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辣手凰后 > 283,苏见力蛊毒反常中

283,苏见力蛊毒反常中

    房间,突然一下子都寂静了起来。

    气氛,被苏见力这么恬不知耻的表现给压了下去,巴脑站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什么,挥手示意前来送饭的士兵退下,随后,自己也悄悄地要退下。

    “巴脑,不许走!”

    樊霓依被苏见力强行搂抱过,对苏见力突然间会不会再对自己下手,她实在是吃不准,两眼急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哀求着巴脑道:“你别走,我一个人害怕。”

    巴脑看着樊霓依一脸的惧色,又看了看苏见力,发现他此时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满脸都是写着卑鄙下作的字眼。跟之前的那个风流倜傥的楚国三军副统帅相比较,真的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再不留人下来,恐怕樊霓依真的是要吃亏的。

    “好,那什么我就在门口候着,有事你招呼下我就进来。”

    巴脑实在是不想看着樊霓依嘴对嘴地给苏见力喂食,只好选择在门口站着,这样既看不见,又能在樊霓依需要的时候冲进来。

    樊霓依是亲眼见着巴脑真的在门口站着,这才放心地走过去给苏见力喂食。

    苏见力一见到樊霓依,突然坐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搂着樊霓依的腰撒娇道:“灵儿,灵儿,你去哪里了?为何到现在才来看我呢?难道你一点都不想我吗?”

    樊霓依被苏见力突然这么一用力地搂着,一颗心猛地撞击着,如此深沉而有力的怀抱,是她曾经获取过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一下子就全部消失了。原本对苏见力的这种怀抱还逗留在些许享受和回忆的时刻,却从他口中听到喊着的是她二姐胡灵儿的名字,突然整个人都像是掉进了冰窖。

    “灵儿,我饿了,你快喂我吃饭,就像以前那样,好不好?我向你保证,从今往后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苏见力,你快清醒下,我不是你的胡灵儿,我是樊霓依你快把手拿开!”

    樊霓依害怕地一手想要推开苏见力,身子却是被苏见力紧紧地搂抱着,哪里还能推开他?

    再是低头的时候,苏见力已经将他的头紧紧地贴在樊霓依的胸前,蹭着她那件青梅百雀枝的彩衣,像是要在樊霓依的胸前找到一个口子钻进她的体内去才会安全。

    这种举动,像极了一个刚出生找吃的婴儿。樊霓依内心潜藏的母性一下子就被激发了出来,一手摸着苏见力的头发,一手轻轻地从碗里盛着饭菜,小心翼翼地哄着苏见力吃着。

    巴脑站在门口,侧耳仔细听着屋内的动静,实在是没控制住,这才偷偷地回过头看了屋内一眼,见樊霓依已经将苏见力哄好了,悄悄地关上了烦闷,命人仔细注意听着屋内樊霓依的吩咐后,这才悄悄地离去找阿东乐。

    谁知道人还未曾到,就听到原本守在大门口的士兵,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朦胧的夜里差点没和巴脑撞个满怀。

    巴脑扶着来者,有点愠色地问:“何事如此慌张?”

    “巴大人,不好了外面,外面来了许多士兵”。

    “你说什么?什么士兵?在哪里?”巴脑激动地扯着那名士兵的衣领,很是紧张的样子。目光也不自觉地四处张望着。

    “巴脑,巴脑”,阿东乐在阿兰蕾的搀扶下,大老远地招手喊着:“不好了,巴脑,快,快去带三姐和苏将军藏起来阿提马的兵马已经将驿站团团包围住了。”

    “什么?不会吧?”

    “别傻站着,快去啊。”阿东乐追了上来,狠狠地捶打着巴脑一拳道:“密室,听到了没有?”

    “哦哦哦,好,我这就去”。

    巴脑一刻不敢停歇地就冲进了苏见力房间里。

    “三姐,不好了,快带着苏将军离开,阿提马的人攻打进来了。”

    樊霓依听到巴脑推门进来说话的时候,正是在给苏见力喂食。转过头见巴脑如是慌张,不免也跟着紧张了起来,问巴脑道:“这可怎么办?”

    “阿东乐说让你带着苏将军躲进密室,你快藏起来,其他的事情我们来安排。”

    “三姐,快走吧,这里不是久待之处,咱们的将士恐怕是扛不住多久了。”

    “阿东乐,我不走,我要和你们在一起,我哪里也不想去。”樊霓依固执着,这个生死离别的时刻,她最是不想同他们分开。

    阿东乐知道樊霓依的脾气,如果不哄骗她一点,恐怕很难离去。伸出双手搂着樊霓依的肩膀微笑着对她说道:“三姐,你要相信我和巴脑,我们二人早已经想好了对策,你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冲出去的。”

    阿东乐的话,较之巴脑说的,更能叫樊霓依信服。只是在这关键时刻,樊霓依依旧要确认一下,双眸凝神注视着阿东乐的面部表情,见他当真是没有丝毫闪烁的地方,这才追问了一句道:“阿东乐,你是知道的,我很是信任你说的话,你老实告诉我,当真是已经想好了出路吗?”

