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朱玉荣听的满脸惭愧,原主的昏庸,残害了多少北地后生的前程啊。

    朱玉荣想了想真诚道:“本王惭愧,是本王之前太昏庸累着你们生活如此艰苦,让你们前程都跟着受阻。”

    丁静平脸上皮肤都颤抖起来。

    身为男儿谁不想建功立业!

    可是镇北王爷一来就不准北地百姓去那科举,明明一腔热血想要为国效力,无奈镇北王爷昏庸,一身才华落的籍籍无名。

    谁甘心?

    谁甘愿?

    说不恨,丁静平都说自欺欺人,可是现在…….这个一脸惭愧的王爷承认他的昏庸…….

    丁静平那不甘的心都被抚平了,更别说镇北王爷现在是他的救命恩人,是为他们报了杀父之仇的恩人。

    再大的恨意都给抵平了。

    丁静平凝视眼前这一张动人心魄的脸,莫名不想把昏庸放在这样一个有着美好的脸蛋人身上,道:“是王爷被奸佞蒙蔽,怪不得王爷。”

    朱玉荣脸色讪讪,却又十分好用,这洗白的效果越来越显好处了,莞尔一笑,道:“丁静平,你是本王侍妾的哥哥,也算是自己人,本王现在无人可用,不知你愿意不愿意为本王效力?”

    朱玉荣为什么会问丁静平识字的原因就是在这里,她需要人才。

    这个丁静平识字,七年前就考去了童生,他现在看着不过二十上下,也就是说十三岁就有了功名,说明他肚子里是有一定墨水的,有墨水的人处理公务也会顺手不少。

    加上自己又是他的救命恩人,还是侍妾的哥哥,这培养自己人,丁静平就是现成的一人。

    朱玉荣见丁静平目光有一些呆滞,又道:“当然,本王知道你想考取科举,可是董跃飞跑了,这北阳事务无人处理,本王现在身边真的没有什么人可用,想请丁兄你帮帮忙,而且本王不会一直拘着你,只要一年,一年北阳事务步入正轨,官员交替接上,本王应承你,过完这个年,本王就开了科举,准你去考取功名,你看如何?”

    丁静平听的怔怔的,什么丁兄,什么科举,他听见朱玉荣说要用他,需要他来帮他,他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心跳激动。

    仿佛能为他办事,浑身都有难以言喻的喜悦缭绕。

    丁静平千言万语在口中不知如何开口,还是雨侍妾觉的丁静平失礼,连忙拉拉拉丁静平,丁静平才回神过来,恭敬磕头:“草民愿意!”

    朱玉荣一听就拍起手来:“起来吧,起来吧,你既然愿意,就现在马上帮本王把这些公文处理一些。”

    朱玉荣说着指着姚勇在陆续搬进来的公文材料,道:“这些都是北地任职在位的官员各种资料,本王怕一些职位生涩难懂,你帮本王一直分理一下可好?”

    朱玉荣说着就拉起来丁静平,那如白笋一般嫩嫩纤长的白皙柔痍一下子抓住丁静平的手腕,肌肤的光滑柔嫩触感相触,丁静平只觉的浑身一颤,有股电流瞬间钻进他的心房,毫无抵御能力任由朱玉荣抓着就往那些公文堆里去了。

    丁静雨看着朱玉荣和哥哥一副和睦相处的样子,眉眼间不知不觉染上了笑意,起来后,悄悄退了出去。

    王爷有事,她还是不要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