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姐姐?

    又是姐姐?

    可是朱玉荣心里却生气不起来,因为这个小孩十分瘦,十分小,她扎了两根蓬松的辫子,大概是羡慕自己穿的这么好看,污垢涂面的脸都是羡慕带着好奇,还有一丝胆怯

    朱玉荣端下身子,温柔的抚摸着这个女孩的头发,那乱乱干枯的头发,想要一点一点要把她捋平,道:“妹妹,你喊错了,我是哥哥.”

    这么好看的人是哥哥吗?

    那小女孩闪着懵懂的清澈双眼,问:“哥哥,你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这么长的这么好看,还穿的这么好看,我能不能像你一样?”

    朱玉荣心中一酸,开口:“会的,总有一天会的.”

    她能怎么说?

    说天生身份的不同,所以即使她能穿上漂亮衣服也绝对不会像自己一样吗?

    这是古代,不是现代.

    现代讲求自由平等,可在古代封建制社会,平等永远说不可能存在的.

    更别说自由了,这是天方夜谭.

    “真的吗?”那小女孩天真的双眼露出一丝喜色,因为朱玉荣的话让她高兴了,瘦小的脸上泛着一丝红色,看着精神了不少.

    朱玉荣此刻已经把她的干枯的头发捋平,打了一个辫子,问旁边的人拿了红绳给她扎好,还拿了一朵绢花扎在她的头上.

    刚才还看着像小乞丐的小女孩,现在多了几分整洁,朱玉荣郑重又认真对她道:“真的,总有那么一天,你会穿上比我还要好看的衣裳,会比我还要干净,当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公主,过的开心.”

    她一定会让北地的天变了.

    她一定会让北地百姓吃饱穿暖.

    她一定会让北地的小孩无忧无虑的生活.

    她一定会做到!

    一定要做到!

    那小女孩听的十分高兴,想必在她心里能穿漂亮干净的衣服,说她一生最大的愿望.

    朱玉荣忍着心中的酸涩,擦了擦泛红的眼眶,起身,让人给这些小孩先端米粥来喝.

    看着这些小孩,朱玉荣真得很心酸.

    在前世,她弟弟的女儿,也就是她的侄女,从小就娇气,因为家里只有她这样一个小孩,父母和弟弟弟媳妇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她.

    娇生惯养还说轻点,简直就说百依百顺,要什么给什么,吃饭挑三拣四,穿衣服要看价格,只穿贵点,不穿便宜点,更别说她的玩具,都把家里堆成山似的……偏偏家人的好,她还理所当然,小小年轻整天对她父母,对弟弟妹妹吆三喝四……

    若那女孩不是自己侄女,她都有掐死的心理.

    在看看古代的孩子,要求不过只是穿漂亮衣服穿的干净,和现代的小孩一相比,朱玉荣越发替这些小孩心酸.

    如果他们生在现代,何苦连饭都吃不上,何苦穿件漂亮的衣服都说奢侈.

    更别说这天寒地冻的,连像样住的地方都没有.

    朱玉荣心理难过,看着那些小孩喝上米粥后,继续打量大棚.

    这大棚建的十分高和宽敞,宽敞的好处就是能够多住一些人,可是这么宽敞,显然是不避风的,这天寒地冻,寒风萧萧,都从外面传来.

    若非大棚中间有一个铁炉在烧着干柴,取出暖气来,只怕这些人住在大棚里都熬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