    “三姐,瞧你这话说的,我们都是一家人,怎么可能会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来诓你呢?真要是有什么生命危险,我和巴脑怎么可能将你一个人留在世上独活?”

    巴脑也跟着在身边附和阿东乐的话道:“三姐,你就放心吧,苏将军早就将各种会出现的问题都考虑到了,如今我们只需要按照他安排的步骤去做就好了,咱们一定会逢凶化吉的,快走吧,阿兰蕾,你带着三姐先离开,我派人将苏将军给送过去。”

    巴脑边说边推着阿兰蕾和樊霓依二人离去。

    阿东乐也早已命门外的人将苏见力捆绑着抬走,临行前给苏见力强行吃下了点他自己配置的草药,希望能暂时压一压苏见力体内的蛊毒蔓延。因为不知道最后的那一味,再加之时间仓促,所以草药也很是粗糙,甚至有点咯牙,味道还特别难闻,苏见力挣扎着不吃,硬是被塞得满满一嘴,给强行咽了进去。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巴脑和阿东乐二人。事情可不客观,两人是一个比一个更清楚。

    “巴脑,看来咱们就要到此为止了,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呢?”阿东乐突然感概地问了巴脑一句。

    才逃离了若敖天的魔掌,离开了楚国这个令每个人都郁郁寡欢的地方,以为潜回吐火国,能顺利地得到阿提马的眷顾,然后恢复他“阿氏门”往日的风采,这样大家就可以继续留在吐火国生活。只是,真的可惜,很多事情无法尽人意。

    巴脑的情绪也是悲观到底。

    如果没有跟着樊霓依和阿东乐来吐火国办这什么恢复荣耀的破事,他现在应该和虚头二人正在“楚秀阁”里欢歌笑语,和一堆的佳人莺歌燕舞好不快哉。

    只是可惜,这世上竟没有后悔药,要早知道是这种结果的话,他还真的不敢太确定自己是不是还会跟着来这里。

    “阿东乐,我想问你个事,你觉得三姐离开咱们的话,对她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什么意思?”阿东乐瞪圆了眼睛问道:“你不会是想把她也带上吧?”

    “阿东乐,你有没有想过?咱们要是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三姐将来怎么办?君上已经对她都这副心肠了,我真担心咱们将她一个人留在这世上是害了她,你明白吗?”

    “巴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的担心也许是多虑了,你想想,三姐在没有遇见咱们的时候,她一个人不也活得好好的吗?再说了,你别忘记了,在楚国,她还有她的四弟阿旺,还有林家三兄弟,他们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也是。”巴脑这才想起当真是自己多虑了。扶着阿东乐,二人一副视死如归地前去迎战。

    “孙将军!”

    巴脑眼尖,一眼就看见了身着吐火**服的士兵手中的长矛顶端,悬挂着孙损的脑袋。虽然已经是血肉模糊了,可是,整体的轮廓依稀可见,在火把的照耀下,血都凝结成块了,想来是已经被杀害很久了。

    阿东乐听见巴脑喊孙损,循着巴脑的目光望去,当真见到孙损的人头正悬挂在长矛上,死前应该是受了很大的折磨才会如此模样,愤怒得朝阿提马的将士怒吼着:“阿提马,我阿东乐与你不共戴天!”

    “阿东乐?”骑在马背上的一个年纪约有四十上下的人,脸上有一块斜刀疤,死鱼般的眼珠子上下打量了阿东乐一番,咬着牙关恶狠狠地说道:“阿东乐,今日我阿羌一定要将你活捉了,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阿羌?!”阿东乐双目微闭,凝视着眼前这个身着将军服的中年男子,一下子想起来了他是谁,忍不住长笑了起来:“阿羌,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当初在“阿氏门”的时候,我真应该一刀将你杀死,没想到你如今竟然混到了这人模狗样!”

    阿羌对阿东乐的讽刺一点都不生气,反倒冷笑着朝马下的士兵命令道:“记住,把他活捉给我,我阿羌要叫他知道在我脸上画一刀是什么样的后果!”

    “痴人说梦!”巴脑朝阿羌呸了一口骂了一句,随后命人放箭死挡着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