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楚文景没有说话,他临走之前扫了一眼双眼紧闭的韩清,从一开始,他就晚了一步萧元冥一步,他的人已经去燕京请医术最高的董老,他的信送出去了三天,即使董老最快,也要十天才会到北阳城。

    但是没有想到,王爷晕迷第五天,萧元冥就日夜兼程赶来了。

    他输了一筹,就再也追不上了吗?

    楚文景看向乔玉容,她的双眼满心满眼都是眼前的韩清,目光柔情,再也容不下他人。

    他到底是晚了一步。

    楚文景默默的走了出去。

    萧炎没有立即离开,对着乔玉容道:“我要守着他。”

    乔玉容没有反对,萧炎和韩清是亲戚,自然要看着亲戚。

    乔玉容本身也很虚弱,萧炎瞅着脸色不太好,道:“王爷,若不然让在下陪着王爷,你刚醒,身体虚弱,好好休息一下吧。”

    乔玉容看了一眼晕迷的韩清,点了点头:“我在里侧先眯一会,你让樊望进来,好好照顾你们主子。”

    那才不是他的主子呢,那是他哥!

    萧炎心中愤愤不平应诺,看了晕迷的哥哥,心里复杂无比。

    若是老夫人知道哥这么做,乔玉容的死亡也不远了。

    哥,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举动,虽然救活了乔玉容,可是无形中又把她给推入了另一个深渊,凭着老夫人的性子,她能有一百种方式把乔玉容弄死。

    萧炎忽然觉的韩清和乔玉容就像苦命鸳鸯一样,看似情深意重,深情缱绻,可他们面对的一切,仅仅是爱是情就可以克服的吗?

    光是老夫人那一桩高高大山,他们怎么攀过去。

    ……

    一天一夜后。

    韩清从昏睡中醒来,微微睁着眼睛,落入他眼的边上乔玉容那千娇百媚的玉肌雪肤,漾着温柔如水,深深的看着他,柔声道:“韩清,你醒了?”

    因为是中午,外面的光线从窗户投射进来,刚好照耀在乔玉容的身上。

    光晕落在乔玉容身上,青丝如瀑,肌肤如玉,勾着浅浅笑意,宛如盛开的雪莲花,皎洁柔软,带着淡淡的女性温柔,如水一般漾着柔情,勾弦着他的心,跟着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韩清看着乔玉容,深邃的双眼深情一片:“你守了我多久?”

    “不久。”乔玉容关怀道:“我身体也刚恢复,守了你大概一天,你放心吧,你这么费力的救我,我被你救醒,会好好爱惜自己的。”

    韩清失笑:“你倒是知道我想说什么。”

    乔玉容调皮的眨眨眼:“你这么爱我,肯定先关心我啊。”

    小东西!

    真是令人忍俊不禁,偏偏这么厚脸皮,他心里一点都不生气,都是满满的宠溺,他就是喜欢看着小东西这么生动活泼的样子。

    “你呢,怎么样?”乔玉容关切的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韩清用了自己半身功力和气运救自己,如此玄幻之事发生自己身上,姑且不论有多惊讶,一个人生生把自己一半的东西给予另外一个人,岂能会没事?

    “你放心吧。”巫医进来,手中端着碗:“他根骨强硬的很,最多虚弱几年,养几年就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