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仙医小神农 > 1243章在柜子里
    那小护士知道杨辰的警察身份,不敢怠慢,连忙走在了最前头。

    杨辰和南宫月以及陈静仪三人并肩跟在后头,马院长黑着脸,不动声色的跟在杨辰身边。

    “警官,这丢失血浆和案件也有关系吗?”走在路上,马院长忍不住问。

    杨辰侧头看了一眼这老家伙,淡淡笑道:“马院长可能没看过那些死者的死状,那些死者死后身上的血液都被抽干了,所以我怀疑凶手似乎嗜好鲜血。”

    此话一出,马院长那佝偻的身子顿时忍不住一哆嗦,连忙抹了抹头上的汗珠子。

    没给他再发问的机会,那护士已经带着他们来到了血库附近,马院长亲自打开血库的门,对杨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杨辰也不客气,率先和那护士走在了好最前头。

    一进血库,杨辰便感到了一阵寒意,下意识的收了收衣襟,目光抬头看去,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甚至连个窗户都没有,也就是说,要进出这血库,就只有这一个入口。

    可是门口有监控,那护士已经告诉了他们,根本没有人进出过。

    一下子,这个鲜血被盗案似乎也变成了一个无头案。

    杨辰环视了一圈,四周全都是一个个类似与冰柜一般的柜子,上面标注着各种血型和编号。

    “马院长,我可以打开柜子看看吗?”

    杨辰环视了一圈屋子,随后回头笑吟吟问道。

    “当当然可以。”马院长干笑一声,他自然不敢拒绝。

    杨辰也不客气,径直打开那丢失了好几升血浆的柜子,顿时,里面传来一股血腥味。

    杨辰大概看了看,这柜子里的空间很大,大概足足有半米高,一米多长,足够容纳十几个成年人的血液。

    可是现在,这个放着型血浆的柜子果然空了。

    杨辰接着打开另一个柜子,柜子上面刻着一个大大的,想来里面放的因该是型血。

    打开一看,里面也是空的。

    那护士低声解释道:“警官,就是这两个柜子的血浆丢了,足足十几升呢。”

    杨辰闻言点了点头,随后关上这两个柜子的门,转头朝着另外一个柜子走去,这个柜子里门上刻着,想来应该是存放型血的。

    “警官,这种小事还是让我来吧。”看到杨辰每次打开柜门都要皱一皱眉,身后的护士连忙善解人意的道。

    杨辰也却是很讨厌那股腥臭味,便回头笑道:“那就多谢了。”

    说着,他退开几步,给那护士让开了一条路。

    那护士含羞带怯的看了一眼杨辰,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来,缓缓拉开柜门。

    “啊!”

    忽然,这护士猛地一声尖叫,杨辰本来在思索,此刻着实吓了一跳,出于本能朝那护士窜了过去。

    只见那护士正一脸紧张的看着柜子里,柜子是空的,里面依旧没有任何血浆。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到底是谁这么缺德?”

    马院长看到这里差点没气吐血了,要是丢点仪器设备,他也就忍了,可是这是血浆,是用来救命的东西啊。

    假若现在医院里来了一个重伤员,需要传输血液,医院岂不是只能干瞪眼?

    一念至此,马院长就在这血库里将那盗贼的祖宗十八代全都问候了一边。

    杨辰拦在那女护士身前,看到空空如也的柜子,松了口气,回头安慰那女护士:“好了,没了就没了,去看看型血的柜子,看看还在不在。”

    那护士惊魂未定的点点头,其实她有一句话并没有告诉杨辰,就在刚才打开柜子门的一瞬间,她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在她眼前一闪而过”

    这让她本就疑神疑鬼的心猛然受到了冲击,所以才下意识的尖叫出声。

    “去!打开型血的柜子,老夫倒是要看看,这贼是不是什么血都要偷。”马院长一声令下。

    那护士再度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向了最后的那个柜子门。

    杨辰等人这一次没有分神,皆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柜子。

    护士的手缓缓伸向柜子,渐渐拉倒把手,轻轻一拉。

    门开了

    “啊!!!”

    等看清里面的清醒后,那护士一声尖叫,竟是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而后方的杨辰和马院长等人的脸色却是一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只见那原本放着型血的柜子里,一个脸色苍白的人正捧着一个袋子贪婪的往嘴里挤,那袋子里满是鲜红的液体,不是血浆还能有什么?

    殷红的鲜血顺着这人嘴角流淌下来,他的一双眼睛里散发着野兽一般犀利的光芒。

    等马院长看到这人的长相后,眼皮一翻差点没晕过去,好在南宫月手疾眼快,一把提起了他的脖子,这才避免了他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方德辉,方德辉,此人是方医生,是死去的方医生啊!”马院长上气不接下气的惊恐道。

    此话一出,不管是杨辰还是南宫月,眼里都闪过一抹骇然。

    而那护士更是干脆两眼一翻干脆晕了过去。

    马院长因为身边还有杨辰的缘故,尚且还能保持清醒。

    不过杨辰可没打算让他看到接下来的场景,一记手刀劈在他脖子上,马院长两眼一番,顿时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做好了这一切之后,杨辰才对南宫月嘱咐了一句:“南宫大小姐,去堵住门,别让这畜生跑了。”

    南宫月应了一声,她现在可是实打实的天阶巅峰高手,心里自然是毫无畏惧,寒着脸便守在了门前。

    杨辰冷眼看着眼前的怪物,也不管它能不能听懂,寒声道:“畜生,让你为非作歹,给我受死吧!”

    那怪物似乎听懂了杨辰的话,恋恋不舍的放下手里的血袋子,准备逃命,身形化作一道流光,笔直的朝外面飞去。

    “哼!哪里逃!”

    南宫月当时就怒了,他堂堂天阶巅峰高手镇守的门,其实那么容易通过的?

    当下,她凝起全部真气,严阵以待。

    然而不管是杨辰还是南宫月都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在飞到半路的时候似乎就已经知道了自己飞不出去,干脆在杨辰面前将那晕倒的护士提了起来,龇牙咧嘴看着杨辰。

    那意思很明显,你要是敢来,我就弄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