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赈灾济贫,暖气,分田制……都被北阳百姓看在眼里。

    尤其是暖气开始普及,北阳城流民棚里的暖气开始取暖,那暖烘烘不用铁炉烧柴的取暖,再也不用闻那呛鼻的柴火香气,还不干燥,这种取暖,整个大棚里面都暖烘烘一片。

    加上乔玉容是特地外面里面都安置了暖气片,所以靠近大棚外面的流民睡着也不会冷。

    这流民大棚里取暖的东西如此好,导致整个北阳城的人都知道了。

    许多穷苦人家还没建上暖气的百姓有时候还故意去流民那里取暖。

    尤其是暖气铁管从城中挖地穿过,铁管埋下的地方暖和的不行,大白天的许多百姓都直接窝在大马路上取暖,三两群一簇,北阳城这天寒地冻的,街上的人倒是多,看着都热闹无比。

    有的甚至还把烧好的水放在地上热着,他们都不担心会冷,一整天热水都跟着暖烘烘。

    这如此好的东西,大家都知道是王爷建造的,最近王爷的改变,百姓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王爷减免赋税,归还了原本被侵占的土地,最重要的是给那些没田地的百姓居然分田,搞了一个什么分田承包制,这北阳城的穷苦人家,以后人人有田,还愁日子过不下去啊?

    这历朝历代,谁听说过分田的啊,就是王爷第一个。

    此等举措,旷世明君!

    乔玉容做出这些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有利百姓的事,体恤民情,恩泽北地。

    北地的百姓们都记得乔玉容的好。

    现在他们的王爷为了造那比白日还闪亮的电灯,居然被电晕了,晕迷不醒,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北阳城的百姓们都跟着担忧,许多百姓自发组织去了镇北王府守着,就是想知道王爷什么什么时候醒来。

    巴桂摊子上。

    聂博有一下没一下的加着火柴,他念着王爷的安危,小小年纪为王爷担忧着。

    这个时候进来两个人,要了两碗馄炖,巴桂大娘煮的快,很快就把两碗馄炖给烧上了啊。

    那两个人边吃边聊着。

    “哎,你说,这王爷被那啥电给电到了,会不会死?”那人说。

    聂博烧着火柴的小手一紧,稚嫩的双眼带着不善看着说话的那两个人。

    另外一个人笑了起来:“谁知道呢,那个狗王爷说要弄什么电,这天上的雷电哪里是可以偷用的,这不,遭天谴了吧?这些蠢货啊,被王爷的一点小恩小惠就给收买了,现在这个狗王爷要死了,他们居然还为王爷哭……也不想想当初这个王爷是怎么对他们的。”

    顿了顿,另外一个人幸灾乐祸:“这王爷就是该死!”

    聂博猛的站起来,冲着那两个人就怒吼起来:“你闭嘴!”

    那两人扭头看了一眼聂博,脸色不善:“小屁孩子,滚犊子。”

    “什么滚犊子!你们给老娘滚!老娘这两碗馄炖就当喂狗了!”巴桂大娘不知何时已经插着腰,冲着那两个人一脸凶悍:“老娘告诉你,我们王爷洪福齐天,一定会长命百岁!你们有多远滚多远,老娘我不侍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