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如她那般,在皇城这个如牢笼那个人心诡变的环境里艰难的生存,也要活着。

    那一刻,朱玉荣看懂了这个兰初那双眸中的祈求,不知是出于什么心里,朱玉荣居然鬼迷心窍让莫公公救下了兰初,并且买了下来,成了自己的人,并且一回到藩地居然就封了她为侧妃。

    当然,朱玉荣原主这个恶劣的爱好,那种抽打侍妾,或者让侍妾们做出各种少儿不宜的变态画面,让府中许多侍妾都苦不堪言。

    朱玉荣的这个嗜好吓跑了不少侍妾,那个时候,朱玉荣刚来,一些北阳城中的权势人家为了巴结朱玉荣,便把家中女儿送进府给朱玉荣作为结交讨好之意。

    可这样的人家养出来的女儿都是知书达理的女子,这样的秀慧女子怎堪羞辱?因为受不了朱玉荣的这种折磨,自尽的自尽,疯掉的疯掉,朱玉荣第一年刚来北地的时候,府中的侍妾,良娣死了一大片。

    这也恶劣的行径也渐渐传出来了朱玉荣的‘暴王’恶名。

    当然,朱玉荣除了这个恶劣嗜好,对侍妾们出手还是很大方的。

    可即使如此,正常的人家谁愿意服侍这样的变态呢?

    后来朱玉荣就开始在北阳城看见一个漂亮一点的女人就抢回了家,继续那种羞辱对待。

    不知怎么被外面的人得知朱玉荣的嗜好,一些平民或者是烟花之地,想要享受荣华富贵的女子,会自动送上门给朱玉荣玩弄。

    至少朱玉荣还是对女人舍得花钱的。

    各取所需,就另外当另外一回事了。

    这兰初就是另外一个另类。

    其他侍妾委屈委委屈屈不肯服侍,也不愿意做各种屈辱的姿势,兰初每次都主动承欢朱玉荣,还是一副娇媚无比开心,抱着府中的其他侍妾,做出各种活春宫一样的画面讨朱玉荣欢心。

    这也导致兰初少受了许多朱玉荣的毒打,安安稳稳的一直在镇北王府成为朱玉荣最宠爱的‘宠妾’。

    兰初不仅在房事上主动讨朱玉荣欢心,更是对朱玉荣吃穿用度无比细心,真到像是朱玉荣的‘妻子’一般,无时无刻都在贴身服侍朱玉荣。

    这个兰初也是一个怪胎。

    朱玉荣默默想着关于兰初的一切,莫公公已经开口:“王爷,这兰侧妃送膳食来了,若不然用兰侧妃的?”

    朱玉荣点了点头。

    莫公公连忙去开门,对着兰侧妃扬着笑意恭敬道:“兰侧妃,进来吧,王爷刚好要传膳,你来的刚刚好。”

    门一开,兰初的样子就落入了朱玉荣双眼中。

    讲真心话。

    兰初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白皙的肌肤如玉一般光滑,长长的柳叶眉,如星眸一般明亮的秀目,小巧红润的双唇,那婀娜款款走进来的姿态,每一处都显示着楚楚动人,雅秀如兰。

    长的这样美丽动人,气质韵雅的女人,怎么看都像那世家养出来的贵女。

    怎么会是一个女奴呢?

    朱玉荣心中满是疑虑。

    兰初此时见朱玉荣看她,冲着他柔柔一笑,娇媚的声音都是温柔:“王爷,妾身亲手给你煮了一个黄金乳鸽汤,碧玉清炒,冬笋炒肉片,芙蓉雪花糕,给王爷品尝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