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章节目录 第488章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第488章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无邪回到天洲后,神皇将他劈头盖脸的臭骂了一顿。

    无邪素来纯真,任凭父皇如何骂他,俊美无暇的脸庞始终诞着玩世不恭的笑庵。然后就是对父皇唯唯诺诺的奉承,“父皇教训的是,儿臣知错了。”

    神皇骂得口干舌燥,终于发泄完毕。“看在你没有踉成大祸,事后又能态度端正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的份上,朕就对你从轻发落。你且去孟婆娘娘那里,喝一碗孟婆汤,将你下界历劫的事忘个干净。”

    无邪无害的笑容凝在眼角,“父皇,能否让我先去看看二哥?”

    神皇无奈的叹口气,挥挥手,“去吧。你去看看,你的任性,究竟是帮了他,还是害了他?”

    无尽地狱,涅槃塔。

    当无邪来到涅槃塔时,无尽地狱里已经下了一百天的鹅毛大雪。纷飞的雪花,将无尽地狱包裹成一片雪白的世界。

    无邪拖着长长的袍摆,红色的轻纱,刺绣着吉祥的牡丹花团,仿佛在冰天雪地里开出一朵朵绚烂的花海。

    无邪伸出手,捧着雪花。

    雪,一片片,全是玄冥的念啊!

    他的心里,如此冰寒。

    无邪的眼睛,瞬间就湿润了。

    走到涅槃塔的门前,启动透视眼,踏内,玄冥颀长如玉的身子蜷缩在地上。他的手,颤抖的捂着他的心。无邪看到他的心上,嫣红的两个字:清芷!

    瞬间,泪水如决堤的潮水,奔涌而出。

    涅槃塔能洗涤一个人的铅华,能洗涤一个人的烦恼,也能洗涤一个人的记忆。

    可是,洗不掉他刻在心底的名字。

    穹宵剑雕刻的伤痕,没有灵根的人,如何能承受得住。

    他对自己下手,一点不客气。

    伤痕那么深!

    他应该晕厥许久了。要不然,以他的性子,他不会心甘情愿的被任何枷锁桎梏。他会不死不休的大喊大闹!

    “二哥!”无邪心痛的喊道。

    他这样睡过去,只怕醒来时,已经是前尘旧事,今非昔比了?

    玄冥恍若听到无邪的叫唤,手指头动了动,悠悠然睁开一双惊华无双的眼。“无邪?”气若游丝的喊道。

    涅槃塔在无邪的念力下,变得透明起来。

    玄冥挣扎着爬了起来,颤巍巍的走到塔壁边,“无邪,你来了?”

    无邪眼眶微红,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啊!可是看到倨傲无双的玄冥变成这么孱弱不堪的模样,纵使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为他掬一把同情泪。

    “二哥!”

    玄冥望着塔外,冰封三尺。顿时有些慌了神,“我睡了多久?”

    无邪道,“一百零九天。”

    玄冥怔住了,“一百零九天?我和芷儿分开了一百零九天?”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可是那撕心裂肺的分离场面仿佛发生在昨日,清晰得刻骨铭心。

    “无邪,我想知道芷儿她现在怎么样了?你让我看看她,好不好?”玄冥对清芷,一颗牵肠挂肚的心无法停歇。

    那日分开时,她哭的肝肠寸断。

    不知道,她现在又是什么光景?

    可曾从那样的悲恸里走出来?

    无邪无法拒绝玄冥,伸出手,在玄冥的眼前画了一个光圈。随即,光圈内的景象很快锁在混沌之渊的某个僻静的角落里。

    清芷和朔月坐在墙角处,朔月的鼾声此起彼伏。清瘦一圈的清芷却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天上最亮的那颗星。

    “相公!”清芷默默的呼唤着。

    清芷的目光,温柔而多情,慈祥的望着玄冥。

    “混沌之渊?”

    玄冥激动纷呈,眼泪簌簌而下。“芷儿,漫漫黄沙,万里荆棘,还有那一条蓝焰之路,你都是怎么克服的?傻芷儿,为了我,你还要受多少罪?”

    无邪不忍玄冥如此悲恸。残忍的收了光圈。

    玄冥往前踉跄一步,试图捧住芷儿那张苍老却坚毅倔强的脸庞。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涅槃塔里忽然洒落下来许多金粉,玄冥望着头顶上的金粉,它们凝结成了芷儿的模样,令他一刻不敢眨眼。

    无邪闭目哀叹,该来的,还是来了?

    玄冥痴痴的望着“芷儿”,俊美如铸的脸上浮出倾城倾国的笑容。

    那么安详,那么满足。

    当金粉洒落到他的身上时,这时候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一袭胜雪的白纱,飘飘纷飞的衣袂,顷刻间有一支金针快速的在他的袍脚,袖口,交叉的衣襟处刺绣出三界内最美的萱草忘忧草!

    披散的发丝,被灼灼生辉的玉冠高高束起来,柔顺的马尾落在腰际,额际一环碎玉环绕。

    正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无邪望着涅槃归来的玄冥,眼底的郁郁获得一丝丝减退。

    不管怎样,于玄冥而言,最艰难最痛苦的时光已经过去了。

    涅槃塔倏地拔地而起,载着玄冥,飘移到他该去的地方。

    不知什么时候,无极悄然降落到发呆的无邪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无邪回过神来。

    “无极仙尊?”

    无邪颇为意外。

    无极望着无邪,很是下了番决心,才幽幽然开口道。“无邪,涅槃塔给了玄冥一次重生的机会。老夫希望你成全他。”

    无邪望着无极,他的心意他何尝不懂?

    在坚定的支持玄冥去寻找自己心中所爱后,再到玄冥痛失灵根涅槃重生。这条路,玄冥走的有多么艰辛,无邪怎么不知道?

    最后,无邪所有的叹息,所有对玄冥的寄托,只汇成一句话:“他若安好便是晴天!”

    无极欣慰的点头。“如此,老夫便心安了。”

    无邪意味深长的望着无极,他是玄冥的师父,神瑛石上排行第二的人。最关键的是,他不是三界内的人。

    也许是有一个离经叛道的师父,所以玄冥自幼就特别叛逆。

    从前玄冥胡闹,让神庭的人大为光火。他这个做师父的就屁颠屁颠的跑去给人家赔礼道歉,替徒弟收拾残局。

    背地里,却从不教育自己的徒儿。

    因为玄冥一直都是他引以为傲的存在。

    ……

    可是这一次,无邪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抹沧桑,一抹痛心。

    无极在妥协!

    连离经叛道的无极都生了悔意?

    那么他呢?无邪也生出一抹屈服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