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看到赵定柏的笑容,董老太太不由说道:“哎哟哟,小赵长的可真好,这一笑起来,连我这个老太婆看了都觉得心情愉快,年轻的时候肯定有许多小姑娘喜欢你吧,就算是到了现在,也一样俊俏,和静姝站在一起简直像兄妹俩。”

    听到董老太太这话,赵定柏不由有些脸红。

    虽然年轻的时候时常有人夸奖他,但也没有董老太太这么直白的,更何况年纪渐长,已经许久不曾有人夸他长得好了,如今乍然一听到,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到赵定柏有点脸红,就连孙小凤都在一旁笑了。

    “原来静姝的爸爸还这么容易不好意思啊,我们不说了不说了。”

    原本他们觉得赵定柏是大户人家的儿子,肯定不好相处,可今天这么一相处,他们就觉得这人还不错,最起码没有他们以为的高冷,而且和他们也挺聊的来。

    董翠娥看到赵定柏这样,也有些放心。

    要是对方是个不好相处的,她还怕以后静姝被认回去之后,虽然昨天赵定柏说过他们依然是静姝的父母,可万一对方是说说的怎么办,如今看着应该是不会了,赵定柏应该是个说话算话的吧。

    静姝仔细看了看赵定柏,发现他们的眉眼还真的挺像的,心中有了点亲近。

    其实昨天一看到赵定柏的时候,就觉得很亲切,就像当初她觉得和赵炜彤有缘一样,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只不过让认亲的事一打乱,她就有了点抵触心理,但昨晚经过爸妈的述说,她又恢复了平常心,所以看到赵定柏还是觉得挺亲切的。

    觉察到静姝的打量,赵定柏也立即看向了静姝,随后满脸的笑容。

    真的很奇妙,眼前的小姑娘就是自己的女儿,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这种感觉真的让人说不清道不明,就是莫名觉得很开心。

    等早饭结束之后,董老太太等人就开始和赵定柏说起话来。

    “小赵,你是哪里人啊?”

    虽然赵定柏昨天交代一下,但到底没有说具体,所以此刻董老太太忍不住好奇的问了起来。

    “老太太,我是鲁省人,我大哥他们一家最近刚搬到上京,所以我也过来看看,原本打算只停留几天了,可没想到却找到了静姝。”说到最后,赵定柏觉得自己来上京的决定实在是太对了。

    “那你家里是干什么的?”

    董老太太继续好奇的问道,虽然大家都说赵家是大户人家,可总要打听一下是干什么的吧。

    说起这个,赵定柏就有些不好回答了,家里经营的产业太多,他也不知道应该说家里是干什么的,最后直接说道:“老太太,我是雕刻的,静姝脖子上的那块玉佩就是我亲手雕刻的。”

    听到这话,赵老太太不由说道:“咦……原来你们家是干这个的呀,那是自己开店,还是给人家店里雕刻的呀。”

    “老太太,是我们家自己开店的。”

    听到这话,董老太太点了点头,“哦哦,那的确是很挣钱,这个营生好。”

    赵定柏不由笑道:“店里偶尔生意好的时候的确是很不错,而且我自己也喜欢雕刻。”

    “就是要这个,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才能干长久,不然干了没两天就不想干了。”

    听到母亲和赵定柏的对话,董翠娥也认真的在一旁听着,最后又问起了静姝母亲的事,“那你一直没有找到静姝的母亲吗,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就连静姝对这个也十分好奇,直接看向赵定柏,想要知道答案。

    说起静姝的母亲,赵定柏满脸的落寞,“我昨天已经说的差不多了,我也不知道当初舒悠为何突然消失不见了。”

    看到赵定柏的神色,董翠娥也不再多问。

    他们也都知道了赵定柏如今还是单身一人,可见他当初对静姝的母亲肯定用情很深,找不到人他心里一定痛苦,他们就别再多问了。

    静姝心中也对自己的母亲好奇起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可以让赵定柏记了这么多年,就算到了现在都没有结婚,不过看到父亲的长情,她倒是对他的印象很好。

    最后董老太太又问了一些问题,就让静姝单独和赵定柏说会儿话,亲生父女昨天才第一次见面,想必赵定柏有很多话想和静姝说话。

    赵定柏的确是有很多话想和静姝说,不过单独和静姝相处的时候,他又觉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就那么一直看着静姝回不过神来。

    看到赵定柏这样,静姝不由出声说道:“你打算就这么一直看着我吗。”

    听到静姝这话,赵定柏才回过神来,随后忙记起自己昨天找到的东西,拿出一只紫檀木首饰盒交给静姝。

    “静姝,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各式各样的东西都准备了一点,都是我自己做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静姝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满满一盒子的玉石。

    有羊脂白玉的镯子,有碧玉耳环,还有红宝石的簪子,还有各种其他的东西,满满当当的装了一盒子。

    赵定柏仔细观察着静姝,发现她没有露出什么喜欢的神色,反而微微皱了皱眉,立即说道:“静姝,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些,没关系,下回我再给你准备其他的。”

    静姝将盒子盖上,随即说道:“其实你不用送我这些,我也戴不过来,更何况这些东西太贵重了,你还是收回去吧。”里面任何一件东西都价值连城,她是没打算收。

    听到静姝这话,赵定柏满脸的受伤,“我是你的父亲,难道送你东西也不能送吗。”

    看到赵定柏这样,静姝不由愣了愣,她没想到她的拒绝会让他难受。

    看到静姝的模样,赵定柏好受了一些,随后一股脑儿的让静姝将东西收下了,最后又从怀中拿出一块小小的银吊坠,“这是你母亲唯一留给我的东西,她说这是她最最重要的东西,当初我将刻了你名字的玉佩给她后,她就把这个给我了,可是……不久之后她却离我而去。”

    说着就将那东西放到了静姝的手心,“如今我就将它交给你,好让你可以对你母亲有个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