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楚文景也眉头凝重:“贺大夫,真的别无他法?”

    “在下得知道先王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能对症下药。”贺知琛道。

    这一来让自己把脉,他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萧炎一直在旁边,插口道:“被电所伤。”

    电?

    贺知琛犹豫着开口:“你说的是王府里那种电?”

    贺知琛在王府知道乔玉容在弄电灯什么的,他居住的屋里也有,觉的神奇的很,也知道这电和雷电有异曲同工之处,只是王府的电可以被人为所用。

    萧炎点点头:“发生的太突然,谁都没有立即反应过来,那电的威力有多少,也无人知道。”

    所以他也说不出来要如何是好。

    电啊!

    在往大了说,那就是雷电。

    以往被雷电所击之人,哪一个不是说都是大恶之人,每击每死,虽然说王府里的电不同,那也是电啊!

    被电击倒,王爷能好?

    贺知琛拧紧的眉头越发凝重:“如此的话,在下真的是没折了。”

    被电到的人还活着,已经是万幸了。

    贺知琛继续:“在下的医术有限,只能如此,如果你们不放心,可以去请北阳城其他大夫看看。”

    兰初心中悲痛太过,反而第一时间冷静下来:“贺大人,麻烦你开药方。”

    贺知琛点点头,芍药过来领着贺知琛去开药方。

    萧炎在旁边也一直眉头直皱,略一沉吟就立即出去。

    他要赶紧把乔玉容电现在的状况给哥说说,哥一定有办法。

    更别说,如果自己把那电灯安装好,乔玉容也不会上前帮忙导致被电触动,不管如何,都是他的忽视。

    一想到若是哥知道乔玉容是怎么晕迷的,他的皮都会被扒了一层……

    这么一想,萧炎忽然觉的他的苦日子要来临了。

    萧炎心中的哀嚎阵阵,屋里面却是凄惨连天。

    莫公公一直垂着老泪,兰初也是泪水涟涟,楚文景眉头紧锁的站在一边,屋里一片灰天暗地。

    贺知琛开好药来到屋里,看着悲痛的兰初和莫公公,想了想道:“我写信给我父亲,他医术比我好,或许他有好办法。”

    莫公公连连点头:“贺公子,我们王爷你一定要看好啊!”

    贺知琛苦笑,这被电到,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不过是听天由命而已。

    他都开口把自己父亲从家里唤回来,想想卧病在床的娘亲,如果父亲离开……哎!贺知琛也不知为什么口那么快,居然说出让父亲回北阳城的想法。

    可是话已经说出口,贺知琛已经无法反悔。

    贺知琛扫了一眼躺在兰初怀里的乔玉容,她闭目不醒,看着当真可怜。

    罢了!

    他就告诉爹吧,他就好心救救她吧,爹也不希望她出事,他不能让爹怨恨自己。

    莫公公守着乔玉容,目光悲痛,兰初脸上也是忧伤无比。

    贺知琛又道:“兰侧妃,王爷还是平躺在床上的为好。”

    兰初连忙把乔玉容放在床上,目光中都说担忧和悲伤。

    ……

    乔玉容被电击倒晕迷倒事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北阳城,以及整个北地。

    不管乔玉容以往多么昏庸残暴,对他们来说,现在王爷尽心尽力为了北阳城和百姓尽心尽力,他们全都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