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朱玉荣目光落在那铁炉里,越发觉的莫公公做事细心,连取暖都给想到了,但是这铁炉烧柴火取暖,也就睡在中间的人比较暖和,外面还是偏冷的.

    想要让他们不在受冷,暖气建造迫在眉睫,房子也必须给他们盖上,还有粮食,和屋子……

    朱玉荣觉的一大堆事情都等着自己来做.

    这屋里面一些小孩见朱玉荣说话和气,人又长的和那仙人似的,一个个围着朱玉荣,胆怯稚嫩的小脸上又带着好奇.

    对他们来说,大概还没有看过这么好看的人,还不嫌弃他们的人,愿意亲近他们.

    朱玉荣和这些小孩逗弄了一会,见外面领粥的人陆续进来,便带着随从出了大棚.

    人多了容易乱,这大棚什么样子,里面的人怎么样,她心里大概也有了一个数目了.

    领着粥回来的流民们陆陆续续回到了大棚里,之前急着排队,所以不管有什么人来都没有眼前这一段饭让他们关心.

    这下看见这衣着富丽,一身贵气的人走近了他们肮脏的大棚,还冲着他们柔和的笑,一些人都呆了呆.

    是哪个大官愿意区降尊贵踏入他们这些贱民呆的地方?

    流民们一个个目露恭敬的对着朱玉荣恭送出去,直到朱玉荣远去,一些年轻壮年才问起大棚里呆着老幼妇孺,这个十分好看俊秀的大官是谁?

    大棚里没人说的出来.

    朱玉荣没有说自己是谁,流民们心里只有畏惧,小孩们心里只有好奇,哪里会问出现的人究竟是谁.

    倒是有个老妪开口道:“那个年轻小伙啊,他自称本王.”

    本王?

    这北地只有一个王爷.

    这皇胄贵族,身份之事谁敢冒充?

    谁敢自称本王呢?

    除了北地的镇北王爷大概没有人有这么大的胆子自称本王.

    可是…….那么和善平易近人,长的那般俊的人,真的是北地臭名昭著的镇北王爷吗?

    镇北王爷是谁啊?

    不就那个残暴王爷吗?

    害得他们饥不饱腹,背井离乡,乞讨过活的昏庸无道的’暴王’吗?

    大棚里流民都呆了.

    刚才受了朱玉荣帮助的妇人抬起怯怯的双眼道:“刚才那个人确实自称本王,他还说要给有孩子的人煮上肉粥,可能他知道我们没肉没奶孩子活不了,要给我们煮肉粥,还说以后领粥让老幼妇孺先领……那个人是个好人.”

    那妇人一脸坚定.

    她这么脏呢,那个后生脸上一点嫌弃都没有,还因为她们过的不好,眼眶都跟着红红的,只有心善的人才会懂得她们的苦和难.

    懂得苦和难的人,这样的人一定是个好人.

    “对啊,对啊.”朱玉荣绑头发的小女孩抬起小脸,:“那个大哥哥是好人,你们看,他给我扎头发,还带绢花,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带绢花,这么好的哥哥,我长大了一定要嫁给他.”

    小女孩头顶上的红色绢花鲜艳,刺激着众人的大脑.

    若是往常,大概大家都笑了,可是此时没有人笑的出来.

    大家面面相觑,都仿佛听见了天方夜谭一般.

    这镇北王爷会是一个好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