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清晨,池晚晚惺忪迷离的睁开眼,一张英俊得令人窒息的脸就印入了她的眼中,她怔忪了一下,吓得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惊呼道,“你是谁!?”

    闻言,男人深邃如夜的双眸中迸裂出一丝冷意,伸手轻佻的捏住了池晚晚的下巴,迫使池晚晚正视他的眼睛,声线平稳,“女人,昨晚的事情,你全记不得了?”

    对上男人的眸子,池碗碗空白的脑海里闪过一些画面。

    昨晚,剧组的杀青宴上,有人频频向她敬酒然后,头开始发晕再然后,昏黄暧昧的灯光下,两具**的身体激烈的纠缠在一起

    这些画面,都深深的刺痛了池晚晚的神经,她正要开口,可一阵嘈杂的敲门声和嚷嚷声突兀传来,打断了她要说的话。

    池晚晚下意识的看向门口,脸色惊变。

    门外的该不会是记者吧!?

    池晚晚以前被记者跟踪过好几次,对这样的情况,女人的第六感是异常的敏锐的。

    她现在这个样子,要是真的被记者拍到了,她就玩完了!

    男人微微皱眉,似乎没有想到这时候突然会有这么多人来敲门,但在看到池晚晚惊慌失措的样子的时候,他嘴角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女人,你要是肯求我,我可以让人把门口的人赶走。”

    闻言,池晚晚从惊恐中回过神来,伸手‘啪’的一声响,拍掉了男人捏住她下巴的手,瞪着男人,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做梦!我就是死也不会求你的!”

    她池晚晚就算是走投无路,也不会去求一个趁她神志不清占她便宜的卑鄙龌龊的男人!

    况且,她还怀疑昨晚上是被人算计了,而这个男人就是算计她的人中的一个!

    “呵呵”男人轻笑出声。

    只是这笑,没有任何温度,令人脚底生凉。

    他再度捏住了池晚晚的下巴,身体凑到了池晚晚耳边,语气异常暧昧,“真是嘴硬,昨天晚上,你还哭着求我上你呢!”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池晚晚的脸颊上,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恼的,池晚晚用力一把推开了男人,声音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无耻!”

    “开门开门再不开门,我们就撞门了!”这时候门外的人敲得不耐烦了,大喊道。

    闻言,池晚晚已经顾不得酸痛无比的身体了,手忙脚乱的用被子裹着自己的身体,下床找自己的衣服。

    她昨晚上穿的礼服就在床边的地上,她捡起来一看,已经被撕成了好几片,根本没法穿了!

    怎么办!?

    池晚晚急得牙齿紧紧的咬住嘴唇,手心冒汗。

    “女人,再不求我,就来不及了。”男人冷漠富有磁性的声音从池晚晚头顶传来。

    此刻,外门的人已经在撞门了,铝合金的防盗门在他们的撞击下,产生了剧烈的震动,每一下都像撞击在池晚晚的心上一样。

    池晚晚抬眸,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的脸部轮廓深刻而立体,剑眉星目,挺直的鼻梁下,薄唇依旧微扬着,性感得致命可池晚晚却觉得这张脸令她无比反感。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