有什么回应,就自顾自的推开了门钻了进去。 没多久那名守卫又推开了一丝门缝,钻了出来。

    来到小莎的面前,依旧弯着腰不敢直视说道:

    “三当家的,大当家的有请!”

    说着的时候,身子往旁边挪了挪,为招弟和小莎让开了一条路。

    “规矩可真多,搞得跟皇宫似得。”

    招弟嘀咕道。

    “王姐,我来了!”

    小莎来到大门前并未着急进去,而是在门外喊了一声。

    “进来吧!”

    破风箱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听的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小莎慌忙的闯了进去,快步来到王母的身边弯腰抚着王母的胸前,皱着眉头问道:

    “王姐这是夏天,您身上的病怎么会犯了呢?小莎来帮你顺顺气!”

    当招弟也跟着小莎走进大门的时候,却看到屋内的设施依旧是古香古色,两排各置放着四座红木太师椅,中间最中堂的位置明显比其他地势高不少。

    此刻却有一人端坐在那,只是此人头发已经斑白,盘在脑后,面容有些枯老,活像以为五六十岁的老妇,就连瞳孔也有些昏暗无光。

    按照李光明和小莎的描述,如果此人是王母的话,那么未免年龄有些过大!又或者说,这位并不是王母,那王母会在哪?

    然而下一刻招弟的想法就被小莎打破了,只是没想到心目中的王母应该是目光如炬,身形挺拔雷厉风行的人!

    “招弟你过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小莎抬了抬手接着说道:“这位就是王母!”

    小莎低了低声音凑近了王母的耳边说道:“王姐,她就是我之前电话里给您提到的,马招弟!”

    王母似乎听到‘马招弟’三个字的时候,精神突然好了一些,就连眼睛都变得有些光泽。

    “她就是在‘天堂’号上,力挫鬼面的那个女孩吧!”

    小莎丝毫不敢意外的笑着说道:“是啊!就是那个女孩,本事可大了,搅得那些有头有脸的人完全没了往日的做派,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听说他们还合伙东拼西凑的借了五百万,想要要了这女孩的命呐!”

    “嗯!不错。像我年轻的时候,值这个价!”

    王母看着招弟越来越喜欢,不由得连连点头。

    可下一刻王母的话锋一转接着道:“那你可知道,那些人明明已经输的倾家荡产,怎么还能拿得出那五百万呐!”

    小莎疑惑的着道:“这……!小妹不知!”

    “那五百万是我借给他们的!”王母笑的前仰后翻,然而下一刻又接连的重重的喘着气。

    小莎忙给王母又拂了拂前胸,帮王母顺气。

    “王母为什么要这么做呀!”小莎随口一问。

    然而下一刻王母却冷一声,一双有气无力的手拍了拍太师椅边上的扶手说道:“我做事,还要问过你才行吗?”

    小莎连忙地下头,不断的说道:“小莎不敢!小莎不敢!”

    “谅你也没那个胆!”王母接着道:“你要记住咱们是生意人,一切以利益为重!而且他们要的只是钱,而我要的可是有钱都买不到!”

    王母这一次却不敢大声的笑了,而是满怀微笑的看了看下方的招弟。

    然而招弟知道有人将自己的命悬赏,但却不知道这钱竟然是自己面前的那个人出资的,招弟此刻有一种想要将王母弄死的想法。

    如果没有这个王母,或许自己并不会被悬赏,以后也不会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虽说王母瞳孔晦暗无光,但王母始终是王母,似乎觉察到招弟那怨恨的情绪连忙说道:

    “丫头,别担心!他们只直到你的名字,对于你的背景和样貌却一概不知!就算他们知道了,想必以你的手段,断然不怕他们!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王母的情绪忽高忽低,想法无法掌控,此刻的招弟并不知道王母买的什么药!索性也就没有开口说话。

    招弟不会说话,并不代表王母不会。

    “不过……这五百万也不是小数目!”

    只见王母的右手在太师椅扶手的下方扣动了什么按钮之类的,只见房间里立刻涌进来不少人。

    粗略看了一眼,大约十七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