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当宫城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再那么难受了,体内的毒素也清楚干净。

    只是,萧清芷是用什么方式给他解的毒却不得而知。这让宫城心里多少有些郁闷。

    “阿九!”

    阿九小跑进来,“殿下!”

    “昨日萧清芷什么时候走的?”宫城问。

    阿九略微思考了一下,“黎明时分,将军才离开的。”

    宫城在心里默算了一下时间,昨夜清芷和他起码待了五六个时辰。

    宫城心里的郁郁一扫而光。这么长的时间,解毒方式不言而喻

    也许是心情明媚,俊脸上神采奕奕,整个人曦光流采,焕发着朝气蓬勃的精气神。

    当宫城走出房间出来晒太阳时,却看到素暖在侍女的簇拥下笑盈盈的走过来。

    她昨日对他下毒,今日便迫不及待的来见她,其目的昭然若揭。

    辛亏他有清芷为他解毒,如若不然,他今日怕是难逃她的魔爪!

    素暖远远的看到宫城如青山伟岸的矗立在东宫前,微微一愣。虽然面色无常,然而心里却自己翻起惊涛骇浪。

    他竟然没事?

    怎么会这样?

    那她此刻来做什么?

    还以为他憋了一晚上,今晨她早早的过来,他必然求着她欢愉。

    素暖的脚步慢慢的沉缓起来,宫城负手而立,鹰眸却瞬也不瞬的瞪着素暖。

    “素暖姑娘昨日赠送的茶叶十分清香,让人闻之神清气爽。”宫城老远就跟她打招呼。

    素暖的笑容很僵硬。

    宫城昨晚明明是中毒了的,今日却解毒了。这毒,不是一般的御医大夫能够解的。

    这说明,宫城身边有非常高超的异能者。

    素暖慢吞吞的走过来。笑道,“殿下若是喜欢,素暖改日再给殿下送一些过来。”

    宫城点头,“如此先谢过姑娘了。”

    素暖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娇羞的呢喃道,“殿下,素暖都已经怀上你的孩子了,你跟我何必那么拘礼?”

    宫城的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到肚子上,哑着嗓音别有深意道,“既有身孕,可得好好保胎。本宫听大夫说,前三月的胎儿非常不稳,一不小心就滑了。”

    素暖的手指一疆,宽袖里的手握紧成拳头,指甲因为用力而几乎掐进肉里。

    “殿下放心,素暖会小心保养着。”

    “嗯。”宫城点头,“回去吧。”

    素暖咬牙,只能转身离去。阿九望着素暖有些萧条落寞的背影,想着她肚子里可能怀着殿下的骨肉,于心不忍,走到殿下身边游说道,“殿下,素暖姑娘好歹怀着你的骨肉,你就是不喜欢她,也

    得看孩子的面上。在母亲面前多说几句好话,对孩子的发育有益。”

    宫城愤懑的望着阿九,“谁给你说她坏着本宫的骨肉的?”

    “她说的啊!”阿九指着离去的素暖。

    “她说她怀的是本宫的骨肉,你就信?”

    阿九睁大眼,“难道还有假?”

    “萧清芷说她是男人的时候,我们也信了。结果呢?她是女人。”宫城揶揄道。

    阿九瞬间沮丧。

    他多么希望英明帅气的殿下能够有个自己的儿子啊。这个想法既是为了殿下,也是为了大璃子民着想。

    可殿下不近女色,好不容易有个看得上的人,却是雌雄难辨的萧将军?

    万一萧将军是男人呢?

    宫城望着晴空万里,心情大好。

    “阿九,备马,陪本宫去德善堂走走。”

    听到德善堂三个字,阿九立刻来了精神。愉悦的应道,“好咧!”

    宫城目送着雀跃离去的阿九,瞠目结舌。“这小子高兴个什么劲?”

    两个人来到德善堂的时候,正是德善堂最忙的时候。

    病人排着长长的龙蛇阵,井然有序的看诊。

    坐诊的医者有四位,病人根据自己的病情挂自己信任的医者的号。

    宫城进来的时候,看到这奇异的挂号现象,很是惊异。

    “这行事风格倒是与清芷一样颇为特立独行。”

    阿九瞠目,殿下前儿来的时候还对轻舞姑娘横看竖看不顺眼,还那么不要脸的对人家施展美男计,今儿怎么就对人家赞不绝口?

    “殿下是不是改变心意,决定告诉轻舞萧将军的下落了?”阿九试探着问。

    宫城望着忙着抓药的轻舞,她技术娴熟,动作麻利。心里暗忖着若是有她在清芷身边伺候着,他就放心了。

    “嗯。”宫城点头。

    阿九想了想,却有些忐忑不安。

    虽然殿下怀疑萧将军是女人,可是并没有真凭实据。万一殿下这次猜错了?那他这么做岂不是为自己竖立了一个情敌?

    想着若是轻舞和清芷在一起大团圆了,那殿下这颗心就该失落了。

    而阿九自己,想到这个结果时似乎也有些落寞不快。所以阿九觉得宫殿下不能冲动,“殿下,你可要细细想好,倘若萧将军和轻舞姑娘真的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你将轻舞姑娘送到将军身边,那你就人财两空啊?

    ”

    宫城却浅笑安然,清芷是一言九鼎的人,她是军人,有多么遵守承诺,他比谁都清楚。

    既然清芷答应做他的太子妃,那说明她对这个轻舞姑娘绝对没有其他心思。

    此刻轻舞不经意间瞥到了宫城和阿九,立刻放下手里的活走了过来。

    “见过殿下。”轻舞落落大方的给红包屈膝行礼。

    阿九望着轻舞,她今日穿着鹅黄色的罗裙,纯色的布料,简洁的装扮,却更衬托出她仙气飘渺。

    阿九望得痴了,宫城推了推阿九,小声戏谑道,“阿九,把你色眯眯的眼睛给本宫闭上。”

    阿九俊脸坨红。赶紧望着别处。

    轻舞望着阿九,即使粗布麻衣,依旧遮盖不了他全身的锋芒。阿九给人清冷,俊逸的感觉。

    宫城望着阿九,又望着轻舞。

    眼神略微狐疑。

    这位轻舞姑娘看起来好像对阿九有意思?

    “轻舞姑娘!我家阿九虽然好看,但是不娶来历不明之人。”

    宫城这话,简单粗暴,言外之意,轻舞若是对阿九有意思,就必须告诉他她的来历。

    其实宫城只关心这位轻舞姑娘和清芷的关系。“轻舞”这时候出差半月的红拂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