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韩清一噎:“好不好说什么屎?”

    “本王这不是为了表明信心十足吗?”朱玉荣浅笑。

    信心十足也不用这么恶心的说法吧?

    韩清发现,他从认识朱玉荣开始,就发现这个朱玉荣言语举止都那么突兀的奇怪。

    这种异于常人的行为举止,别说王爷的尊贵,只怕连寻常人的礼义廉耻都漠视很,这种人若非是占了一个王爷的名头可以胡作非为,这样的行为一定会被人诟病。

    记忆里的她那么胆小怕事懦弱像小白兔一样无辜,可以随意被人揉虐,为什么渐渐大了,就能有这么大的变化?

    韩清看着朱玉荣,好像发现什么似得,深邃的双眸都是幽光,看的朱玉荣心中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韩兄,你这么看着本王做什么?”

    韩清撇过眼,道:“没什么,只是觉的王爷有颇多奇怪而已。”

    奇怪?

    朱玉荣一愣,自己打量了一下全身,道:“本王那里奇怪了,玉树临风,风姿卓越,很正常好不好?”

    不知所谓的给自己贴金,这厚脸皮真是服了。

    韩清知道比不要脸没有朱玉荣那么无耻,笑着摇头,自顾自己躺着。

    朱玉荣上前要问韩清自己那里奇怪了,这个时候,莫公公忽然急匆匆走进大棚,一撩帐篷就跪下来,一脸激动道:“王爷,那个猎户回来了。”

    猎户回来了?

    朱玉荣整个人一个激灵,立即道:“人呢?”

    莫公公道:“他受伤了,现在正躺着外面,由军医查看。”

    “快带本王去。”朱玉荣脸色急忙。

    莫公公连忙起来,朱玉荣跟上,韩清也从贵妃榻上起来,紧跟朱玉荣上去。

    那猎户安排在另外一个大棚里,那是随行军医干活的地方。

    朱玉荣进去就发现猎户躺在木板上,原本就粗狂的脸上现在憔悴无比,他的嘴皮大概脱水的关系,干燥一片,也不知道多久没有吃喝过东西。

    那猎户一见朱玉荣进来,就要起来,朱玉荣连忙道:“不用行李,你躺着回答本王的话就好。”

    猎户点头,脸上都是愧疚。

    朱玉荣直接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回来了,为什么荀白没有回来?”

    猎户大概是口渴,张了张嘴没有声音,莫公公连忙端来一碗水给他喝下去,他才叹了一口气道:“启禀王爷,草民花了二天时间带着荀将军去了山寨,因为苏二当家认识荀将军,所以是恭恭敬敬把荀将军给请进去的。”

    朱玉荣清澈的双眸一闪,听着。

    猎户继续说着:“原本山寨大当家和二当家都尊敬对待荀将军,可荀将军说明来意之后,大当家和二当家脸色就变了,俺只是一介猎户,山寨重要的事肯定不让俺听,俺被自己小舅子带走,在山寨里休息,可是到了晚上,忽然山寨一批人就把俺强行带进山寨专门关人的木牢里,而且另外一个木牢里,荀将军带来的人也都全被关了起来。”

    朱玉荣眉眼顿时阴沉起来。

    猎户说道这里,一脸疲惫的伤心,他对陆大虎这些山匪不说多亲切,可是每次官府来剿匪,他都是帮着隐瞒踪迹,万万没有想到,只是因为自己带人来山寨,就把他给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