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房子和田地要加快落实。

    争取开春之后,这些流民都能住上房子,种上庄稼。

    这么一想,朱玉荣在流民里逗留了一会,又带着莫公公一干下人,匆匆来到知府衙门。

    知府衙门门口没有什么人,朱玉荣带着疑惑进去,只见大大的知府衙门里只有鲁云还有一个后生在处理公文。

    鲁云听见声音看向声音来源之处,这一看,不由一惊,连忙放下手中的公文,上前恭迎:“下官叩见王爷。”

    那后生也跟着叩拜:“下官见过王爷!”

    朱玉荣淡淡瞥了那一眼后生,面目清俊,是上次来站在陈文放身边的人,大概是陈文放的什么人,点头:“起来吧,无需多礼。”

    鲁云和那后生连忙起来。

    这后生就是陈文放的大儿子陈青慊。

    朱玉荣找了一个椅子坐下来,扫了一眼空荡荡的衙门问:“陈大人呢?”

    鲁云恭敬回道:“陈大人还有其他下官们,为了给北地其他县和村落发放粮食,亲自护送粮食下村,保证这些粮食都能第一时间发放到需要赈灾的百姓手中。”

    朱玉荣脸上露出一丝动容:“陈大人辛苦了。”

    鲁云低着头恭敬:“为王爷解忧是下官们的分内之事。”

    朱玉荣点头,正色:“粮食你们要一定仔细确认不能出错,北地这几年本就民不聊生,如果今年冬天粮食还出错,只怕会死不少人,你们多辛苦,多跑几趟,让粮食尽量落实,确保贫苦人家的粮食都能发放到。”

    鲁云脸上越发恭敬,道:“是,王爷。”

    王爷混账起来虽然昏庸残暴,可是想要好好为民还是能够十分体恤百姓艰难的,当凭看王爷最近做的一切,不得不失为一个好王爷。

    陈青慊忽然嘲笑开口:“王爷原来也知道北地这些年民不聊生,下官还以为王爷都忘了北地还有百姓呢。”

    鲁云猛然对陈青慊使眼色,你这个时候说这些话做什么,想惹恼王爷吗?

    陈青慊不理鲁云。

    朱玉荣则打量了一眼陈青慊,皮肤白皙,眉眼清俊,如君子兰的疏懒秀雅,别具一格的风姿挺立,问向鲁云:“此人是谁?”

    鲁云低着头,额头出汗:“陈大人的长子陈青慊。”

    陈青慊嘴角勾着淡淡讥笑:“怎么,王爷要惩治与下官吗?”

    他可没忘了他妹妹是如何死的,他们家中千娇万宠的妹妹就是因为王爷掳走,才会年纪轻轻,死于非命。

    这仇!他一直记得。

    可父亲说先放下个人仇恨,北地百姓要紧,他才忍着恨意在帮着父亲处理公文。

    私心里,陈青慊恨朱玉荣。

    朱玉荣不知道陈青慊心里的想法,她摇了摇头:“你说的没错,前几年是本王疏忽了,把百姓没有放在眼里,不过本王日后不会了,希望你们看在本王励精图治的份上,做一个好官,北地的民安昌业就靠你们了。”

    陈青慊一怔,随即心中讥诮。

    当年昏庸,现在幡然醒悟就想抵过一切,就想抹杀当年犯下的罪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