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944章阿九叫苦不迭

    洛天依看到殿下,却强撑着一身强烈的伤痛,试图爬起来给殿下行礼。

    宫城三步并两步赶紧跨上前,阻止了他。“洛天依,你好好躺着别动。无需多礼。”

    “殿下,小的无能,没能完成殿下交代的任务!”洛天依十分愧疚道。

    宫城道,“确实无能,不过敌人也十分狡猾。下次记得长点脑子,不要又被人给暗算了。”

    这时阿九迫不及待的扑上来,拉着洛天依的手就迫不及待的询问道,“天依,你吓死我了。你快说说,是那个挨千刀的把你害成这个样子的?我一定帮你报仇雪恨。”

    宫城冷着眼望着阿九,这家伙一心认定清芷就是凶手,这字里行间也骂着清芷,他听了心里非常不爽。

    洛天依被阿九突如其来的热情弄得有些如坐针毡。因为从前阿九见到他就跟见了仇人似得。他们是一对冤家,见面就没有不吵的。

    用阿九自己的话说,他们生肖不合,属相不合,八字不合。

    “阿九,这伤害我的凶手,小人也不知道是谁。”洛天依被他感动了。破天荒的第一次非常配合阿九,诚实的回答他。

    阿九瞠目,忽然暴跳如雷,“洛天依,事关我的眼睛和舌头,你必须知道。你是不是不敢说?你放心,小的就算豁出性命也要为你讨回公道。”

    宫城俊脸已经黑到极致。

    死阿九,似乎不把他的芷儿拉下水他就不信邪。

    洛天依感激涕零的望着阿九,“阿九,你对我好,我已经感受到了。不过,你今天有点反常,对我好的过头了,我有点头晕,觉得不真实,是不是我做梦了?”

    阿九怒不可遏,“大白天的做什么梦呢?问你凶手凶手,你快告诉我,她是谁?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内鬼?是不是位高权重?”

    宫城冷眼瞪着阿九,就差把他给生吞活剥了。

    最后,为了让阿九彻底死心,宫城自己询问了出来,“洛天依,本宫问你,案发的时候,萧将军可在当场?”

    洛天依有些困惑的点头。

    阿九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上。无比嘚瑟道,“我就知道,一看萧将军就不是好人!腹黑,颇为城府,还狡猾如狐。”

    “你怎么知道?”洛天依纳闷的问。

    宫城一副看白痴似得表情望着阿九,“她如果不腹黑,不狡猾,没有城府,她能够打胜仗?”

    阿九咕哝,反正你的心就向着她?你已经昏聩了,没救了。

    洛天依则一脸懵逼,“属下受伤,关萧将军何事?”

    阿九瞠目,直到这个时候还十分迟钝,后知后觉道,“你受伤怎么就不关他的事了?洛天依,你别怕,你有种就大声把凶手的名字给说出来?”

    阿九循序善诱,洛天依终于恍悟过来。“阿九,该不会你以为是萧将军害得属下吧?”

    阿九瞬间懵逼。

    难道不是吗?

    “阿九,你误会了,属下被一道黑影打伤以后,幸亏萧将军及时赶来,那黑影逃之夭夭。萧将军还及时给属下服下药丸,才能保住小的性命。”

    阿九顿时觉得五雷轰顶

    他竟然真的误会萧清芷了,那他的眼睛,他的舌头,是不是就该交给萧将军惩治了?

    看到阿九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洛天依道,“阿九,你怎么啦?”

    宫城淡笑不语。

    阿九气急败坏的冲洛天依吼起来,“你特么怎么不早说?”

    洛天依望着丧心病狂的阿九,叹道。“你什么时候疯成这个样子了?”

    宫城笑着解释道,“他冤枉大将军是杀人凶手,自愿用眼睛和舌头为赌注。如今输了,不疯才怪。”

    阿九望着主子,耷拉着脑袋,哭丧着脸,“殿下,小的是关心则乱,误会了大将军。你可一定要为小的替大将军求情啊?”

    宫城揶揄他道,“是谁骂大将军挨千刀来着?”

    阿九囧。

    “是谁数落大将军腹黑狡猾深有城府来着?”

    阿九将嘴巴上下咬紧成一条线。

    就怪自己多嘴。

    宫城望着阿九,心里寻思着,这家伙对他的芷儿诸多不敬,不给他尝尝苦头,日后在清芷面前恐怕也得理不饶人。

    “还不去把大将军请进来?”宫城冷着脸训斥道。

    阿九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向门外走去,恭恭敬敬的请道,“大将军,请进!”

    清芷忍俊不禁,戏谑阿九起来,“阿九,凶手找到啦?”

    “没有。”阿九哀怨的瞪了清芷一眼。

    清芷抬起阿九的脸,十足轻挑道,“看着这张脸不错的,可惜这双漂亮的眼睛还有舌头,啧啧啧,很快就没有了。”

    阿九打了个寒战。朝清芷挤出一抹苦笑。

    殊不知,清芷打趣阿九的话,被室内的某个醋坛子停了去,俊脸瞬间布满黑线。

    清芷大踏步走进去时,宫城就直愣愣的望着清芷,“阿九很不错?”

    清芷微楞,尴尬的笑道,“确实不错。好像配我家轻舞儿还是可以的。”这声音却说得异常小声,生怕阿九听了去就嘚瑟。

    殿下闻言,眉开眼笑。

    洛天依看到清芷走来,十分感激的向清芷道谢,“多谢大将军救命之恩。”

    清芷谦逊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一派慷慨激昂的神情。

    宫城望着清芷,她的身上,有将军威慑四海,指点千军万马的。气魄。却也有小女儿的情怀。这样的清芷,不得不让人心生敬慕。

    “洛天依,你可曾看到凶手的模样?”清芷询问道。

    洛天依道,“那日属下追寻银月国储君璃月到了青楼,看见将军与璃月把酒言欢,误会将军是青楼的姑娘”洛天依红着脸,为自己误解了清芷感到十分惭愧。

    “你说什么?”宫城听到这里,却十分不悦。

    清芷深吸一口气,卧槽,只怕她的大麻烦来了。

    “你继续。”清芷从旁边的案上端起一杯茶盏,心虚的喝起来。

    宫城望着她的眼睛,噙着笑,泣毒的。清芷叫苦不迭,早知道洛天依会泄露青楼的事情,她跑来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