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朱玉荣艰难的看了一样胸前红色瞬间弥漫上来,只觉的痛的很,她的脸色已经苍白起来,莫公公那着急,急切的呼喊:“王爷,王爷,你怎么样?来人!来人!”

    朱玉荣轻轻呻吟出声:“老莫,我没大碍。”

    不过若是在深一点就够呛了。

    幸好,莫公公出现的及时,这个陈文放没有完全插进去就被踢飞了。

    韩清一直就感觉到屋外有人端着,他也知道是陈文放,他原本以为陈文放是偷听,万万没有想到,陈文放居然行刺朱玉荣......

    韩清上前看脸色苍白的朱玉荣,猩红的血迹已经把她那胸口位置灰布衣裳染成了深红一片,深渊氤氲不明的目光闪过一道厉色,看了一眼挣扎着从地上起来的陈文放,又看了看忽然出现的莫公公,凌冽的寒霜让他整个人寒气都深了几分。

    陈文放被莫公公踹了一脚,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脸色狰狞爬起来,看着被莫公公抱着的朱玉荣,阴狠道:“狗王爷,今天你进了这个门,休想从这里出去。”

    莫公公脸色一急,怒喝:“你敢?你们难道想反了吗?”

    陈文放吐了一口吐沫:“呸!老子早就想反了,就这个狗王爷害我儿死于非命,我若不为我儿报仇雪恨,誓不为人!”

    陈文放说着,提着手中的匕首又要朝朱玉荣走来。

    韩清忽然慢悠悠开口:“陈大人,我刚才的话你忘了吗?”

    陈文放脚步顿了一顿,脸上的狰狞未变,道:“韩大人,这个狗王爷这样一副装扮混进你府上,若是让他出去,只怕一定会饶不了我们,我不过是在斩草除根而已,况且这样一个昏庸残暴的王爷死了,这是北地百姓的福祉,在下不过是在替天行道!”

    莫公公恨恨盯着陈文放:“你在敢伤害王爷,杂家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

    “你这只阉狗!”陈文放讥笑:“你也不看看你是在什么地方!”

    莫公公脸色十分难看,可是他也知道陈文放说的是事实,这里是在韩清大人的府上,韩清是谁?摄政王的表亲!

    天底下除了摄政王,谁敢动他!

    韩清如白玉一般无暇的脸覆盖着一层寒霜,双眼中的寒芒宛如万剑迸发一样,凌冽的射在陈文放身上,道:“陈大人,看来我的话,你没放在心上啊。“

    陈文放只觉的心一颤:“韩清大人,难不成你要护着这个狗王爷?”

    韩清笑了起来,声音寒彻如冰:“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也容不得你在我的府上造次。”

    陈文放看了一眼苍白的朱玉荣,满脸的不甘,道:“韩清大人,我们刚才说的只怕都由这个狗王爷听了去,你就不怕狗王爷出去之后和我们这一干等人算账吗?下官也只是防患未然而已。”

    顿了一顿,陈文放忽然讥笑起来:“而且韩清大人,难不成你看上这个狗王爷的美色了?还是他把你服侍的极好......”

    “放肆!”樊望怒斥。

    陈文放大笑起来:“放肆吗?难不成不是说的实话?若非如此,怎得韩清大人如此护着这个残暴不仁的狗王爷?不就是这个狗王爷长了一副好皮相,得了你韩清大人的眼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