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城外护城军…韩家?

    那可都是摄政王的人和产业,这也是他在北阳城里不敢招惹和撼动的庞然大物.

    这个王爷什么时候和摄政王的人搭上关系了?

    那个蠢货王爷不是最害怕摄政王才会招了他们这些私兵保护他吗?

    董跃飞眉头突突直跳,只觉的他隐约感觉到了不得的事情,或许从小舅子死了开始,这个事情就隐隐在发生了,只是他被蒙在鼓里而已.

    这个时候.

    邬飞暴跳如雷的进来,一进来就怒气冲冲:“姐夫,小弟被那个狗王爷给杀了,怎么办?难不成我们就看着小弟白死了?”

    董跃飞阴蛰的盯着邬飞,抬起脚就一脚踹向了他,无情的双眼都是阴狠:“你们在外面怎么欺人我不曾管过你们,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们这么没有脑子,居然连王爷的人,王爷的东西都敢动……”

    董跃飞只觉得心里有口恶气在心底.

    这两个小舅子,打家劫舍起来手不软的性子很对他胃口,可就是没脑子,连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都分不清楚.

    镇北王爷的人能动吗?

    那虽然是个蠢货,可也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也是他们的大靠山,这惹了衣食父母,不说找死吗?

    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

    小舅子做的这是自断死路的事!

    董跃飞看着邬双眼都要喷出火来.

    邬飞从来没有见过姐夫这么怒火滔天的样子,被踢飞的身子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翼翼道:“姐夫,你是怎么了?”

    怎么了?还好意思说怎么了?

    董跃飞冷冷道看着邬飞:“我们有大麻烦了.”

    如果说刚才董跃飞不懂,可听了下人的回报,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那个蠢货王爷对他动了杀心.

    邬飞看着董跃飞眉头的凝重,问:“姐夫,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董跃飞目光冰冷一片,狗王爷要杀他,他岂会就这么素手就擒了.

    “邬飞,你召集我们人,我们要大事要办了.”

    董跃飞眉眼阴狠,都是杀意.

    狗王爷,老子这些年为你收集宝贝费尽心机,即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这个时候想把老子撇到一边,还拿他的小舅子洗白自己……

    现在只怕还想杀了老子洗白他!

    他怎么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该死的狗王爷!

    董跃飞目光闪着意味不明的光亮.

    等老子把你的镇北王府铲平,一定要好好尝尝你那可口的味道.

    长的比女人还美,他都想了好多年了,若非他身边有莫公公,身份是镇北王爷,他早就不管男女掳来尝尝是什么美妙滋味了.

    那么白的人,那么嫩的人儿……不知道是何种**滋味.

    一想到这里,董跃飞杀心更重,勾着淫笑,开始安排下去.

    ……

    朱玉荣在王府等着莫公公回信,大概到了傍晚,莫公公匆匆回来,交给了朱玉荣一封信,道:“王爷,这是萧将军的回信.”

    朱玉荣立即接过信,展开一眼,顿时眉头舒展开来.

    这个时候,又有人上前禀告:“启禀王爷,董将军差人送信来了.

    朱玉荣把萧炎的信收好,接过董跃飞的信展开一看,清澈的双眸冰爽立即覆盖上来,优美的下巴勾着冰冷寒冽.

    董跃飞很好!

    她还没找他,他居然敢找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