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章节目录 第347章素暖劝退大璃名将萧炎

第347章素暖劝退大璃名将萧炎

    A ,最快更新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最新章节!

    太后走出阴霾,坦然面对自己回不了大璃的残酷事实。这样一来,帝宫里又多了一道风烛残年的背影。在晨曦,在夕阳时分,她总是漫步在帝宫的花园里。陪晚辈们聊聊天,插科打诨,偶尔开怀大笑。那

    个大智若愚,一生谋略,行走在阴谋诡计,如履薄冰的老人,终于可以真正享受着富足的天伦之乐。

    素暖的肚子一日日增大,连走路也有些不便。脸颊两边,甚至长出了对称的孕斑。大凤帝国和大璃国的战争,也是在这时候全面触发。

    大凤帝国的子民,对于这场捍卫国土的战争拿出极高的支持度,可谓有力出力,有钱出钱。

    但是君若雪考虑道大凤子民的贫穷,艰辛,尽量减少苛捐募税。偷偷派了他的暗卫,前往大璃锦王府的宝藏中将金银珠宝一点点运回来。弥补国力不足。

    素暖在憋了许久后,终于在一个晚上忍不住询问君若雪道,“相公,璃月那边战事怎么样了?”

    君若雪正将耳朵贴在素暖的大肚子上,聆听着小家伙的动静。蓦然听见素暖的声音,抬起头望着素暖慧黠一笑。

    “不愧是暖儿的生父,骨气硬的很,璃月不想伤害萧家军,有心将萧家军纳为己用,所以十分被动。”

    素暖闻言,想了想,道,“相公,让璃月捉了我的父亲过来,就说我和萧南想他了。女儿有些话想跟他说说。”

    君若雪微楞,素暖突然插手边境纷争,想必是受了什么感触。

    “好。”既然媳妇都发话了,君若雪就有恃无恐了。

    从瑶光殿出来,君若雪俊彦璀璨。阿九觉得爷虽然快当爹了,每天都高兴,可是没有哪一天有今天高兴。阿九便免不了询问道,“爷,莫非太子妃要生啦?”

    君若雪没好气白他一眼,“我家那小子赖在她娘肚子里,不到十月才舍不得出来呢。就知道跟我争宠,我都已经很久没和暖儿亲热了。”

    阿九爆汗,爷,这种话拜托你以后不要逢人就说。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爷,那你高兴什么?”阿九呐呐的问。

    君若雪望着阿九,道,“去,传令璃月,活捉萧炎大将军,就说这是太子妃的指令。”

    阿九懵逼了,忽然竖起大拇指惊叹道,“太子妃终于大义灭亲啦?这下好办多了!”

    北境战场,萧炎和璃月对峙数月,璃月只守不攻,萧炎只进不退,至今僵持。消耗财力无数。

    萧炎道,“大璃国繁荣昌盛,国库充盈。大凤帝国百废待兴,这场持久战对大璃只有利没有弊!”

    当宫内谍卫将新令传达给璃月时,璃月望着书信,怔愣半天。

    确信书信乃皇兄亲笔,璃月才笑道,“皇嫂性子急,如此璃月恭敬不如从命了。”

    当大凤的信使将这封邀约信亲手递给萧炎时,萧炎读完信后老泪纵横。他的儿子萧南,女儿素暖,尚且在大凤帝宫,这也是这段时间他不敢冒失出战的原因。

    他怕连累他二人。

    可是,忠肝义胆的萧炎,要不战而降敌军,又万万做不到。

    素暖信中提及,君若雪虽然和他如今各属阵营,但是也曾经交过心,信得过的话就只身前往大凤帝宫,女儿想要见见父亲。

    萧炎便将军中事务交给萧跃打理,然后只身前往大凤帝宫。

    素暖得知父亲到来,十分欢喜。

    萧南搀扶着步态沉缓的素暖,亲自到宫门口迎接萧炎。

    老远,萧炎就看见素暖大腹便便的走来,眼看就是快生的日子了。

    萧炎迎上去,动容道。“是爹爹不好,让暖儿费心了。”

    素暖笑道,“爹爹快别这么说。男人志在四方,女儿不怪爹爹。”

    君若雪和阿九站在八角楼上,俯瞰着下方。

    阿九道,“爷,你说太子妃能否让大将军回心转意?”

    君若雪反问道,“你猜?”

    阿九想了想,摇摇头,“萧炎骨头硬,脾气臭,忠君爱国,我看难。”

    君若雪却笑道,“我看行。”

    素暖和萧炎寒暄一阵,萧炎环顾四周,见四下除了素暖的贴身侍女轻舞以外再无他人,便开口问到,“暖儿,他们可曾为难你了?”

    素暖笑着摇摇头。

    萧南抢过话道,“爹爹你放心,姐夫是真英雄,公私分明。对姐姐好着呢!”

    萧炎如释重负,点头道,“如此爹爹就安心了。”

    萧炎又狐疑的望着素暖,此刻方才明了,既然君若雪待素暖情深似海,她此番召见他来,怕是用心不纯。

    素暖看出父亲的犹疑,径直道,“父亲怕女儿游说父亲不战而降,是不是?”

    萧炎诚实的点头。

    素暖道,“父亲,你跟我来。”

    萧炎正诧异的时候,萧南却已经将父亲拉上一辆大马车。

    马车直奔大凤帝都,京都城而去。

    与大璃国的帝都比起来,京都可谓凋零,**不堪。建筑破破烂烂,百姓食不果腹,衣不蔽体者居多。

    素暖撩开车帘,故意让萧炎看外面的风景。  素暖道,“爹爹你看,大凤子民尚且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你和璃月这场战争,僵持愈久,对大凤帝国的子民来说就如油锅生煎。战争一日不歇,每天就有家庭面临着痛苦的生离死别。他们或许是战死

    沙场,或许是病死,战争带给他们的何止是物质上的匮乏,更是精神上的凌迟。”

    萧炎俊彦凝重。

    素暖关了轿帘,又道,“父亲,你可知道,是谁造就了他们的悲恸惨剧?”

    萧炎不假思索道,“战争啊!”

    素暖道,“错了。战争是人推动的。高高在上的君王就是这场战争的推动者,而你们就是杀害这些无辜百姓的刽子手。”  萧炎一颤,素暖面色沉痛道,“父亲想要做忠君爱国的贤臣,可是忠的是哪门子君,爱的是哪门子国?父亲的君王,是历史的罪人,父亲以侵略者的姿态,站在大凤的土地上,与大凤子民抢夺属于他们的土地,粮食,还有生命。父亲成功了,大凤灭亡了。父亲失败了,大璃不过退回自己的领域,依旧是从前的大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