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万灵大天敌 > 第一百三十一章厨师

第一百三十一章厨师

    青萝的路,很坎坷,却也很强大,凭借一部法诀冰火劫打滚摸爬,一路领悟加点,最终成为强者。

    很显然,自己手里光凭火劫和冰劫是不可能推演出完整冰火劫的,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

    以前修炼了冰劫,所以神器的吸引力让昊尺很快便领悟了火劫,只是自己无法完美的令三者融合,才迫不得已在体内凝炼了一个冰火太极图。

    太极图的轮廓由永信之电构成,而内部一半是冰极一半是火极,还有黑暗缠绕着,似是压制相冲的力量。

    之所以还是修炼了,昊尺也是抱着以后能不能让其归为一炉,创造适合自己的修炼之路。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昊尺才将火劫完全掌控,开始着手斩己天功。

    尽管有些苦难,可昊尺还是勉强把斩己天功给学会,这保命的能力果然不是那么好学的。

    不知道外面现在这么样了,昊尺只能透过狂热之眼望穿那厚厚的雪层,看到了白蒙蒙的天空。

    风雪很大,自己还是走下面吧,何况下面的灵气比上面好浓厚一倍,修仙势必事半功倍。

    冰冷的灵气倒是吸入了体内,可那太极图上的火极却弱了很多,受到了冰极的压制。

    解决这个难题,昊尺甚至燃烧着血焚来提供血热之力,才堪堪和冰极平衡。

    睁开眼睛,昊尺站了起来,身上滚烫的雾气融化着四周的冰壁。

    热!

    体内的灵气有些对冲,昊尺脸都变了色,不过却并没有感受到疼痛,倒是值得欣慰。

    老师这么燃烧着血焚,这对于昊尺来说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消耗,哪怕自己有搜刮的灵石,也不一定经得起消耗。

    节省开支的方法,就是不适用那些血焚,光凭它们凝聚的脂肪缓慢的运动就足以御寒,只要修炼缓慢,问题应该不大。

    打定主意,昊尺抖了抖身上的雪,凝聚两把血刃开始攀登,只要去了上面就可以节省血焚消耗了,光凭自己的身体强度来抗寒就好。

    也不知爬了多久,昊尺才出了挖的坑。

    一如既往的鹅毛大雪,可昊尺已经不在乎了,他现在只想打一只皮毛为白色的动物来制作外套。

    这是根据小黄书的一些现代化战争伪装理论得到的知识,只要自己披上洁白的皮毛,地面上的大雪会让自己得以伪装,很难有人可以看出来,也降低来自天空的侦察概率。

    可是这种风雪交加的地方,真的有动物吗?

    这里可不是蓝星,所以昊尺无法判断真实性,科学已经无法解释很多现象了,他所学的知识点已经不能完全解释难题了。

    好在昊尺也是一个狠人,凭借意志力走出了一望无际的平原,来到一片树林中。

    这片树林是没有叶子的,棕色的树干上被堆积着白雪,树干也冻得发僵,仿佛染上了一层冬瓜粉。

    起初还只是一人多高的大树,越是走进树林中心,那些大树越发的巨大。

    走着走着,倒是有几只人高的雪白猴子在大树上跳来跳去,并未攻击昊尺,倒是让他十分的尴尬。

    那几只猴子似乎是一种叫雪魈的怪物,性格阴狠,却有着很强的危机感之,除了那些实力强大的强者和经验丰富的猎人外,几乎没有什么人可以捕捉他们,这也使得它们的皮毛异常的昂贵。

    大陆上很难见到雪魈,这里却见到了好几只,昊尺不得不推测了一下,发现无尽雪域的雪魈数量可能是大陆上的好几倍。

    雪魈很多,可并没有人过来猎杀,想来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势力的。

    推测这里可能有什么势力,昊尺放慢了脚步,慢慢的前进,一边还打量着周围。

    “站住人类,请出示你的通行证!”

    走了很久,昊尺突然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像音源望去,那是一个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人。只是这个人长着两只白色的狗耳朵,头发也是灰色的,嘴角的虎牙也尖锐闪亮,似乎是某种动物变化过来的。

    “狼族!”只用了一眼,昊尺闻了一下,顿时判断了对方的身份,对方应该是兽人一族的狼人。

    相比较修为论,兽人一族可以不凭借修为就化为人形,只是他们的力量也随之流逝,并不像那些强大的妖兽一出生就拥有可怕的力量。

    可以说兽人族就是妖族的无限削弱版,妖族是纯粹的妖,兽人则拥有一半的人之血脉。

    妖族一出生便拥有可怕的力量,而且无法化为人形,必须修炼渡过化形劫才能化为人身模样而兽人一族一出生便是人形,只是多了一些兽类的特征而已,但是他们一出生拥有的力量却异常的渺小,需要后天锻炼才能变强。

    所以说,二者之间的关系,就如同皇宫里的皇族嫡子和贫民区拥有皇族血脉的乞丐,妖族就是那皇族嫡子,而兽人族就是那拥有皇族血脉的乞丐。

    “看什么看,出示你的通行证!”昊尺发呆,那个狼人却握着长枪惭浙靠近的昊尺,并出声警示。

    为了阻止一些想要来领域中寻找巨龙宝藏的外来者,兽人族布下了不少的强者,便以途中拦截那些没有通行证而想要通过的人。

    昊尺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那所谓的通行证自然是没有的。

    昊尺回过神,缓缓道:“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你若要进我兽人国,必须出示上级给你们的通行证,不然休想过去。”说着,狼人还据台了抬长枪示威。

    昊尺冷漠的看了狼人一眼,淡淡道:“通行证我没有,我现在只想进去找点吃的。”

    “那你不能进去,你还是退去吧。”

    “如果我非要进去呢?”

    “你要硬闯就试试,我打赌你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狼人的十分的笃定,似乎只要昊尺硬闯真的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必然是暗中还有什么兽人族的强者,昊尺心道。

    “真的没有办法通融一下吗?”

    “没有”狼人咽了咽口水,冷冷道。

    “”

    昊尺想了一下,道:“我是一个一直追逐梦想的厨师,精通各种食物的加工和制作,用一些毫不起眼的动植物来做成美食。”

    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