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清芷说完,药手变化无穷,将远处的石头炼化成一只活狗,黑色的狼狗看到地上血淋淋的手啊心啊舌头,立刻飞奔过来,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凤素暖不能说话,更不能阻止,只剩下一双瞳子,饱含不甘瞪着那条狼狗,看着它将她的身躯的一部分器官吞噬腹中。然后,凤素暖恨恨的瞪着清芷——

    “别那样看着我,除非你想永远失去光明。”清芷威胁道。

    “哈哈哈哈——好轻狂的女子!”娟狂的笑声逼近清芷,落地变成一道黑烟凝结的烟雾人。

    像一副诡谲的烟雾肖像画,赫赫然的站在清芷面前。

    清芷咽了咽口水,虽然这只是一个烟雾汇聚的人形,可是他的法力太高深,即使离他有一定的距离,可是清芷依然能感受到他带给自己的压力。

    “萧清芷,你真可怜!”烟雾人发出一种非自然的声音。

    清芷瞪着他,毫不客气的讥讽回去,“你才可怜。没有身子,就一缕寄居烟雾的魂魄,没有思想,没有灵魂,只能助纣为虐,才能体现自己活着的价值。比起你的可怜,,我何来可怜之说?”

    “哈哈,这张嘴,还是跟从前一样伶牙俐齿。我喜欢。只不过,萧清芷,我会告诉你一件有关于你的真相,希望你得知真相后,还能这么活色生香的跟我站在一起与我顶嘴,那我才会真正佩服你。”

    清芷蹙眉,“我们认识?”

    那人道,“何止认识。我们可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朋友。”

    清芷冷笑道,“哦,我知道了,你想跟我套近乎,你想让我卸下心防,你想骗我?你认识我,对不起,我可不认识你。”清芷说完,作势要开打的架势。  “萧清芷,我们不打架,因为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玄冥帝君正在赶来的路上。他想要阻止一场真相的揭露。只可惜,他从天洲过来,虽然他法力无疆,可是天上一天,人界十八年。你看,上苍成全你,

    有心让你找回你自己。你可千万别浪费这绝佳的机会。”

    清芷犹疑了瞬间,她是光明磊落的人,也相信她心爱的男人是光明磊落的人。对于邪灵的说辞,清芷只是觉得他在刻意的挑拨离间。只需要她立场坚定,耳根够硬,就算是他说破了嘴,也奈她不了。

    “说。”短短一个字,霸气非常。  那邪灵笑了起来,“你不信?没关系,你很快就会相信了。萧清芷,玄冥的帝君有两道迷瘴,只要你解开了它,你便知道你活的有多可怜了。这一道迷瘴是他脚踝的铃铛脚链,那是他的初恋情人给他套上去的。还有一道迷瘴,便是百花宫的养魄藤。养的是他的初恋情人的散魂。而你,你的血液特殊,最适合养魄藤的营养供给。三界内只有你,能让养魄藤抽芽开花结果,一旦结果,你便失去了利用价值

    ,玄冥帝君会将你弃如敝履。”

    尽管有足够的心理建设抵抗对方任何言语的挑拨,可是听到这个后,清芷承认她的心理防线有些动摇。

    偏偏,邪灵的挑拨升级:“萧清芷,你的存在,只是别人的影子罢了。不,更准确的说,你是为了玄冥神帝的心上人而活着。你的存在价值,只是为了救你的情敌——”

    清芷嗤笑起来,目光落到凤素暖身上,“哼。漏洞百出。我的情敌,不就是躺在这里人不人,鬼不鬼的人訾吗?”  “你如果真的相信三生石上的缘分,那真是幼稚。若是别人相信三生石的缘分,那还不假。可是你萧清芷喜欢的男人,他早就参透了破解三生石秘密的方法。所以他用障眼法修改了自己的姻缘。在玄冥

    的名字旁,既不是凤素暖,也不是萧清芷。”

    清芷倏地想起三生娘娘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她也提及过,玄冥是自古以来唯一破译三生石秘密的人。

    清芷无比坚定的立场开始有些动摇——

    这个邪灵说的话,好像并不是全部假话。

    清芷选择了反客为主,“你究竟是谁?你为何要挑拨我和帝君的关系?”  那邪灵哈哈笑起来,“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萧清芷,你知道你是谁吗?难道你真的天真的以为你是一个废柴凡女?一个废柴凡女却修成了那些天资聪颖的神仙也修不了的大成功。你这个凡女是废

    柴吗?”

    “那是因为我的体内有神族的顶级灵根。”清芷右手捧着左心房。激动的反驳道。

    “哦哦,不不不……”邪剑一连否认道。“玄冥神帝的灵根,那可是神物,凡人看一眼就会丧命的尊贵神邸。你区区凡女岂能承载得了灵根的威力?”

    清芷半信半疑的望着它。“怎么才能证明你说的话不是谎言连篇?”

    那邪灵冷哼一声,“哼,是真是假,待他来了后,你大可以直接问他。”

    此时的玄冥,正风尘仆仆的赶来。

    阿九觉察到主子的脸色愈来愈差,“爷,爷……”一连唤了几声。

    玄冥紧张得仿佛身体绷成紧张的弓一般。阿九的声音也没有听见。

    当玄冥终于穿越界门来到人界后,远远的看见清芷和那个烟雾人近距离站在一起,他们的唇齿微微蠕动,似乎在交谈什么。玄冥的一颗心,便彻底失去了希望。

    “清芷……”玄冥飘然落地,白色的纱衣曦光流采,仙风道骨的气质让他看起来更加沉稳,内敛,睿智,深邃。

    清芷面无表情的望着玄冥!她难以相信,倘若这个邪灵说的话都是真的话,那她岂不是……清芷心里跳动得厉害。她无法相信,这么久以来,玄冥与她的恩爱都是为了另一个女人的到来而已。

    “相公,他说的都是真的?”清芷指着邪灵,目光却直勾勾的锁在玄冥那张倾世的容颜上。

    玄冥望着邪灵的目光带着冰寒,肆杀的凌厉。邪灵却耸耸肩,一副静待好戏的模样。  “芷儿,你听我给你慢慢解释,可能需要的时间有些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