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章节目录 第638章萧府合家团聚

第638章萧府合家团聚

    皇帝敬慕萧跃的才华是真,感恩萧府在自己幼年时出手想帮,为他守护君王的宝座。而萧跃,也做到了为人臣子的本分,尊重皇上,立皇威,救万民于水深火热之中。

    君与臣,他们的关系是协调的。

    然而提到凤素暖,他们的和谐背后又存着巨大的危机。

    随着九儿长大,身边难免没有一两个佞臣。他们教唆君王,远离萧府,因为萧府和皇太后虽然是一脉相承的至亲,可是他们的关系十分紧张,堪称对立也不为过。

    九儿憎恨萧府孤立自己的母后,九儿为母后叫屈。

    所以,九儿和萧府,心里有膈应。

    只不过,九儿年幼,羽翼未丰,奈何不了萧府。

    而萧府,尽管在帝心揣度下谋事,危险暗伏,可是为了履行对玄冥的承诺,更为了照顾清芷留下来的遗孤,就算明知随着九儿长大危险愈来愈近,特他们也做不到独善其身。

    所以,当九儿看到母后被伤至此时,以他的睿智,他自然能联想到母后曾经的宿敌:萧清芷。

    他刻意将寻找凶手的任务交给萧跃,用心险恶。

    萧跃若是能忍痛割爱交出凶手,九儿虽然不能奈何萧跃,但是起码替母后铲除了旧敌。

    萧跃倘若包庇萧清芷,那么九儿将会毫不客气的以萧府包庇罪犯的名义,将萧府连根拔起。

    萧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诺。只是皇上,这伤害太后的凶徒,没有线索,微臣有些力所不及。能让微臣见见太后吗?”萧跃恭敬的请示道。

    九儿聪明,腹黑,虽然年少,却给人一种不敢轻视不好忽悠的威严。

    九儿想了想,暗忖着这萧跃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他不能凭借自己的揣测就给萧清芷定了莫须有的罪名。

    九儿便道,“太后不便言语。待朕询问太后以后,再给你凶徒的线索。”

    萧跃恭敬的退下。

    凭直觉,萧跃断定,他的妹妹清芷回来了。

    只是这才回来,便陷入了命案里,来不及好好的团聚一下,这也是令人捏一把冷汗了。

    双亲已老,萧跃不敢将这样的坏消息告诉给他们。唯一能跟他分担一点的,便是萧南。可是萧南醉心玄修,压根就对朝堂不敢兴趣。

    不过此事,还只能请萧南帮忙。

    萧南是朝堂外的人,行走江湖更加方便。只有他才能暗访清芷的踪迹,提前告知清芷的危险。

    萧跃祈祷,清芷千万不要进宫面圣。

    清芷终究不是能掐会算有预知力的神仙。所以,在她走出颓靡后,她便抑制不住自己的思念,趁朔月熟shui的夜,一个人来到了萧府。

    站在萧府的门前,清芷眼泪便簌簌而下。“爹,娘,我回来啦!”

    呆愣了半天,清芷才抬起沉重的脚步,叩响了朱红色的大门。

    开门的管家看到清芷,惊愕的打量了她好半天。良久,才老泪纵横道,“你……你是小姐?”

    清芷望着苍老的,佝偻的管家,十年的时光差让她没忍住再次泪眼婆娑起来。

    顾不得隐忍自己的脆弱。

    “清芷。”萧跃的忽然出现,打断了清芷的追忆。

    “大哥!”

    萧跃大踏步上前,迅速将清芷拉进门,反手迅速关了门。

    清芷望着萧跃如此紧张的样子,虽然疑惑不解,却也料到她此次回归,怕是有些不受九儿的欢迎。

    “皇上正全力追缉残害太后的真凶。圣心裁度,本就于你不利。你这时候回来可真是大大的不智!”

    萧跃这一说,清芷的脸上立刻漂浮起一抹苦涩的笑意。“九儿,他还是那么恨我吗?”  萧跃充满无奈道,“他只相信他眼睛看到的,你那时候残害凤素暖的情景,都被他深刻烙印在心里。这些年,他又被佞臣包围,难免记恨你。圣上毕竟年幼,他总觉得,是你害得他家破人亡的。好在他

    不是残暴不仁的人,对于有功朝堂的萧府,他还算仁慈。”

    三言两语,便将这十年的时事构织出来。清芷了然于心。

    “大哥我看过爹娘便走。”萧府已经不是久留之地。清芷何等睿智的人,历经大璃宫大凤宫的风云变迭,她的敏锐也是十分卓绝的。

    萧跃点点头,爹娘想念妹妹,萧南想念姐姐,十年,思念成灾。清芷好不容易回来了,即使外面危险蛰伏,可是萧跃做不到隔绝这到手的亲情。

    清芷便吐了口气,尾随着萧跃来到了爹娘的房间。

    叩门……

    即将见到日夜思念的爹娘,清芷的心竟如小鹿乱撞,紧张不已。

    开门的是萧炎,见到清芷时,整个人立即石化了。

    清芷立刻跪在地上,凝噎道,“女儿见过爹爹。”

    萧炎颤巍巍的将清芷搀扶起来,“好女儿,你回来便好。”

    萧跃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离去。不多时,萧跃便把萧南给带来了。

    十年不见,萧南出落的愈发的风流倜傥,魅力十足。

    清芷看到萧南,略微有些失神。诧异在瞳子里一闪而逝。她在天洲,见多了神庭的谪仙。那些人的俊美,较之萧南,却都逊色。

    清芷立即想到一句话: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直觉告诉清芷,只怕萧南的前世今生也是非同凡响。

    “姐姐一走十年,我们都老了,可是姐姐没老。还是那么漂亮。”萧南调侃清芷,他笑起来像春风化雨似得,令人心里暖暖的。

    清芷戏谑道,“爹娘未说老,你倒老了。这不是存心给二老添堵吗?”

    萧跃附和道,“就是。大哥岂不是更老?”

    萧南一句话得罪数人,赶紧向萧跃求饶。“大哥饶了我吧。我这是一不小心就说错了。”

    原本只是想着寒暄几句,便要匆匆离去。可是一家人,久别重聚,欢歌笑语,眨眼的功夫天便亮了。

    萧跃望着愈发白起来的天空,几次朝清芷使眼色。清芷便从凳子上站起来,刻意的伸了个懒腰,笑道,“爹娘,女儿还有点事,待女儿处理周祥后,很快便回来。”  萧炎不疑有他,便点头同意了。只是叮嘱女儿,“万事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