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韩清觉的朱玉荣的脑回路永远和他不在一条线上,脸黑:“可你是男的。”

    朱玉荣傻笑:“是啊,本王是男的,这一切都不可能。”

    话虽这么说,朱玉荣心中快速在计量这其中得失,更加确定要将韩清这根大腿牢牢抱住,毕竟她万一身份泄露,愁着韩清这架势,说不准真会娶自己呢。

    即使将来韩清几年后娶了正妻也无妨,她可以当小妾,当个受宠的小妾,让正妻受冷落,然后韩清所有的东西都是她的……

    朱玉荣脑子已经飞快转过女配争宠记的各种桥段。

    她本身就是一个没节操的人,涉及到自身利益更是自私自利,在说白一点,谁愿意把自己男人让出去呢?

    有本事就抢,没本事就等死,更何况古代男子三妻四妾是常态,能不能上位各凭手段,算不上什么自私狠毒,不过是环境如此。

    当然,她现在是王爷,韩清愿意自荐枕席的那一天,她都不会放低姿态成为韩清的正妻。

    她前世就看透男人的脸,女人还是有自我做主才能活的更潇洒自在一点。

    比如说她现在这个王爷,多了身份保护,做什么,都不会被人诟病,随意自如。

    可如果是女子身份,那就只能蜷缩在后院一角,暗无天日。

    这是时代造就的女子只能如此,朱玉荣无法接受也不得不承认世道如此,她不屈服也得屈服。

    所以目前来来说,她还是当她的王爷好一些。

    韩清见朱玉荣目光一阵转悠,不禁问:“你在瞎想什么东西?”

    朱玉荣抬头一笑:“本王想,本王要是女子成了韩兄你的女人,那滋味也许还不错。”

    韩清挑眉,目光露出一丝促狭:“看来王爷对本公子真的很感兴趣啊。”

    韩清居然会开玩笑?

    朱玉荣看着韩清嘴角的促狭笑意,觉的看错了人一般,犹豫着开口道:“那是自然了,可惜的韩兄不是对本宫没兴趣吗?”

    顿了顿,朱玉荣恶劣一笑:“不过韩兄对本王没兴趣,都不妨碍本王对韩兄对倾慕之情。”

    韩清淡薄的拍了拍身上衣服的灰尘,仿佛眼前的朱玉荣如沾上的灰尘一般,眉眼嫌弃。

    朱玉荣一拳打在棉花上,韩清不和她说话,她舔着脸也无趣不是。

    莫公公一直在身后阴沉沉的看着朱玉荣和韩清黏糊的画面,王爷的决断他无法干涉,看着韩清的背影都差把他的背影戳出一个洞来。

    朱玉荣的双眸继续落在流民身上,忽然发现一个问题,问莫公公:“老莫,怎么这里的男丁不多?”

    一眼看去,除了年迈的老者,年轻和壮年的几乎都看不见。

    老莫连忙收了双眼的阴沉,露出慈爱笑意:“王爷,这里的百姓都知道王爷在造冶铁坊和铁矿厂,他们闲暇空着没事,都去帮忙了,奴才见人多好办事,也就都应允了,除了铁匠,奴才没钱给他们,但是奴才吩咐人给他们的一日三餐加肉,吃的好一点,别话费了力气吃不好,身体垮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