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1064章番外问鼎苍穹大神抛弃的孩子

第1064章番外问鼎苍穹大神抛弃的孩子

    宝儿望着面色涨得通红的雪儿,眼底泛起笑意。

    雪儿楚楚可怜的望着狡黠的宝儿,可怜巴巴道,“宝儿,你舍得这么对付你最亲爱的阿姐吗?”

    宝儿摊摊手,无奈的唉声叹气,“阿姐那你舍得欺骗你最最最亲爱的小弟吗?”

    雪儿觉得自己口才一向笨拙,怎么也说不过宝儿那张诡辩凿凿的嘴。索性逃为上策。

    宝儿却似乎早有防备似得,先一步堵在门口。“阿姐!”

    雪儿望着宝儿无邪的笑起来,“宝儿阿姐还得赶紧去向爹娘请安呢,免得他们挂念阿姐。”

    宝儿却道,“阿姐,回答我的问题,我立刻让你走。”

    “什么什么问题?”雪儿结结巴巴的问。

    宝儿拿出十二分耐性,再次询问道,“宝儿就是想知道,阿姐为何可以修炼成剑妖,这份天赋是阿爹遗传给阿姐的,还是阿娘遗传给阿姐的?”

    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关系着宝儿亲生父母的身份。宝儿在清芷的医书案例里,早已将周遭的人物关系图捋了干净。

    阿九是爹爹的随身侍卫。是爹爹养育长大的孩子。

    轻舞是娘亲清芷的丫鬟,情同姐妹。

    不论是阿九还是轻舞谁是异类,那都意味着他的主人极有可能也是异类。

    难怪他的亲哥哥九儿也有异能,必是遗传了异灵双亲赋予他的异能。

    雪儿望着美眸灼灼发光的宝儿,宝儿有多么期待她说处答案,她知道。而且雪儿内心深处极其不愿意欺骗宝儿,可是事关宝儿性命安危,她也只能忍着内心的煎熬,选择和爹娘“沆瀣一气”,共同对付宝儿。

    “阿姐,你舍得宝儿弟弟这么无助,这么彷徨,一个人努力辛苦的去探索答案,却被全世界阻拦,你知道这感觉有多么痛苦吗?”宝儿的眼角淌出凄美的眼泪。

    雪儿自幼宠爱弟弟,最是见不得他有个头疼脑热,更是见不得宝儿哭泣。

    偏偏这孩子小时候特爱哭

    “宝儿,你别哭”每次宝儿哭,雪儿会比他哭得更厉害。

    宝儿的泪止不住,神色更加凄婉起来。他默默的走到桌边,坐在圈椅上默默流泪。

    雪儿望着空荡荡的门口,此刻宝儿不拦她,她也没有心思走了。

    她折回宝儿面前,想方设法逗他开心。

    “宝儿,你别哭,阿姐不是不想告诉你,而是因为阿姐怕说出来给你增加麻烦。”

    雪儿的手轻轻的去拉宝儿的衣角,宝儿却负气的扭过头,道,“从前阿姐从不骗宝儿,宝儿也只信阿姐的话,可是如今连阿姐也跟他们一样,只会哄我,骗我。宝儿以后不知道还能找谁倾诉衷肠?”

    雪儿见宝儿生她的气,坐在旁边伤心难过的哭起来。

    宝儿偷偷的觑了阿姐一眼,阿姐本就长得倾城绝美,这哭相更是梨花带雨,美得让人心生疼爱。

    阿姐脸上挂着的眼泪,晶莹剔透,饱满生辉,让宝儿忽然想起阿姐变成剑时,剑鞘上有一个泪痕的符号。这滴泪,倒是和那泪痕如此相似。

    宝儿便心烦意乱起来,忽然从椅子上跳下来,顿足,“罢了罢了,阿姐你别哭了,我不逼你便是了。”说完便匆匆的往外面跑。

    雪儿心里划过一抹恐慌,她见到宝儿隐忍着心底巨大的悲恸,孤独和无助,那一刻她真担心宝儿憋出什么病来?

    “宝儿,你回来,阿姐告诉你。”雪儿无力道。

    宝儿刚跑到门口,听到阿姐的话,忽然就回头粲然一笑,“当真?”

    雪儿此刻脸色微白,点点头,“嗯!”

    宝儿便从新回到自己的椅子上,一手托腮,认真聆听阿姐的下文。

    “宝儿,你记住,如果因为阿姐今日的话让你以后遇到许多挫折和磨难。请不要怪阿姐,因为阿姐的初衷都只是希望你开心快乐的生活。”

    宝儿乖顺的点头。

    他当然知道,这个世上阿姐对他的好,最为纯粹。

    “还有不要怪阿爹阿娘,还有你的干爹和萧伯伯他们,因为他们瞒着你,都是因为他们太爱你。”

    宝儿依旧是点头。只是觉得雪儿做了这么长的铺垫,想必接下来要说的话会让人十分震惊。

    雪儿这才戚决的娓娓道来,“宝儿,你很聪明,其实你都猜对了。我们不是亲姐弟,我也不是普通人,不过,不可不是你说的剑妖。我是一把神剑”雪儿说到这儿眼神暗淡了下去。

    再说下去,宝儿就该知道他亲爹并非普通人了。

    宝儿全神贯注的听着,一双琉璃般的黑眸定格在雪儿脸上。“爹爹和娘亲,谁是异灵?”

    面对宝儿的逼问,雪儿脸色无比凝重,有一种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无奈感。“是阿爹,阿爹是远古时期的剑皇宆宵剑,因为法力无疆,早已蜕化剑身,能够在人剑中自如转换。”

    宝儿所惊非小,阿九爹爹是远古的苍穹剑皇?这身份折实震惊到他了。剑皇竟然甘心屈居他的亲爹之下,那他的亲爹的身份,只怕更加不简单?

    雪儿头脑单纯,并没有宝儿想的那么深远。

    看到宝儿魔怔似得发呆,雪儿不安的询问道,“宝儿,你怎么了?”

    宝儿呐呐道,“我爹为何要抛下我?”

    雪儿最怕宝儿胡思乱想,看到宝儿脸色荒芜,瞬间抱着宝儿哭起来,“宝儿,他一定是爱你的。也许他有什么说不出来的苦衷吧?”

    宝儿依旧是面色荒芜的呐呐道,“什么苦衷?”能够让远古的大神抛弃自己的孩子?

    “不,他不会抛弃你的。宝儿,你相信阿姐。宝儿这么可爱的孩子,世上不会有父母舍得抛弃你的。他们一定是有苦衷的!”

    宝儿霍地站起来,“我要去找他,问他个明白。”

    雪儿见宝儿如此失去理智,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抱着宝儿伤心的哭诉着,“宝儿,阿姐后悔了,阿姐应该听爹娘的话,不论如何也不该告诉你这些的。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阿姐也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