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朱玉荣不知道董跃飞就那么死了,死在了冰天雪地里,还死不瞑目。

    她累了一天,一夜香甜。

    次日。

    朱玉荣一早起来,莫公公给朱玉荣收拾,朱玉荣想起昨天和丁静平的事,道:“老莫,你让姚勇查一下董跃飞的那些女眷中有多少是被强抢进府的?如果不是心甘情愿的,就连她们生的子嗣一起给放了。”

    董跃飞是这几年跟着自己发达的,所以那些几岁的孩童基本也包括了,当然,十三岁以上的就不包括了,那几乎是董跃飞之前就带来的人,是至亲。

    莫公公正帮着朱玉荣插玉簪,幽幽道:“王爷就是仁慈,那董跃飞的狗崽子死了就死了,饶他们做啥。”

    青色的玉簪插好,配上朱玉荣那玉肌雪肤,越发白的剔透。

    莫公公越看越满意,他的王爷真是越长越好看了。

    朱玉荣无奈的摇了摇头:“到底是一些稚子,况且他们的母亲若是不情愿的,原本就无辜,本王虽然要惩治董跃飞,也不想牵连无辜。”

    顿了一顿,朱玉荣忽然问起:“老莫,那董跃飞可曾抓到?”

    莫公公幽光一闪:“萧炎昨天晚上就传来了消息,董跃飞一干众等已经被伏诛了。”

    朱玉荣浑身一震,目光都是兴奋:“当真?那董跃飞是不是抓了?”

    莫公公道:“萧炎将军说,那董跃飞吩咐了一干士兵等休整时间就不见了,至萧炎把董跃飞剩余的残部一网打尽,那董跃飞都没有回来。”

    董跃飞不是回不来,而是死了,死在了隐秘的雪地里,谁都找不见。

    朱玉荣听的都是诧异:“那董跃飞不会是丢下部下,自己跑了吧。”

    莫公公冷哼一声:“就那狗贼,贪生怕死的,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朱玉荣闻言,心中更加放心下来,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这董跃飞自己一个人跑了,都不要自己的兵了,他孤身寡人,想要在抓自己,起什么恶毒心思也实行不了的。

    不过单独逃跑,怎么想都不是那董跃飞的风格。

    朱玉荣把疑问压下,莫公公已经把朱玉荣穿戴整齐,朱玉荣匆匆扒了几口饭,就连忙出府了。

    朱玉荣要去找陈文放,她想要让陈文放重新胜任北阳城知府。

    朱玉荣带着莫公公就往陈文放家里去了。

    一行人形色匆匆到了陈文放家里,管事说陈文放出去了,朱玉荣碰了一个壁,想了想,道:“咱们去韩府。”又抬脚往韩清府中而去。

    陈文放和韩清是一伙的,现在董跃飞被自己办了,想必这个陈文放和那群官员一定在韩清府中做事。

    朱玉荣又连忙来到韩府,报上了姓名,韩府里面很快就出现一个管事,这是朱玉荣之前在那屋里见过,近身侍候韩清的管事。

    那管事一脸笑意把朱玉荣迎了进去。

    朱玉荣和莫公公又来到了之前来过的院子里,果不其然,这些人全部都还在那里。

    一个都没少,而且看这架势还是在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