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856章帝俊获悉真相

    无量山。

    当帝俊带着东皇再次回到自己的故乡时,此刻的心境,尤其复杂。

    妖族被覆灭的真相,即将被揭晓,帝俊的心,既激动,却又带着一丝惶惶然。

    宝儿给他的提示,分明就是针对东皇的。可是,帝俊不会相信,他的妹妹与妖族灭绝有关。

    倘若真是她导致了妖族的覆灭,她一定是有苦衷吧?

    帝俊望着满目苍翠的无量山,曾几何时,这里欢歌笑语,热闹非凡。

    每一颗树,每一朵花,每一颗小草,都能转瞬幻化成人身,他们自幼居住在一起,童年总有数不清的快乐。

    爬树掏鸟窝,下河捉鱼,歌舞升平,好不畅快。

    可是,印象中自从帝风来了后,妖族受到重创。死的死伤的伤。活下的幸存者修为倒退,恢复雏形。

    “土地公公,出来。”帝俊的美好回忆给了他无限的勇气,他竟迫不及待的想要召唤出土地公公求证真相。大力的踏着脚下的莹莹绿地,大地瞬间颤抖起来。

    忽然,正前方的土地上钻出一个白发苍苍,手拿拐杖,身材矮小的老头儿来。他满脸的褶子,一看就是活了几千到上万年的神仙。

    “哟,帝俊皇子?”土地公公看到是帝俊,面容慈爱,一脸和颜悦色。

    帝俊急不可耐的上前,急切的询问起来,“我问你,你来这无量山有多久了?”土地公公偏着头,掰起手指头算起来,最后却摇摇头,“不记得啦,忘记啦,老头儿我活了那么大的岁数,从洪荒时期到现在,心中早已没有年月,只是日复一日,年

    复一年都在这里守护着无量山。”

    帝俊眼底蔓出一抹激动,“你说你洪荒时期就在无量山了?”

    老头点头,“那是当然。”

    “那真是太好了。我问你,你可曾亲眼目睹无量山遭遇重创?”

    土地公公点头,“老头亲眼目睹,那可真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战。要是没有天神帝风出来主持公道,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帝俊脸色微变,在他心里,帝风才是战争的挑起者,是罪魁祸首。可是今日他听到的和他心中的答案不一样?

    他能不震惊吗?

    “土地公公,你告诉我,我们妖族,究竟是怎样覆灭的?”帝俊按捺着内心的澎湃,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土地公公的眼神却偷偷的瞥了眼帝俊身后的东皇,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

    “老头不能说,不能说,不能说。”

    帝俊瞬间变得气势恢宏,声色俱厉道,“老头,你可别忘了,我如今不仅仅是帝俊。我也是天神无邪神帝。你若是抗旨不尊,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土地公公耷拉着脸,有气无力道,“哎。小的知道你是未来的无邪神帝。可是小的不敢说啊?”

    “赦你无罪。”土地公公一怔,这才斗胆娓娓道来,“当日,天神帝风奉旨下界,捉拿无天魔神。可是无天躲在一把剑里,而这把剑的主人,就是你的妹妹东皇。东皇偶遇帝风,便对帝风心心念念,无天利用她的痴念,诱导她一步步变强大。东皇得知帝风的身份以后,为了能与他比肩而立,让他爱上自己,在烟雾剑的蛊惑下,决定创建一支能与天神

    匹敌的血祭魂军。”

    “血祭魂军?”帝俊脸色倏地煞白。却隐忍着内心巨大的震荡,并没有打断土地公公。土地公公继续道,“你也知道,血祭魂军可是要用无数法力高深的人的鲜血为祭,以奴役灵魂为宗旨。东皇太爱帝风了,可是帝风压根就不会正眼瞧她一眼,东皇总觉是自己身份卑微,实力孱弱,所以帝风才会瞧不起她。为了吸引帝风大神的注意力,就在那个晚上,东皇故意制造妖神冲突,还制造受伤假象。你的父王见到心爱的女儿被“神族”所伤,怒不可遏,集结全力攻击神族。由此,一场妖神两族的大乱由此拉开了帷幕。你们总以为是神族故意挑衅事端,事实上,所谓的神族,一开始是并不存在的,都是无天的幻术,还有无天的旧部魔神下界捣乱。天神帝风为了平息这场战乱,最后才派出了真正的神族下界……可惜,这场混乱的战役,死伤无数。却没人知道,这

    战役的导火线仅仅源于一个妖女对神之子的贪恋。”

    土地公公说到这儿的时候,一连叹气不迭。“哎,真是造孽啊。”

    帝俊颀长巍峨的身子颤了颤,俊美的脸庞浮出一抹痛心疾首的表情。目光冷冽的望着一旁的东皇,她一脸天真无害的模样,正望着帝俊傻傻的笑。

    帝俊的手里,不知何时已经运出了宝剑。

    帝俊那双桃花灼灼温煦盎然的眼眸,不知何时披了一层碎冰。

    土地公公望着从云端跌落地狱,面向朝阳却心底死亡的帝俊,免不了为他扼腕叹息。

    这无量山的一草一木,他陪伴他们走过了漫长的岁月。

    帝俊是他见过最善良的孩子,即使天纵风华,帝俊也从来不骄傲,更不会自持无限修为欺负弱小。

    他用拥抱这个世界。

    奈何这个世界总是回馈给他最无情最残酷的打击。

    他从小都娇惯这个妹妹,什么好宝贝都让给东皇。却不曾想,东皇却如此泯灭人性。

    此刻他的心怕是碎成片了。要亲自了结东皇的性命。他心里该是多么的惆怅,矛盾,纠结?

    飞雪剑出鞘,剑气如虹。

    剑刃直直的抵在东皇的脖子上,东皇原本天真无邪的表情忽然变得惊恐万状。

    “别杀我,我求你,别杀我。”

    东皇忽然磕头求情……帝俊的脸上浮出一抹无奈却又痛苦的表情。“东皇,爹爹娘亲,他们是如此的宠爱你,你怎么舍得为了一己私心,颠覆了整个妖族。你可知爹爹穷其一生也在保护妖族

    的繁衍,你不仅辜负了爹爹的殷殷期望,你还害死了爹爹的性命。我今日容你不得?”“不,别杀我。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有意的。别杀我,啊,爹……娘……你们在哪儿,快来救我?”东皇撕心裂肺的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