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章节目录 第491章玄冥的骄傲
    与此同时。天洲神殿前,神瑛石上空缺的榜首之位,霍地射出万丈光芒。七彩霓虹色的光芒,如一支锐利的雕刻刀,在神瑛石上龙飞凤舞的雕刻着:玄千寒!

    神瑛使者惊得呆若木鸡。

    他守护神瑛石几千万年,从来没有一个名字出现的方式如此霸道。

    巍巍神殿,仿佛被金光沐浴。威严神圣,不可侵犯。

    神殿内,神皇端坐上方,龙颜俊逸,不怒而威。

    大殿上漂浮着无数神仙,他们一个个都是仙风道骨,白衣飘飘,让人油然生敬。

    大殿最前方,站着三位宛若游龙惊凤的绝色少年。正是神皇陛下的三位皇子。出生显贵,早已封帝称王。

    长子至尊神帝,穿着墨绿的纱衣,浓眉大眼,刚毅不凡。为人也最为严谨,平素不苟言笑,有些少年老成。次子玄冥神帝,眉眼修长多情,发丝玉冠高束。又穿着素白色锦袍,却在该点缀的地方都恰到好处的点缀着刺绣,长衫锦带上的佩玉乃三界独一无二的一块奇玉。本就生得魅惑无疆的男儿,穿对了衣

    裳,更是耀若星辰,魅惑无双。

    幼子无邪神帝,天生一双灼灼桃花眼,眼波流转,脉脉含情。又喜爱红色,可谓鲜衣怒马的英俊少年。

    神皇望着自己的三个儿子,甚是欣慰。

    “神皇陛下”

    这时候,神殿外悠悠然传来神瑛使者诚惶诚恐的声音。

    神皇微微蹙眉,“这个神瑛,最近是怎么了?老是咋咋呼呼的?还让不让人好好的听法了?传神瑛上殿”

    神瑛使者踉跄的跑到大殿上,匍匐在汉白玉铺彻的台阶上,便刻不容缓的禀告道,“禀告陛下,神瑛石上排行榜首的名目出来了。”

    神皇错愕不已,“哦?”意味深长的眼神在玄冥神帝身上轻描淡写的流转之后,才落到神瑛脸上。“谁?”

    “回陛下。此人名叫玄千寒。”

    大殿上立刻传来鼎沸喧哗的声音。

    “玄千寒?这名字没听说过呀?”

    “可真是怪事啊?”

    “会不会是哪个大人物易了名字?”

    ……

    众说纷纭之下,神皇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三个儿子。“你们三人,谁愿意接手查一下这个玄千寒的来历?”

    至尊神帝脸色黯然,他只是中级的莲花灵根,调查神瑛榜一上的第一名,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遂谦虚道,“父皇,恕儿臣能力有限。不能担当此重任。”说完,还别有深意的瞥了眼无邪。

    玄冥从涅槃塔归来后,也许是因为失去了那段痛苦的记忆,所以即使失去法力,反倒活的恣意妄为。曾经那张憔悴不堪紧蹙眉端的俊脸,如今写满了少年飞扬跋扈的无忧。

    神皇对外宣布,玄冥神帝因病无故丢失法力,以掩饰外界对于玄冥跌落神瑛石的揣测。对内,神皇颁布禁令,谁若是在玄冥神帝面前提及他下界历劫之事的始末,以天谴警之。

    然而,依然盖不住玄冥变为废物的事实。

    所以至尊神帝只是将期许的眼神投向无邪无视玄冥的这个小小的动作,令无邪很是不满。

    无邪望着玄冥,笑得十分粲然,“二哥,你可有兴致?”

    玄冥好看到极致的薄唇微微上扬,勾出一抹优美的弧度。魅惑的瞳子里弥漫出狡黠的异彩。

    母妃近日频频提及给他纳妃的事情。他又不能像从前那般,给母妃使个障眼法之类的,然后留着分身应付母妃,自己却天南地北的到处去逍遥。

    为了躲避絮絮叨叨的母妃,玄冥觉得做点无聊的事情也还能勉强接受。“父皇,儿臣法力尽失,却很想证实一下儿臣的智慧是否能挑战神瑛石排行榜的第一人?”

    娟狂邪肆!

    倨傲不屑!

    他是天洲最聪明的人!

    神皇迟疑了一瞬,望着惊才艳艳的玄冥,对他的失望慢慢被他的气定神闲给彻底颠覆。

    其实,玄冥太优秀了。

    失去法力无边的玄冥,依旧绽放出一身的惊才艳艳。

    他是天洲最美的少年。

    他也是天洲那个胸中有经纬纵横四海八荒的少年!

    他的才情,无人能及。

    试问,这样的玄冥,谁敢低看他一分?

    至尊神帝似乎有意与玄冥分庭抗礼,不甘示弱道,“父皇,既然二弟如此盲目自信,不如让儿臣和他打个赌。看看我和他,谁先找到这位玄千寒。如何?”

    玄冥绕是无奈的望着至尊神帝。他这位大哥,从来不想着和他们兄友弟恭和平共处,总是想着如何挫他们的锐气。生怕弟弟们的光芒将他掩盖。从小到大,他被玄冥打脸无数次后,稍有收敛。

    没想到,玄冥法力尽失后,他这本性再次暴露无遗。

    偏偏,作为父亲,神皇陛下对于儿子们的相处模式一贯采取放任自流的模式。

    “此计甚妙!如此兄弟共勉,可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神皇道。

    酷爱和平的无邪默默叹气。

    出了神殿后,玄冥御剑径直到了离恨天剑林。

    “老头”

    无极听到这充满魔力的雀跃声,整个人魔怔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涅槃重生,他总算活过来了。

    想着他这一路千山万水的劫难,不禁老泪纵横!

    待他抬起衣袖拭泪时,玄冥却横冲直撞的飞了进来。

    “咦,老头,你哭啦?”玄冥从剑上走过来,忘忧草镶边的袍摆长长的拖在地上。

    无极矢口否认,“你你你……年纪轻轻的,眼神怎么那么不好使?你看你师父像是那种会哭的人吗?沙子进眼睛了?来来来,帮为师吹吹。”

    玄冥腾空一跃,翘起二郎腿坐在剑上。衣袂飘飘,美不胜收。

    “你怎么不会哭了?我要是你,天天哭死。”毫不客气的揶揄自己的师父起来,“你说你,大半个身子都快埋进泥土了,也没找个媳妇,也没个儿子送终。不哭才怪。”无极捡起地上的饲料,气的一拂袖全部撒了过去。“有你这样的徒弟吗?成天不想点师父好的,就想着为师死。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