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978章清芷怒杀尸灵

    第978章清芷怒杀尸灵

    飞雪与钰硕国长老召唤出来的邪灵战斗了许久,不分胜负。这个时候长老见势不对,又召唤出他的护法,钰硕国的国师。

    “师父。有何吩咐?”国师从烟雾里走来,径直跪在长老面前。

    “这儿交给你了,我得趁她没有赶到之前迅速解决了璃月。让她永生永世都活在忏悔中。”

    “师父放心去吧,这儿就交给小璃了。”

    长老望着乖顺的徒儿,脸上浮出欣慰的笑容。“嗯。”

    随即长老幻化成一缕黑烟飘然而去。

    此刻,璃月头痛剧烈。

    一些陌生又熟悉的画面纷纷挤入他的脑海,一些奇怪又熟悉的名字在脑子里叫嚣着

    帝风?

    东皇?

    还有红拂?

    红拂?璃月惊诧的望着躺在地上的铸铁,妖冶的脸上是困惑不已的表情。

    她和他似曾相识?

    璃月将红拂剑捧在手心里,一时间心理涌出莫名的感动和酸涩。

    “红拂!”

    莫不是因为有一段前缘,她怎么会如此无怨无悔的牺牲自己?

    “璃月,纳命来!”忽然,空气里吹拂着一阵阴风,一道狠戾的声音夹在在风里。

    一道邪恶的剑气,席卷而来。

    璃月就势将手里的红拂剑一挡,顷刻间,两把剑相撞,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是你?”看到杀害兄长的仇人,璃月顿时红了眼。

    “你来的正好,我正欲去找你。你残忍的杀害了我的哥哥,害死我的几个妹妹,如今又害得红拂失去真身。此仇不共戴天,我不杀你,天不容我。”璃月红着眼,一字一句气急败坏道。

    长老冷笑起来,“那就看你有没有那本事了。”

    璃月看到他眼底渗透着一股暴戾的冷气,知道今日一战,必然是双方了解夙愿的时候。遂卯足了劲,动用全身潜力,蓄势待发。

    当钰硕国长老的烟雾剑划破长空,乘势而来时,璃月却将红拂剑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赤手空拳,运出所有玄力去抵抗长老的怪力。

    烟雾剑的剑气,是一道黑色的剑光。璃月的玄力,是朦胧浅淡的蓝光。

    剑气与蓝光碰撞,蓝光被霸道的剑气冲散,璃月的身体如落叶一般瞬间萧瑟飘零。

    那邪恶的长老发出嘚瑟的淫笑,“不亏是烟雾剑!”

    长老飞身而起,手握烟雾剑再次向璃月展开致命的一击。

    璃月绝望的闭上眼。没想到,想法设法混进钰硕宫,见到自己相见的仇人,却是自己的末日。

    怪就怪他平素得过且过,懈怠修炼。技不如人!

    “铛”

    眼看烟雾剑就要刺入璃月的身体,忽然一粒石子飞过来,却厚积薄发,产生巨大的力量将烟雾剑打开。

    烟雾剑角度一偏,深深地插入了土地里。

    那钰硕国的长老见状,惊骇不已。

    璃月睁开眼,错愕的望着眼前惊慌失措的长老。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璃月爬起来坐着,这时候一阵清风徐来,一白衣纷飞的仙子从天而降?

    不是清芷又是谁?

    长老想逃,清芷却降落到他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挡住他的去路。

    他退了两三步,忽然拔出烟雾剑就像清芷砍来,清芷伸手,草地上的绣铁立刻蠢蠢欲动起来,然后飞到清芷的手上。

    清芷挥舞着绣铁,怒不可遏道,“让我看看你究竟是谁?”

    说也奇怪,绣铁在清芷的手上,清芷大神的仙气瞬间洗涤了红拂剑身上的浊气。红拂剑立刻又恢复了剑身。

    璃月看得目瞪口呆!

    这位大璃的威远大将军,大璃皇后身手竟然如此了得?

    只是,为什么这样的清芷,他仿佛在哪里见过?

    清芷与那邪恶的长老打斗了一会,心里无比生疑。这人手里握着的剑她可是十分熟悉,那是烟雾剑。

    东皇的烟雾剑!

    可是东皇已经魂飞湮灭,按理说她的神剑理应沉寂,等待第二任主人的出现。

    很明显,眼前这位浑身带着尸糜味道的人,绝不是傲娇的烟雾剑能够屈服的主人。

    东皇怎么说也是傲世穹天的妖神,烟雾剑择主人不会选择籍籍无名的小卒啊?

    此人虽然有些法力,但是并非神域的翘楚。不过是仗着烟雾剑的无边法力,才能重创璃月。

    只是她的红拂,照理说也不该输给烟雾剑?虽然东皇的烟雾剑十分厉害,可是如今的清芷,经过这千年的奇遇造化,她的修为早已不似当年那么菜。就是当年的东皇,只怕也不是清芷的对手了。

    红拂剑是她的念剑,不该输给烟雾剑才对?怎么竟然被打回原形?

    “璃月,红拂到底怎么了?”清芷觉得事有蹊跷。

    璃月指着黑袍加身戴着面纱的邪恶长老,愤愤道,“她给红拂泼了浊水!”

    清芷了然,原来如此。

    圣洁的神剑最怕污秽之物。

    可是清芷更加纳闷,一般的污秽物也降服不了她的红拂剑啊?这人竟然深谙其道?

    莫不是旧敌?

    一个身手平凡的菜鸟,却能打败红拂剑,只有一个原因:他花了很长时间专门研究对付她们的方式。

    清芷在脑海里一一搜索着旧敌的名字

    曾经在她的人生舞台上登陆的众人,一个个重现脑海。

    最后,清芷有了答案。

    “璃月,你是如何得罪这个尸灵的?”清芷为了验证心里的答案,向璃月求证道。

    提到这个尸灵,璃月就十分愤怒。“他奸杀了我的哥哥,还把他给煮来吃了。我的妹妹们,就是他撺掇钰硕国那个昏聩无能的皇上,娶了她们去都被折磨死了。”

    清芷听闻如此惨烈的故事,顿时怒火中烧。

    “该死,我原本以为你生性怯弱,误入歧途也是爱错了男人。早知如此,当初我何必留你性命,就该让你跟他一起魂飞湮灭,免得留下你这个祸害。今日,我饶你不得!”

    清芷说完,忽然伸出一双药手,药手在空中抓取,隔空取物,炼制天然的纯净水。然后将红拂剑伸进纯净水里清洗,立刻,红拂恢复女儿身,飘然落地。

    “皇后!”看到清芷,红拂觉得恍若隔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