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章节目录 第788章帝俊坏事
    帝风和清芷一样,都是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凤素暖,终结她的性命。

    可是,帝风大神的神算指,一直以来压根就搜寻不到凤素暖的下落。这也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这种情况下,只能说明凤素暖在目前的状态下还不存在。

    今日,烟雾剑出世,那就另当别论了。

    帝风大神找不到凤素暖,可是能找到烟雾剑。只要找到烟雾剑的主人,追寻着烟雾剑,必然能找到凤素暖。

    清芷满怀期待的望着帝风,她以为,师父洞若玄冥,又有算无遗漏的神算指,既然师父对烟雾剑也是如此的上心,那他一定有办法知道烟雾剑的主人藏匿的地方。

    帝风望着清芷,神色波澜不惊。

    他当然知道清芷想要什么,可是他知道,这一世的清芷,压根就不是烟雾剑主人的对手。所以,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他不会向她透露分毫的秘密。

    “清芷,为师让你反省自己的错误,你可有收获?”大神无情的转移话题。

    清芷耷拉着脑袋,对于师父这种跳跃性的思维,显然有些无所适应。

    清芷一边讪讪的笑,一边往门边退去。

    “我这就去反省,这就去!”清芷心虚的愈走愈快。

    帝风大神很满意自己摄退清芷的手段,含笑目送着清芷离去。

    清芷绕出屏风,便一溜烟儿似得跑的不见踪影。

    帝风眼眸的笑容渐渐僵凝,然后抬起自己修长如玉的手指,眸光中射出一抹志在必得的冰寒冷厉。

    静寂的空中,忽然扫起一阵飓风。玉一般的手指,在空中跳跃。像跳舞的精灵,轻盈的翻转敏捷的跳跃。很快,空间里出现一把黑雾缭绕的魔剑。

    魔剑的剑柄上,是一只略微粗糙的手。

    帝风微微蹙眉,“男人?”

    神算指继续在无尽空间里搜寻着烟雾剑的主人,很快,那只略微粗糙的手有了连接它的躯壳,**。

    帝风望着正前方的虚拟空间里,背对着自己矗立的那一抹人影,真是惊呆不已。

    颀长的躯体,暗黑阴冷的黑色锦袍,一头长长的青丝落在腰际,待此人回眸时,那张脸可谓阴柔阴寒,妖孽无敌。

    “东皇?”帝风略微有些失神。

    收了神算指,帝风沉默了良久,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东皇就是个烟雾剑的主人?

    那么,东皇是未来的凤素暖吗?

    可是他是男人?怎么又突然变成了女人?

    妖族虽然可男可女,但是大多数妖神的性别从第一次的选择后,基本上就会注定终生的性别。

    东皇应该不会在未来的某天变成女人了吧?

    还是说,东皇只是烟雾剑短暂的保管者,未来的某一天,烟雾剑会易主人?

    帝风有些如坐针毡,忽然站起来,大踏步的向门外走去。

    他要去寻找真相。

    因为,所有能威逼清芷的隐患,都让他十分不安。他只有祛除了这个隐患,方得心安。

    在北冥帝宫的青云殿里,帝风大神十分容易的就找到了东皇。

    东皇坐在龙椅上,脑袋往后仰,后脖子靠在龙椅背上,闭上眼睛小憩着。

    帝风如清风一般,悄无声息的落到东皇的旁边。东皇却依旧感应到他的到来,惺忪的睁开了眼。

    “帝风,你终于来找我了?”东皇正了正身姿。

    帝风颀长伟岸的身姿离散成璀璨的七彩光,落到龙椅右下方的皇宫椅上。恢复真身时,已经是翘起二郎腿,衣袂舒展,似圣洁无邪的莲花。

    “我来找你,你很开心?”帝风揶揄道。

    毕竟,他是来找东皇麻烦的。

    东皇笑得很妖娆,“开心,怎么不开心?一直以来都是我找你,终于换你找我一次,这是不是说明我们的力量,势均力敌?”

    帝风眉眼若画,虽美艳绝伦却冰得能冻死一头牛。

    “明人不说暗话。今日我来,只是想看看你的剑?不知东皇赏脸不?”

    东皇脸色微黯。

    亏得帝俊前日提醒过他,让他不要给帝风清芷抓住辫子了。

    东皇将手里的剑丢给帝风,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道,“这剑,我用着不顺,送你了。”

    帝风接过烟雾剑,拔剑而出,仔细端详了烟雾剑一番。

    然后将烟雾剑嫌恶的丢给东皇,“这破玩意岂能和我的轩辕剑比?哦,忘记告诉你了,我家轩辕剑易名了,从今日起,他就叫阿九了。”

    “阿九?哈哈哈这名字倒适合他,温润如玉,跟个娘们一样。真是剑如其名。”帝风不动声色,腹黑的继续套路着东皇道,“你错了。阿九,九天之上,唯吾独尊。我家阿九志存高远,想要一举夺下九天剑皇之名。你却说他娘们,只能说明你眼光

    不行。”

    东皇暗暗咬唇,紧了紧手里的剑,“他想称霸剑林?也得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帝风笑道,“怎么,烟雾剑不服气?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去闹一次剑林,看看是你的烟雾剑降服的小剑多,还是我的阿九降服的小剑多?如何?”

    东皇从龙椅上站起来,“比就比。择日不如撞日,我们立马就去。”

    帝风笑道,“悉听尊便。”

    东皇与帝风前往离恨天的剑林,路上,后知后觉的东皇方觉有诈。

    帝风大神一向狂妄自大,唯吾独尊,在他心里,他和他的剑都是穹天下最强大的存在。根本不屑于与人比武。

    今日,他竟然一反常态,主动提出要与烟雾剑一比高低?

    难道

    帝风大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是想借轩辕剑,逼迫他使出烟雾剑的精髓剑法。由剑识人?

    帝风大神此刻并不十分确定他就是清芷未来的宿敌?所以千方百计请君入瓮,目的就是将他和那个人对上号?

    辛得帝俊提醒得快,否则他今日必然露馅。

    东皇此刻想要撤退,可是又找不到适合的借口。

    正一筹莫展之时,转机出现。

    “东皇,你怎么在这儿?我找你好半天了,快快跟我走。”

    帝俊一袭红衣,飘逸如云,飞到东皇的云朵上。东皇心里暗喜面上却装出为难的样子。“帝俊,今日我有事。你的事,改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