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章节目录 第758章帝风启动神算指,获悉清芷三生三世之秘

第758章帝风启动神算指,获悉清芷三生三世之秘

    清芷这一睡,竟睡了三个月。当清芷悠悠醒来时,一眼瞥到帝风坐在床边的千年雕花梨木椅上,一只手撑着刀削般的下巴,正闭目养神。

    清芷动了动手指头,一股奇妙的真气在体内有条不紊的运行着。清芷觉得自己的身子轻盈得失去了重量一般,但是满满的元气却让她精神抖擞。

    帝风大神睁开魅惑无双的美眸,“你醒了?”

    清芷呆呆的望着他,“你又救了我一次?”

    帝风身子一闪,眨眼间人已经坐到床上。俊美如铸的脸庞上挂着温煦袭人的笑,“不,是你救得我。”

    清芷方才记起,她之所以落得这样的下场,也是拜他所赐。清芷扬起坚毅的下巴,傲娇道,“所以大神,你的命是我捡回来的。日后,你得对我好点。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更不能克死我。”清芷似乎若有所思,最后三个字特别加重了语气,还凶神恶煞

    的警惕性的瞪了帝风大神一眼。

    帝风微怔

    倘若这是第一次听到清芷说他会克死她的话,他倒不会往心里去,一笑置之罢了。

    可是这是清芷第二次说这样的话,清芷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似乎意有所指。

    帝风蹙眉,“你放心,我就是克死我自己,也不会克死你。我只会保护你,让你永存不朽。”

    清芷一脸轻鄙的表情,倘若不是重生者,势必对他这番温情感动得鼻涕眼泪流。

    可是,身为重生者的她,知道她最后的劫也是他。

    帝风眼底蔓出一抹疑惑,清芷的表情刺痛了她。她对他的承诺,明显是非常不相信的。她好似笃定,他根本不可能遵守他的承诺?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既然醒了,便让雪舞陪你出去晒晒太阳。”帝风依旧是温柔宠溺的口吻。

    清芷坐起来。转动僵硬的脖子,“嗯。”

    帝风回到自己的寝殿时,表情阴阴的。“轩辕!”

    轩辕剑被主子这阴沉森寒的声音吓得从墙上跌落下来,他没有做错事啊,主子莫名其妙的生哪门子气?

    主人,你的淡定呢?

    “主人,怎么了?”轩辕颤颤的问。

    “守住门口,不许任何人进来打扰我。”帝风飘然的盘坐到床上。话音刚落,神算指已经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彩光。

    轩辕瞠目结舌,主人肯定是受刺激了?他已经几千年都没有这么隆重的启动过神算指?

    当轩辕候在门边,耐性耗尽时,他忍不住偷偷睨了一眼主人,然而主人的神算指在空中欢快的跳跃着,速度,节奏较之先前快了许多,这是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

    启动神算指,也是一件非常消耗能量的事情。以前帝风大神想要预测某件事的时候,至多动动手指头,便能洞若玄冥。像今天这种,双手并用,大汗淋漓,而且耗时良久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轩辕担心主人,不止一次提醒他,“主人,差不多就行了。”

    “主人,你该不是把三生三世都给翻出来算吧。”轩辕这点倒是揣测得不错,帝风大神阅读了清芷的三生命数。从她与宫城携手并肩的相爱几年,到她与玄冥悲惨的离合故事,当帝风看到宫城和玄冥竟然有一张与自己如出一辙的脸庞时,他太好奇了

    。好奇他堂堂的帝风,怎么会变成了痴情专一的玄冥,又怎么会变成凡人宫城。他太想知道答案,所以一步步的探究着。

    当帝风追溯着源头时,他又有更加惊人的发现。

    清芷是带着仇恨,带着对他的冲天怨恨,重生到她们相遇的源头。

    于是,帝风也带着难以置信,狐疑和困惑,进一步寻找真相。

    因为他不相信,清芷真是因为他而魂飞魄散的。留的一缕残魂,侥幸生存。

    帝风的这场神算。动用关系之广,走过的地方之多,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他寻找到他和清芷的起点和终点。

    为何会生生世世的纠缠?

    为何每一世都是分离?

    奈何?奈何?

    “噗”帝风一口鲜血喷出来,轩辕吓得脸色苍白如纸。

    “主人?你怎么了?”轩辕飞过来。

    帝风大神虚弱的从床上爬起来,身子颤了颤,从未有过的弱不经风。

    “没事。”声音虚弱,却拒绝轩辕剑提供的拐杖。

    “主人,你到底知道了些什么不好的事情?”轩辕急得如热锅蚂蚁。

    帝风的眼底忽然倾泻出憎恶的宛如来自地狱的死亡之光,咬牙恨恨道,“轩辕,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找到凤素暖这个人。”

    轩辕呆怔。

    他从未见过主人如此憎恨一个人。因为主人极少动情绪,素来云淡风轻。就连他的宿敌,妖神东皇和帝俊,也不能让他动一丝一毫的情绪。

    可是这个凤素暖?究竟是谁?却让主子动了雷霆之怒?

    “主人,您要我找的这个凤素暖。她是男是女?是神是妖?”轩辕耷拉着脑袋问道。

    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主子这个任务,比巧妇还难为。

    帝风伸出手,在空气里轻轻一抹。随即一副水粉画飞到墙壁上贴了起来。

    “记住,见到这个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毁灭她。”帝风大神望着水粉画里巧笑嫣然的少女,目光阴鸷。

    轩辕呆怔,主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风度了?竟然和一个纤纤弱质的女子计较?

    “嗯?”没有得到轩辕剑的积极响应,帝风大神有些恼怒。

    轩辕立即点头哈腰应承道,“主子,你放心,轩辕若是碰到她,一定毫不留情的削了她。”

    帝风略微欣慰。

    轩辕望着主子阴沉沉的脸小心翼翼的问,“她究竟是谁?”值得你花这么大的精力去做这件事?

    “一个会带给我和清芷厄运的人。”大神的愠怒稍微平和了些。

    提到清芷,大神的愠怒褪去,俊美如铸的脸庞笼罩着温煦的阳光。

    “清芷在干嘛?”

    轩辕再次呆怔

    他替他守着门,主子该不会以为他是她的二十四小时保姆吗?帝风大概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未等轩辕绞尽脑汁的敷衍他,便翩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