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最强退伍兵 > 第四百五十二章又见拜师

第四百五十二章又见拜师

    中午的送行宴,老爸弄得非常丰盛,好好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手艺。

    不同于平时弄得家常小菜,这一次老爸做的非常的精湛,色香味俱佳,用老丈人的话说,完全可以媲美五星级大酒店的菜式。

    下午,张梁开车把老丈人和丈母娘送到火车站。

    把七个大保温箱办理了托运手续。

    办完手续,把张梁忙活出一身大汗,这天,一动就是一身汗,七个保温箱,张梁搬了三趟才搬完。

    看着老丈人和丈母娘走进站台。

    “爸妈走了?”

    老丈人和丈母娘的走让杨芮有些伤感。

    “走了!我给小表哥打了个电话,让他去车站接爸妈!”张梁摸摸杨芮的头,安慰她。

    “我爸就是这样,放不下工作!

    人家退了休,就在家看孩子,或者出去钓钓鱼,到公园里和其他老头下下棋什么的。

    他非要返聘回学校带学生。”

    “爸,干了一辈子医疗工作,放不下也很正常!

    其实你得这么想,爸干自己喜欢的工作,心情才会好,心情好才会身体好!”张梁劝着杨芮。

    其实这些道理杨芮都知道,只是老丈人和丈母娘猛一走,心里不好受。

    这也是张梁虽然厂里挤了一大堆工作,还是专门回来陪杨芮聊天的原因。

    “对了,回头我让赵智勇的媳妇过来帮着照顾你,让芳芳会厂里工作,展厅需要的家具做出来两套了,是时候招聘展厅的客服人员了。”张梁对杨芮和苏文芳说道。

    “这么快?”

    苏文芳很意外,张梁他们这么快就弄出来两套家具样品。

    “还行吧!杨老前几天天天晚上加班到十点多……”

    “嫂子,那我明天去厂里?样品有了,展厅也需要根据家具的风格提前装修一下……”苏文芳看着杨芮征求她的意见。

    “嗯,我早就说让你回去上班,白天有妈在,没事的,我没那么娇贵!”杨芮也同意苏文芳回去上班。

    之前杨芮也催苏文芳好几次让她回厂里上班,只是苏文芳怀着报恩的心,感觉厂里不忙,所以留下来照顾杨芮,少让干娘干点活。

    ……

    “黄姐?你好!你好!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张梁接到一个很让他意外的电话。

    “怎么不能给你打电话吗?还是说你现在是半步宗师,看不起我们这些朋友了?”黄雪在电话里笑着问道。

    “黄姐,看您这话说的,只是接到您的电话有些惊喜!”张梁笑道。

    “还是梁子老弟会说话,我们现在在鸢都!你发个地址给我!”黄雪性感爽朗,在电话里也没有和张梁多寒暄直接告诉张梁自己在鸢都,要他的地址。

    “黄姐赖鸢都了?这还真是个惊喜!你在哪?我去接你!”

    “不用,我们开车过来的,刚下高速!”

    “好,那我发定位给你!”

    张梁挂了电话,用微信发了个定位给黄雪。

    自从参加完青年工艺大师聚会,一晃两个月过去,虽然大家偶尔也在群里聊几句,可是大家都算是一方翘楚,都有自己一摊子的事,还真没时间凑一块聚聚。

    张梁也没想到黄雪会来找自己。

    张梁把刻刀收好,离开了车间。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来到家具厂门口等着黄雪。

    “老板,您等人吗?要不到屋里坐一会?”看门老大爷看到张梁站在门口,忙出口和张梁打招呼。

    “不用了,王大爷,我等的人马上就到了!”张梁笑着说道。

    “我给你搬个凳子,你坐着等!”看门的王大爷热情的给张梁搬来凳子。

    “老板,我听说你们建了新工厂?要搬走?”

    “是啊!新厂正在建,搬的话最快也要明年下半年!”

    “这厂卖给私人老板开发了?”王大爷欲言又止的问道。

    “嗯,东华置业买走了,他们可能要开发小区吧!”

    “哦……”

    王大爷应了一声,没有说话。

    张梁看出王大爷的心事,他是担心制管厂开发之后,他们没有地方可去。

    虽然张梁他们要明年才会走,可是明年以后呢?

    他们老两口去哪里住去?

    难到真要去住养老院?

    “王大爷,您最近身体怎么样?”

