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简单的。。。阵法?”张凉大惊,诸葛亮你的名声在外,我能相信你这个简单吗。

    显然是不能的。

    “装神弄鬼!”一旁的魏延看了不爽,就想要冲上去,被张凉给制止了。

    “都不要乱动,没有命令,不要乱进攻!”张凉吩咐了部下们,特别盯着魏延道,“违令者,军法从事。”

    大家听张凉说得这么严肃,还是不敢多言,乖乖地待在自己的真中。

    由于有几个主将压着,士卒们也没有敢乱动,都好好的,队列整齐。

    “我就这样静静地这样看着你们变化!”张凉冷冷地盯着诸葛亮远去的背影。不过很快也看不到了,被来来去去的人给挡住了。

    接着就是眼花缭乱的敌军阵型变化,可以明显感觉到,他们训练过,或者是说有什么东西在指挥他们变化。主要是分成了支人马,每一支颜色都不一样,穿着的衣服都不一样的颜色。拿着的武器也各有差别,有的是长枪,有的是勾链绳索,有的是大刀,还有盾牌,奇奇怪怪的,每个人都举着一支三角旗子,旗子的颜色和他们的依附在颜色一样也是种,除了颜色,三角旗上还画着各种兽,龙狮虎豹等等。

    这队人马分列处,交叉又分开,组合成了一个卦一样的阵法。

    这时候,诸葛亮居然已经到了城头上了,居高临下,对张凉大声道:“渔阳王请吧!”

    这是要战啊!

    张凉怎么会没有丝毫准备的就去闯阵,立即启动白金眼扫描:

    阵法名称:门金锁

    阵n能:此阵法设置有门,分别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

    如从生门、景门、开门而入则吉从伤门、惊门、休门而入则伤从杜门、死门而人则亡。

    各门的开关可以根据总指挥进行临时的调整位置。不知道的人杀进去,多有死伤。

    张凉看了这个,知道厉害,幸好这白金眼已经看破了阵法的各门,只要自己按照相应的方法,从东南角上生门击人,往正西景门而出,其阵必乱。

    张凉既然已经知道了方法,想要破阵还不简单,吩咐部下:“我现在需要两名勇猛的将军,协助我破阵,谁可出战?”

    “末将愿往!”部下一人站出来,张凉一看,原来是黄忠。

    黄忠投靠到了张凉的部下了,还没有立什么功劳呢,现在正是好机会。

    黄忠武力高,智商不低,又比较听话,张凉很满意,点头道:“有汉升出马,我已成功一半了,哈哈哈!”

    “末将也愿意为主公出力!”又是魏延,他是一个积极的年轻人,战斗打仗从来都是冲在第一线。

    其实徐晃等人都想去,只不过张凉既然点了黄忠,魏延和他是同一个地方来的,想必更有默契,所以别人都晚了一步。

    张凉其实却不想要魏延去,这家伙武力是高,但是不怎么听话,这种破阵的关键战役,万一他脑袋发昏不听指挥,那可能要出乱子。不过现在既然他已经要求出战了,自己总不能就这样拒绝他。没有道理的嘛。

    于是,张凉点头道:“有文长和汉升一起,我无忧矣!”

    接着,就是挑选人马。黄忠和魏延各挑选了一千精锐游骑,对方是千rn阵,自己这里人也不能少。

    告诉了他们方法以及路线,让黄忠进生门,让魏延进开门,然后再看自己的指挥,一路冲杀。

    双方准备已定,两员猛将立即带兵杀了出去。

    原本城楼上的诸葛亮还是气定神闲的,门金锁阵,只有三个门是生,其他五门都是死路一条,这个概率,应该自己这一方胜算更大。

    但是,黄忠和魏延两个一出击,进的都是对的门,这就让诸葛亮不淡定了,怎么会如此凑巧,都进了对的门呢。

    一定是错觉,擦亮眼睛再看,没有变化。

    “难道张凉已经看破了我这阵法。”诸葛亮心中不免要怀疑,但是实在不愿意相信,这阵法自己才刚刚研究出来没多久,怎么张凉一眼就看透了,这个世界上,难道还真有比自己聪明的人?

    一定是巧合吧!

    没有关系,就算是碰巧进了对的门,后面只要自己再控制指挥一下,就能扭转局势。

    话说黄忠和魏延各自带兵杀进阵中,碰到的都是敌军的背面,这杀起来真爽,砍瓜切菜一样。

    诸葛亮挥动令旗,指挥里面的士卒转动。得到命令的士卒们,开始了调动,很快就完成了逆转,将黄忠和魏延阻挡在里面。

    “呵呵,利用颜色的衣服和旗子区分,我只要记住了颜色,那不管你怎么变,都是一样的。”张凉在外面一看,立即就看到了阵法变化的重点所在。

    立即也开始用令旗指挥黄忠和魏延两个行动。

    问题来了,诸葛亮在城墙,居高临下,他的令旗自然都能看到,命令能够得到很好的执行。但是张凉在这城下可不好使,因为高度不够,里面的黄忠和魏延看不到他的令旗呀。

    “赶紧把我们的井栏车架推一部上来!”

    没有问题,这个是可以做到的。很快井栏车架就推上来了,张凉让令旗兵爬了上去,开始指挥。

    一头雾水的黄忠,终于明白了该怎么做了,按照指示,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而另一边的魏延呢,那可就自作主张了,刚刚一阵迷糊,已经让他的冷静消失了。

    “反正是杀出去,从哪里杀不是杀呀,狗屁那么多规矩!”魏延自信凭借自己的武力,这蜀中能有几个人打得过?

    “杀!”念想于此,魏延奋力杀像了其他的门。

    这一下仿佛就捅了马蜂窝,各处勾链枪剑戟,还有弓箭。都是从奇怪的角度射出来,一个武将的力量,根本就没有办法冲过去。

    门金锁的威力,终于在魏延的身上展现了出来。幸好另一半已经被黄忠打破,否则全阵的威力,更是可怕。

    “该死的魏延,果然是处乱子!”张凉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