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乔玉容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他,现在乔玉容受伤,萧元冥没有强迫乔玉容,怕弄的不好乔玉容受伤更重。

    萧元冥只是默默陪着乔玉容。

    不一会儿,莫公公一身狼狈的出现在屋里,看着萧元冥,目光暗恨,猛的一下跪在地上,对着萧元冥就重重一个磕头:“摄政王,我们王爷现在身虚体弱,求求你,让我们王爷好好静养如何?你这么守着王爷,王爷说不准更好不了,请你看在王爷和你情意一场的份上,让她好好歇息几日,好好把身体养好吧。”

    萧元冥深深的看着莫公公,若是可以,他真想杀了莫公公,可是他知道,杀了莫公公,他和容容就在也回不去了。

    “容容,你好好休息,这几天你既然不想看见我,我就让你一个人安静修养一下,只是,这一切我都不是有意的,在我心中你是我的妻,我妻子的位置就是给你留的,如果你想当王爷就继续当王爷,你想怎么过的舒畅就过的舒畅,我不会勉强你,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萧元冥说完,伸出手想要抚摸一下乔玉容的青丝,可怕乔玉容又躲开,想了想收回了手。

    乔玉容还是躺着没有任何反应。

    萧元冥嘴角苦涩,终于离开了房间。

    如莫公公所说,自己留在这里对容容一点好处都没有,她只会生气,气大伤身,让容容安安静静养伤要紧。

    萧元冥离开,莫公公走到乔玉容床边呼喊:“王爷,王爷。”

    乔玉容依然不说话,像一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莫公公脸上凄哀起来,他心尖上的王爷啊,何尝这般模样过,还不是萧家人太过分,骗的他们王爷伤了心,心神俱伤,完全变了另外一个模样。

    早知道当初,当初他就应该拦着。

    王爷在不愿意,死活都应该阻止,不应该让王爷和萧元冥在一起。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莫公公默默的抹眼泪,站在床侧,守着乔玉容。

    萧元冥以为乔玉容安静几天就想通了,莫公公也以为王爷最多也就几天,心情缓过来就会好起来。

    可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乔玉容这一不说话,就足足用了一个月时间,愣是一句话都不说。

    当然,她该吃吃,该睡睡,可就是一脸冷肃,半句话都不说。

    萧元冥刚开始几天为了乔玉容养好伤没有来,后来乔玉容伤好后,萧元冥天天来陪乔玉容,乔玉容还是不说话,不管萧元冥送什么好东西,买什么好东西,或者让人做出来什么山珍海味,说多动听的情话,乔玉容就是一个眼神都不给萧元冥,一句话都不给萧元冥说。

    萧元冥原本还耐着性子陪伴,指望能慢慢感化乔玉容,两个人关系缓和,所以没有愉悦一步,可是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无论他做什么,乔玉容就是一点好脸色都不给,一句话都不说。

    萧元冥就知道事情严重了。

    乔玉容这架势是打算两个人桥归桥路归路,不肯原谅自己了?

    萧元冥心里越来越焦躁。