    “挺好的!跟着老板您,吃的好,活也轻快,我们老两口身体都好着呢!”王大爷强打精神和张梁说话。

    有心想提跟着张梁一块去新厂,可是一想到自己两个人都六十多岁,快七十的人了,王大爷有些张不开嘴。

    “王大爷,你要是没地方去,可以跟着我们去新厂,那边环境比这里还要好,就是没有地方给您种地了!”张梁还是不忍心看着两位老人流落街头,或者去住养老院。

    “那感情好,只是……我们这个年龄了,干什么都干不动了!”王大爷眼睛一亮,随即有些失落的说道。

    “能干点什么就干点什么,王大娘现在不就在餐厅帮着摘菜,洗菜,到了新厂也一样可以在餐厅帮帮忙。

    另外我的新厂,是园林式的,对外开放,您没事可以帮着清理一下园林里的卫生什么的。”张梁笑着说道。

    “谢谢……谢谢!张老板,你是个好人!”王大爷冲张梁感谢道。

    两位老人的儿子也是军人,还是因为抗洪救灾牺牲的军人,张梁实在无法眼睁睁看着两位老人去住养老院。

    养老院这好那好,可是真要是去了养老院,差不多就是混吃等死。

    反正养着两位老人也花不了几个钱。

    人家有抚恤金,村里还有养老金。

    不缺钱,就是村里没有了房子,又不想去养老院混日子。

    张梁之前一直说要给两位老人开工资,可是两位老人说什么都不要。

    说张梁能让他们住在厂里,还管他们饭吃,已经是大恩大德了,不能再要张梁的钱。

    张梁也就没强求,他们这个年龄了,张梁一旦给他们钱,就形成雇佣关系,以后万一老人有点什么事,再有其他家属找上门来,说不清楚。

    现在张梁不给他们开工资,只是给他们提供住的地方,给点吃的,那是好心,做好事,老人以后真有什么闪失,也找不到张梁。

    陪着王大爷说了几句话,黄雪的车到了厂门口。

    张梁迎上去,“黄姐,来之前怎么也不打个招呼,还搞起了突然袭击。”张梁帮黄雪拉开车门,笑着说道。

    “呵呵,原本想着先给你打个电话的,后来一想,干脆给你来个惊喜!

    怎么样惊喜不惊喜?”黄雪爽朗的笑着。

    黄雪她们是两辆车。

    张梁招呼他们把车停在厂门口不远的停车场上。

    “梁子,来我给你解释一下,这位是你姐夫!”黄雪指着一个文雅中年人介绍道。

    “姐夫,你好!”张梁笑着和对方握手。

    “这位是津门的罗汉松罗大师,计建军计大师,两位大师都是津门的水墨山水画大师。”

    “罗大师,计大师,久仰!久仰!”张梁冲两个月抱拳问好。

    心里低估着,怎么个意思,这该不会是自己在青年工艺大师聚会上打了他们家晚辈的脸,过来找场子的吧?

    “哈哈……哈!张大师,我才是真正的久仰张大师的声名!

    我在黄雪那里学习了张大师的那幅两个黄鹂鸣翠柳,真是惊为天人,想我等沉浸绘画五十多年,却不如张大师多也!真是惭愧,惭愧啊!”两位罗姓、计姓绘画大师也冲张梁抱拳行礼。

    态度比张梁又热情了许多。

    “您二位夸奖了!我只是后学末进,哪敢和两位大师相媲美!”张梁谦虚着。

    进了会客室,张梁让晓晓给大家泡茶。

    “梁子兄弟,这位是我闺女郑依娜,这两位你认识,叫叔叔!”

    “叔叔好!”

    郑伊娜乖巧的上前叫了一声叔叔。

    “你好!”张梁客气的冲小姑娘点点头。

    “叔叔好!”

    另外两位年轻人绘画大师,在父亲的逼视下,上前向张梁问好。

    “你们好!”

    张梁也笑着冲两个人点点头。

    真是世事轮转,没想到,前脚在青年工艺大师聚会上打了两个人的脸,后脚两个人上门叫自己叔叔,成了晚辈。

    以后,两个人再嚣张,张梁没法去打脸了,不然就是以大欺小。

    “梁子老弟,你黄姐我这人性子直,藏不住事,这次我们来呢,是想让几个孩子拜你为师的。”

    “拜我为师?”张梁还真的愣住了。

    他们都是学绘画的,黄雪是关老的关门弟子,宗师弟子,背景大的吓人。

    罗、计也都是名门之后。

    这几位的后辈,来拜自己一个木匠为师,听上去有些不太真实。

    “对,梁子老弟,你听我说,上次聚会上发生的事,事后我们进行了反思,就是我们平时对他们太娇惯了。

    过去都讲究易子而教,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为了这几个孩子的前途,我们打算给他们找个师傅。

    这不商量来商量去,想到了梁子老弟。

    你虽然不是搞绘画的,可是你的画工,能羞死一群搞绘画创作的大师。

    所以,我们打算把孩子就给你,请您替我们管教一下!”黄雪是东北人,说话很有东北的特色,语速很快,像机关枪一样,根本不给张梁插嘴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