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章节目录 第113章九皇叔,我能不能住单人牢房?

第113章九皇叔,我能不能住单人牢房?

    A ,最快更新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最新章节!

    璃王望着她,眼里蔓出一抹玩味的探究似的目光。

    这傻子明明就是傻子啊,前几年看她发疯的样子是真傻啊?怎么一夜之间就变成了神医了?

    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锦王妃,你母亲今日在金銮殿控诉你欺君罔上,椅傻卖傻,做尽恶毒事,你可知道?”

    素暖白了他一眼,淡淡然道,“现在知道了。”

    这个幕后黑手,竟然借刀杀人!偏偏,借的还是镇国夫人,将她养育大的母亲。

    素暖说不出的感伤。

    璃王一愣,锦王妃这份临危不乱,竟让人有些敬畏。

    璃王叹道,“锦王妃,如果不是镇国夫人揭发你,本王竟然不知道,你竟是医手遮天的女神医。”

    素暖道,“九皇叔过誉了。素暖不过是略懂皮毛而已,怎可担神医美名?”

    环顾四周,有些纳闷,锦王殿下竟然在这关键时刻失去踪迹?

    难不成这货看她落难了,避风头去了?

    不,他绝不是这样的人。

    这点信任,素暖对他还是有的。

    此刻,疏影横斜,暗香浮动处。素衣似雪,静若处子的男子负手望着前方那不吭不卑临危不乱的人儿,唇角勾出欣慰的笑意。

    “爷,你既然担心锦王妃,为何不在朝堂上替王妃讨个人情?”阿九这个问题憋心里许久了,此刻才借机问了出来。

    “没用。”天籁的大提琴音,无奈的叹道。

    阿九默然。爷一向洞察先机,然明箭易躲暗箭难防,爷这次被动发力,只能守在暗处顺藤摸瓜,将暗处对锦王妃不利的势力连根拔除。

    可是爷要怎样才能保全锦王妃呢?

    锦王望着璃王,他已经观察璃王许久,璃王眼底流露出来的诧异逃不过他的眼睛,所以锦王妃会医术这事,想必他也是才知道的。

    果然不是他!

    他这个智障不可能怀疑到锦王妃身上。毕竟这段时间以来,那傻子前脚救人,他后脚就会赶去毁灭证据。他自认为他将她保护得够好。

    是谁对这傻子用了心,窥探出了她的机密?

    他今儿退朝后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之所以怀疑璃王,是因为那傻子伪装成小乞丐后在绯色阁可是与璃王单独相处过,那件事一直是他心里的结。因为他不知道那天傻子与他相处到何种程度?似乎露出马脚?

    今日从璃王的智障表现看来,那日璃王应没对她起疑。

    那么,唯一一个可能怀疑过傻子身份的人,只有她?

    锦王唇角勾出一抹毒药似的笑庵,“阿九,吩咐玄卫,盯紧绯色阁花魁群芳姑娘。”

    阿九一愣,“爷,你怀疑此事与群芳姑娘有关?”

    锦王道,“那傻子女扮男装去绯色阁坐诊,却来了月事,想必群芳对她生了疑心。除了她,我想不出还能有谁能捅破这傻子天大的秘密?”

    阿九道,“诺。”

    对璃王的暗中窥探完毕,锦王大踏步向前方走去。

    “九皇叔,容我跟这傻子道个别,如何?”

    锦王走过去,诞着云淡风轻的笑。

    璃王望着锦王,有些错愕,从前锦王不知这傻子是女神医,所以嫌弃她也就罢了。如今得知她医手遮天,这锦王竟然对她依然是淡漠疏离的模样?

    如此不惜才的人,想必日后难成大事。

    璃王伸手请道,“皇侄你请便。”

    素暖望着锦王,不知为何鼻子一酸,别过头望着天空,将眼泪硬生生给逼了回去。

    锦王拉着她的柔荑,离开了人群,来到僻静的地方。捏了捏素暖的脸,似嗔怪,似宠溺,五味杂陈道,“别怕,有我在。”

    素暖登时喉咙一热,只觉所有的恐惧荡然无存。

    她虽然看起来若无其事的模样,其实心里怕的要死。

    “天牢里面,会不会有人欺负我啊?”小鼻子吸了吸,一副小媳妇受委屈了似的。

    锦王啼笑皆非,平素胆儿肥得让人望而生畏,关键时刻这么怂。

    “谁欺负你,就报本王的名字。”

    “哦!”乖得不像话。

    废话,这个时候不趁此机会傍他大腿,那去了天牢里谁罩她啊?

    “傻子,”锦王声音沙哑,“记住,去了天牢,不论遇到什么,都不要教出解决瘟疫的秘方。本王要用这秘方,换取皇上“功过相抵”四个字。”

    素暖怔怔的望着他,就知道他不会弃她不顾。

    这么帅的男人,这么煽情的跟她保证,她的心一点点揉碎了。

    “嗯。”素暖点头。

    锦王从宽袖里滑出梅花袖箭,递给素暖,“这个拿着,兴许你用得着。”

    素暖接过来,本来大好的心情,听到这话又沮丧起来。

    他送她袖箭,不就是暗示有人会找她麻烦吗?

    想到未来的路危险重重,素暖又一次怂了。

    “殿下,你能不能抽空多来看看臣妾啊?你不来,让阿九,红拂来也可以。如果他们忙的话,你让王府里的下人来看我也可以。”

    锦王道,“我会亲自来看你的。”

    倒是会为自己打算,紧密锣鼓的让人去探望她,谁特么敢动她一根毛啊?不敢活了不是?

    素暖跟着璃王走得时候,轻舞扑在红拂身上,哭得肝肠寸断。

    红拂的喉咙滚了滚,她心里异常难受,但是她不会哭,不懂宣泄自己的情绪,所以憋在心里,更是难受。

    璃王将素暖带进天牢里的时候,素暖见到了自己的母亲,镇国夫人。

    镇国夫人见到素暖,分外眼红。

    素暖视若未见,径直走进前面打开的牢房里,瞥见里面有几个凶神恶煞的女人后,素暖打了个寒战,回头可怜的问璃王,“九皇叔,我能不能住单人间?”

    璃王微愣,鼻子冷嗤,这女人凭什么认为她会给她开后门?

    她在绯色阁里对他又是下毒又是拿刀捅他命根子他都还没有找她算账呢?这丫做了亏心事竟然还能如此厚颜无耻的面对他?

    胆儿也太肥了吧?

    “锦王妃,单人间有许多,可我凭什么给你单人间啊?”璃王的声音充满着不怀好意的奸佞邪恶的阴谋味。  素暖颤了颤,莫非自己捅他的事被他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