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 第三百五十七章都是八个圈?

第三百五十七章都是八个圈?

    扯着顾诚玉就往府外跑,他要拉着顾诚玉去坐马车。顾诚玉忙劝道:“别急啊!这会儿离传胪的时辰还早着呢!那些官员也肯定在路上呢!”

    “早去总比晚去得好,你就是不知道着急。快些,免得落在了后面。”叶知秋头也没回,径直拉着顾诚玉跑到顾府的马车前,手脚并用地往上爬。

    顾诚玉无奈,也只得跟着叶知秋上了马车。还好马车上有灯笼,不然这黑灯瞎火的,马车都不好赶路。

    到得太和殿外的时候,已经到了卯时,正四品及以上的官员也陆续到了太和殿外,等候上朝。

    正四品的官职连太和殿都进不了,只能呆在殿外。顾诚玉看了一眼,发现贡生们都来了。其实只有前十名会受到传召,三甲基本不可能面圣。不过,贡生们还是都来了,毕竟自己若是发挥超常呢?

    殿外的文武百官还未进殿,文武百官按照品级排位。贡士们排立在文武各官东西班次之后,顾诚玉乃是会试第一,自然排在了最前头。

    蒋明渊早就到了殿外,他也看到了顾诚玉,想上前对顾诚玉勉励几句,让他面圣时莫慌。谁想,还未跨出一步,就看到总管大太监德安出来了。

    而尹坤只是看了一眼顾诚玉,朝着回望他的顾诚玉点了点头。他了解顾诚玉的性子,面圣应该不会出问题。至于吴安,早在和顾诚玉错身而过的时候,说了两个字,“莫慌!”

    之后,顾诚玉还看见了郑伦,两人相视一笑,没有说话。可顾诚玉见郑伦看他时,眼神有些闪躲,想是觉得对不住自己。虽然自己也没怪他,可是在他父亲解了他的禁之后,顾诚玉让人带了口信儿,也没回个只字片语,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顾诚玉站的位置格外引人注意,不过,更引人注意的还是他这个会元的名头。

    凡是走过的文武百官和已经站在前头的官员,都要看顾诚玉几眼。一是因为他名声在外,才华卓越,二则是因为殿试那日,皇上对他的关注。

    和他有相同待遇的就是闵峰了,闵峰生为夏清的关门小弟子,文武百官又怎会不认得?那日收徒典礼时,夏清可是请了不少的官员。

    那些官员心里都清楚,这是在为闵峰造势呢!还未进朝堂,就已经在为他打点关系。可想而知,闵峰日后的官途肯定是一路顺畅。

    顾诚玉面带微笑,看着前方的太和殿,对那些打量在他身上的目光视若无睹,他这会儿还是需要低调些好。而闵峰则不然,他朝着那些官员拱手行礼,这其中有许多官员都是参加过他收徒典礼的,还被夏青引荐过。因此,大家也算是熟识。

    闵峰行礼,那些官员也颇给面子,都点了点头,不过大家都没出声。因为大太监总管德安已经站在了殿外,想是要开始早朝了。

    随着礼乐鸣鞭之后,鸿胪寺官员高喊一声“入班”,三品以上的官员都纷纷向太和殿内走去。而殿外剩下的就是正四品的官员,前头呼啦啦走了一大半。

    早朝并未持续多久,因为今日要传胪大典,所以顾诚玉他们等了半个时辰,早朝就结束了,接着就是前十名面圣。

    本来前十名有读卷官至御前跪,展卷朗读,可后来皇上不喜,就免了读卷,由司礼监官接卷至御案,皇上亲自阅卷。

    皇上看着面前十张试卷,拿起摆在第一的那张。上头的字写得十分端正,且卷面整洁,让人看着舒爽。不过,这是谁的试卷?这与他昨日看的顾诚玉的试卷,内容不尽相同。

    看着试卷上打的满满八个圆圈,皇上仔细看了起来,将试卷从上至下看了一遍,他没有说话,将试卷放在了桌上。此时,殿内只剩下了八名阅卷管与礼部的官员,大家看着皇上面无表情,心里都在惴惴不安。

    皇上接着将第二份和第三份仔细看了一遍,其他剩下的试卷,就看得有些随意了,将试卷还是按照原来的位置摆放。

    皇上开了口,“这前三份试卷为何都是八个圈?”

    底下的阅卷官都沉默了,原本只有两份是八个圈,可是夏首府对另外一份试卷也很看重,他先打的圈,结果他们也就跟风了。

    其实夏清的打算他们谁不知道?还不是因为夏清觉得将闵峰的卷子放在第一,有些突兀吗?明眼人都看得出顾诚玉的卷子,策论作的略胜一筹,可是夏清会甘心吗?

    虽然大家都心怀鬼胎,可是顾诚玉的卷子都是结结实实打了八个圈的,最后才呈给了夏清。

    大家都是心照不宣,将难题丢给了夏清,反正又不是他们的弟子,他们急什么?

    后头夏清想怎么做,他们当然不会有意见,皇上阅卷的时候,排名还是会稍有变动的。

    夏清为了避嫌,这才给顾诚玉的卷子也打了个圈。而后又将另一份作的还不错的卷子,也打了圈。

    他们这些阅卷管可不管,反正有夏清顶在上头。所以说,官场上的人都是人精儿,明哲保身是常有之举。

    以至于到最后,就成了有三个圈同样多的试卷,将难题扔给了皇上。

    “启禀皇上,这三份试卷,微臣与七位阅卷同僚商量过,大家一致认同这三张试卷不分伯仲。因此,还请皇上亲自定夺。”

    夏清作为阅卷主官,这时候就得当仁不让地站出来。反正第一甲可就是这三张试卷了,皇上要怎么排,那就要看皇上的心情了。

    皇上面色一沉,冷哼一声,这三张试卷确实是十份考卷中最好的,可是谁能排第一,其实已经一目了然。

    “听说夏爱卿前不久喜获佳徒,怎地没与朕提过。不然收徒这日,朕怎么也要送些贺礼才是。”

    皇上突然朝着夏清说起了收徒之事,夏清心里咯噔一下。皇上这么说,就是对他有意见了?

    皇城根下的事儿,怎么可能瞒得过皇上?他没说,一是因为没必要,皇上没有提及,他当然不会上赶着去说。

    二是因为他存了私心,想在殿试上使一把力。只可惜顾诚玉不是浪得虚名之辈,闵峰被他亲自教导了一个月,也还差上顾诚玉一头。

    “回皇上,微臣年事已高,见到有才华的年轻俊才,不免起了爱才之心。再说此子性子颇得微臣的意,因此,才想收为弟子。”

    夏清虽是老狐狸,可面对皇上的盘问也不敢掉以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