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当然,莫公公不会说破丁静平点心思,也不会提点自家王爷。

    莫公公看的很清楚,自家王爷对丁静平完全一点心思都没有,有也是因为丁静雨的关系,当成普通王府侍妾的亲眷。

    况且,就丁静平这样白净的文弱书生,这有萧炎和韩清天资俊颜在前,王爷是不可能看上这样的男人。

    所以莫公公很放心丁静平在王府中做事,就是心理有些不得劲罢了,况且他早就打好主意,这个丁静平敢靠近王爷,他一定饶不了他。

    莫公公对着朱玉荣恭敬点头:“是,王爷,奴才知道了。”

    朱玉荣笑着。

    丁静平又对着朱玉荣磕头,莫公公便领着丁静平出去了。

    这王府多了一个能做事的人,朱玉荣莫名的觉的肩膀上的担子都轻了不少。

    至于封丁静平做官,朱玉荣是有这个权限的。

    前世历史。

    大体上中国历史上的朝代对王室成员(仅限于男性)分为两类:握有实权和没有实权。

    以将王族封为藩国,屏卫中央的汉代位列,王族享有很大的权力,在自己的藩国内,所有的地方官员都有藩王自行任命,中央一般只进行承认。

    这是朱玉荣在前世历史中就知道的,总而言之在这种制度下,享有实权的王族是绝对的主导,总揽藩国内的军政,民政,他所任命的地方官员是他们的从属,也拥有功名利禄。

    若不然,原主朱玉荣怎么会把北地搞的乌烟瘴气也是这个原因,军政,民政他都是有权一手做主的。

    王府真正不享有实权是从明代开始的。

    朱元璋下令皇族子弟虽可出阵地方,但仅仅享有名义上的尊荣,不得担任任何的实职,简而言之就是动用国库将皇族养起来,不在拥有任命地方官员的权力。

    (这是历史就不深究了。)

    朱玉荣还庆幸她来到的这个时代,她这个藩王,军政,民政都有一把手的权力,摄政王不得干涉,若不然她想要做什么,那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比如挖铁这事,如果不是因为她是藩王,现在无数奏折只怕已经在摄政王面前堆成山了。

    朱玉荣觉的给丁静平一个五品官,配得上他的能力。

    想到丁静平,就想到了丁静雨,也不知道兰初哪里现在进行的怎么样。

    想到这里。

    朱玉荣想了想,打算去见见那三个不肯嫁人的侍妾,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不愿意嫁人。

    这其中就包括了丁静雨。

    如果丁静平帮自己做事,这个丁静雨在府里留着,将来自己不能给丁静雨幸福,这不是存心害了人家丁静雨吗?

    况且到时候丁静平看着妹妹受苦,心理有了异议,对她有了怨言,那不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了,牵扯到所谓的家长里短这些了,所以丁静雨的事情必须解决。

    嫁出去最好了。

    把王府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解决了,没有这些莺莺燕燕叽叽喳喳的声音,她就能安安心心的造电和为百姓们解决民生问题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