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朱玉荣苦笑:“兰兰,这和仁慈无关。”

    她只是觉的这世间对女人本就苛刻,本就该互相谅解,不应该互相争斗,况且她不过是对丁静雨多了一些包容心而已。

    兰初清丽的脸上温柔:“妾身看见的可就是仁慈,不过王爷的仁慈,妾身算是看清楚了,只对该仁慈的人仁慈,董跃飞那般作恶多端的人,王爷可是狠心全是斩立决的。”

    朱玉荣淡笑,玉肌雪肤越发贵气逼人:“瞧你说的,好似本王都高大起来了。”

    兰初倾慕的秀目丝毫不掩饰爱意:“王爷是个懂公道的人,这般高洁品性,让妾身惭愧。”

    朱玉荣讪讪一笑,一摆手:“兰兰,本王可不是真这么懂公道的人,本王不过是对丁静雨的推脱之词,公道这两个字本王担不起。”

    公道这两个字太沉重了!

    世间有公道吗?

    朱玉荣经历前世文明社会都不敢那么确定,这世间有那么公道的事。

    在前世,因为讯息发达,一些可怜悲惨的人,深受冤屈的人,被媒体曝光,获得了所谓的公道。

    尤其是前世经常各种冤狱洗白的新闻频出,这还是知道的,哪些被判了死刑不知道的呢?

    又有多少人还没有洗刷冤屈就已经死了。

    这样的冤案有多少?

    冒名顶替的上大学的有多少?

    冒领救助款的又有多少?

    养老金被人认领的又有多少?

    ……

    在司法和古代来相比已经健全的现代都有这么多不公道的事,更何况古代封建社会阶级分明的制度下,公道这两个字,更是显得那么弥足珍贵。

    朱玉荣做不到自己是那么公道的人,可是能力之内,她还是想做那个能让公道常驻于心的王爷!

    兰初凝视朱玉荣那脸色沉沉的哀色,不懂王爷为什么忽然间如此悲伤,轻轻上前靠近朱玉荣,挽着她的胳膊,温柔体贴:“王爷,不管怎么样,你做什么,妾身都会一直支持你的,在妾身眼里,王爷好或坏,都是妾身心中最重要的人。”

    朱玉荣看着兰初那善解人意,清丽温婉的脸越发叹息。

    若是自己是男人,只怕一颗心都已经在兰初身上脸,可惜自己是女人…….

    朱玉荣怕兰初误会,抽回了自己的手,笑了笑:“兰兰也是本王最看重的姐妹!”

    兰初脸色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稍纵即逝,露出温柔笑意:“即是姐妹,王爷躲着妾身做什么?”

    嘿嘿……朱玉荣傻笑,心里嘀咕,还不是怕你误会嘛。

    兰初似乎知道朱玉荣心中所想,清丽的脸上尽是体谅的笑意:“王爷,你即说了把妾身当姐妹,妾身也自是把王爷当姐妹的,所以王爷你放心,妾身谨守本分,不会逾越的。”

    这么一说,倒是让朱玉荣有点无地自容了,兰初堂堂正正,称的自己似乎想多了。

    兰初敢这样说,说明是真的把自己当姐妹了。

    这么一想,朱玉荣一直担忧兰初想多的心,终于放心下来。

    不过这样也好,自己以后和兰初亲近一下就没有那么避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