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莫公公心里再不服也不想闹了王爷不愉快,只能闷闷道:“是,王爷,奴才知道了。”

    真知道也好,假知道也好,乔玉容知道莫公公会说,以后就不会提这个了,对他道:“你先退下吧。”

    莫公公退了下去,韩清才道:“之前我教你的御下,你用哪里去了?一个太监公公,干嘛这么迁就?”

    乔玉容脸一板:“你可不能随便说他。”

    “怎么?舍不得?”韩清面容一肃,都是冷意,难不成一个奴才自己都训不得?这奴才比自己还重要了?

    乔玉容认真的看着韩清:“韩清,你能不能别和莫公公做对,他虽然是一个太监,是一个奴才,可是对我来说,他就像是我的半个父亲,我知道他看你不顺眼,你也看他不顺眼……”

    乔玉容目光闪着一丝湿润:“可是韩清,当年我母妃忽然消失在皇宫里的时候,都是莫公公护着我,若非莫公公,我可能死了几百次都不止了,他一直对我尽心尽力,说是我的父亲都不为过,我实在不忍你们之间闹矛盾,况且莫公公老了,所在的时间也不多了……”

    乔玉容上前抱住韩清,依偎在他怀里,软软道:“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颜面上,不要和莫公公颇多计较,可好?”

    “可你也得约束他一些,总是在我面前说这些,虽然没有明着得罪我,可话多难听……我即使想不计较,他这番作态,都让人难以释怀。”韩清说着。

    这个小东西?

    就知道自己吃软的,她有所求,就会答应。

    乔玉容柔柔一笑:“你放心,得了空,我会好好说老莫的,最近忙,也没和他好好说这个事,到底是我的不是。”

    “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面子上,我就姑且不和一个老人家一般计较了。”韩清脸上都是宠溺。

    而且小东西说的对,在燕京皇宫那样吃人的地方,小东西还能活着,没人尽心尽力护着,现在只怕早就……

    所以他心里也认同了莫公公对乔玉容的付出,就让着一些吧。

    不过……韩清忽然冷脸:“你院子里的这些侍妾怎么办?尤其是你那个兰侧妃?难不成还要养着?”

    乔玉容一笑:“你不是听见了吗?雨侍妾要离开了,这些府中的女人们,一个个都被嫁出去了,剩下若干几个,实在是出去会饿死,我不得已养着而已。”

    韩清点了点她的小鼻子:“你知道我说的是你的兰初,怎么舍不得你的兰初走?”

    乔玉容忽然离开韩清的怀抱,身子立刻往屋外跑:“雨侍妾找我告辞,我去见一见她。”

    韩清目视乔玉容逃一般的身影,莫名觉的无奈。

    小东西…说到兰初就没回应,连忙逃开。

    一个莫公公,一个兰初……在她心里就如此重要吗?

    至于那个乔玉笙,据说她晕迷之前就送去白鹿书院了,所以不用自己愁心了,白鹿书院离北地这么远,一年能回一次已经是庆幸了。

    剩下这两个……难不成真的赶不走吗?

    罢了,留两个也无妨,如果他们规矩些就留着,不规矩,别怪他无情斩断了他们和小东西的一切羁绊关联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